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房雪菲:疫情期间中日出入境纪实
日期: 20年03月3期 阅读: 324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杂记帐 雪非

①长春龙嘉机场扫码申报、登机

进机场大厅,先扫码完成出港旅客健康申报,之后排队办理登机行李托运手续。

我前面有7个人,看一下起飞时间只剩下45分钟,问柜台人员是不是时间有点紧,她说“是有点紧张,提前40分钟停止办理,你去跟排在你前边的人说一下,我现在就给你办。”然后,我跟前面每个人说“不好意思,我的航班时间有点紧,需要马上办理……”每个人都打手势同意让给我优先办理。登机牌扫码进入安检口,防护服工作人员测体温,后脱帽摘口罩进入安检。

机内乘客过半,全体戴口罩。我身后座位一对中年夫妇,妇人和邻座一妇人一路闲聊,说要去日本给孩子看孩子,“俩孩子他们忙不过来,上班可远了,一大早上就得走,我得去给他们做饭。”她丈夫有时候咳嗽,口罩戴得也不严,不过一定没有发烧,登机前和飞行中都有体温检测。

供餐是一瓶水和一个透明袋航空小面包。很少有人用餐,一路上基本没有人摘口罩,也没有人用洗手间。

②上海浦东机场健康申报

到达上海后,下飞机坐摆渡车到机场大厅,好像走行有半小时,停机坪停着成排的飞机。进入机场建筑后,每人拿到一张明信片大小的水蓝色空白纸片,继续走,防护服工作人员根据我们手里的蓝色纸片诱导我们到一个有扫码牌的地方,所有下同一飞机的人都陆续集中到这里。扫码后操作不畅的人,可以手笔填写纸质表格。我操作途中遇到障碍,索性拿笔填写。

周围好多人也拿着表格,嘴里说“这也没笔啊,没笔咋填啊?”我身后一个女人说“哎你看她有笔,用她的。”我知道是在说我,就抓紧草草填写好把笔递给她家的他。然后我就自觉走出人堆,等我的笔……他填了一张又一张,一共有四五张,我有点着急,因为排队接受检疫那边已经排了很多人……等他们填完了,我拿回笔,没听到这个环节应该有的谢谢什么的中国话。

回头去排队,接受防护服人员查对表格或者手机显示出的申报合格二维码。核对很详细,要对照身份证或护照证件。逐一核对,排队的人还是和往常一样人挨人。办理登机的时候也一样。我和前面人拉开距离站,后面一对夫妇就大步站到我前面去,后面的人贴过来。我说“我在排队,咱们都拉开点距离吧。”迈到我前面的人说“那你先办。”后面的男士退后一步。旁边隔道带上贴有“请保持距离”字样,大家基本不看。

浦东机场大厅出口只开两个,其他都关了。拉着行李步行到机场内大众宾馆酒店,入口测体温进入。工作人员很周到,问清哪里来的,有没有预定。先安排扫码,我说我已经在“上海发布”小程序上申报了,他说那好。两天前预定酒店后,马上接到酒店电话,告诉我到微信小程序找“上海发布”,进入“随身办”填写完成健康申报。

办理入住人员有二十多人,工作人员跟我说“请坐下等,要排一会儿的。”期间陆续有客人进来,有来自美国的、加拿大的、还有澳洲的。一位来自美国的大爷说没有中国手机扫码扫不成,美国手机接不到扫码后的验证码……工作人员说那很麻烦,因为这个申报程序没有验证码就无法完成。后来也不知道他的入住是否办理成功。

这家酒店18年9月2日我办理过入住,因为日本发生台风,关西机场大桥受损航班取消。时隔一年半,这次因为疫情航班大半取消,飞大阪必须在上海过夜等次日清晨航班。宿费548元,无早餐、无牙具,只有两瓶水。室内空调调到30度,室温还是不到20度,冷了一夜。

晚饭吃自己带的食品。临睡前看到福建泉州酒店轰塌报道,里面有70多人,都是感染者相关隔离人员。所以,这一晚睡得惴惴不安,身体睡着了,灵魂出走在不见硝烟的生死场,重症病人依然天天在发生,灭门人家相聚在黄泉路,活着的人握着肉体命放挺静观,无处逃离,靠运气靠身体实力煎熬,祈祷灾难不要再引发灾难,期盼瘟疫消失。

③上海出境

退房后到机场三楼,大显示屏上飞往世界各地取消航班的红字连成片。办理登机排队还是人挨人。我自觉拉开与前面人距离,回头看看身后的人,说“我们保持一点距离。”他看看我,退后一两步。随后他身后的人也相继拉开距离排队。

这里也需要扫码申报。进入出境安检门出示新生成的二维码,测体温。里面安检只开两个口,人不多。

候机厅里很少看得见人,店铺只开几家“日上”。乘摆渡车去登机,登机前我想拍一张照片留念,一个男生过来说“我来帮你拍”,拍完了他笑着说“您看看拍得满意吗?不行就重拍。”从他的言辞礼仪就知道他是日本人,我用日语说谢谢他,他用日语说不客气。

机内提供一份简易餐盒,一点点凉意面,一个小西红柿和一点生菜色拉,一瓶水。所有餐具换成一次性,此外没有任何饮品,以往放在座椅袋子里的防晕吐垃圾袋也没有了。空乘人员一律口罩护目镜,服务态度温和亲切。着陆前测一次体温,发放日本入境健康申明卡,并协助需要帮助的乘客填写。飞机最后面座位空出给发烧乘客的位置,我这个航班没有发烧乘客。

④ 大阪入境

和以往一样,关西国际机场没有多大不同,测体温、提交健康申报表,当面选填完近14天是否去过湖北和浙江的表格,脱帽摘口罩、按指纹。行李提取处,一位小小身材的女检疫人员,牵着那只身材矮小的检疫明星小狗,四处检查乘客行李。最后,提交携带物品申报单,正式入境。

承蒙朋友远途驱车赶到机场迎接,顺利回到京都。这一天是3月8日,日本政府实施中韩两国“入国制限”前一天。严格说我不在被要求隔离之列,但是我认为必须自觉隔离。国内一个半月的疫期生活,已经养成一种自觉防控惯性,不让隔离都不行。

2020年3月7日至8日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675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