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揭开戈恩与日产权力游戏的面纱 谁动了谁的奶酪
日期: 2020/01/12 16:22 阅读: 188 评分: 2.00/1
揭开戈恩与日产权力游戏的面纱 谁动了谁的奶酪
新闻来源: 中国经营报

“如果达沃斯是一个真人,那他一定长着一张卡洛斯·戈恩的脸。”如今,这个《彭博商业周刊》打过的精彩绝伦的比方,注定要被改写。

从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常客、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灵魂人物”,到在异国被捕成为阶下囚,再到成为“国际逃犯”,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可谓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人生。2020年1月8日,失去人身自由已久的戈恩在黎巴嫩贝鲁特召开面向全球新闻媒体的记者会,开始了他恢复名誉之旅的“反击战”。

戈恩在记者会上表示,日本司法制度是“人质司法”,他在日本不可能有获得公正审判的机会,“别无选择”之下他逃离了日本,“逃跑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戈恩认为,其被逮捕,是日本司法体系和日产的“阴谋”,“他们担忧我推动日产与雷诺合并,将导致日产失去独立性,陷入雷诺的掌控中”。

戈恩曾执掌日产汽车长达17年(2001年~2017年)。因涉嫌瞒报巨额个人收入及挪用公司资金用于私人支出等经济问题,2018年11月、2019年4月,戈恩先后两次在日本东京被捕。在经过了长达13个月的禁足,希冀重获自由但“自由”迟迟未至后,2019年年尾戈恩上演了一场跨国“逃亡”大戏。昔日“汽车大亨”成为“国际逃犯”。然而,重返故土的戈恩,尚未真正获得自由。2020年1月9日,黎巴嫩国家通讯社报道称,就国际刑警组织针对戈恩发出的“红色通缉令”,黎巴嫩检察官加桑·韦达特当日在贝鲁特对戈恩进行讯问。随后,黎巴嫩检方决定允许戈恩在黎巴嫩居住,但禁止他离境。目前来看,“戈恩事件”走向仍不明朗。

谁动了谁的“奶酪”?

在沦为“阶下囚”后的13个月里,戈恩曾不止一次对外表示,他被捕是一场由日产汽车高层主导,日本检方参与的“联合阴谋”。

戈恩法律团队也多次声明称,戈恩是日产高层政变的受害者。其称,日产所宣称的“强有力的、彻底的内部调查”是“对真相的严重歪曲”。相反,这次调查“是为了特定的、预定的目的而启动和进行的,即让戈恩下台,以阻止他进一步整合日产和雷诺,因为这威胁到了日产的独立性”。

公开资料显示,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是日产的最大股东,持有日产43.4%的股份。日产汽车与法国政府则各自持有雷诺15%的股份,并列成为第一大股东。从股权来看,日产对雷诺的影响力小于雷诺对日产的影响力。在日产汽车方面看来,这将使日产汽车发展受限,或丧失独立性。






雷诺与日产“结缘”始于1999年。20世纪末,日产汽车深陷巨额债务困境,亏损一度达到61亿美元。1999年,雷诺汽车斥资54亿美元收购濒临崩溃的日产汽车36.8%的股权。为加强双方的联盟关系,2001年日产汽车购买了雷诺15%的股权。至此,雷诺与日产汽车实现交叉持股,并组建了雷诺-日产联盟。

戈恩于1996年进入雷诺汽车担任副总裁,主导了雷诺对日产汽车“蛇吞象”式的收购。1999年,戈恩进入日产汽车,并于2001年开始任日产汽车CEO一职持续至2017年。在入主日产汽车后,戈恩通过“日产重振计划”(Nissan Revival Plan)等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将日产汽车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

随着盈利状况的好转,在戈恩的主导下,雷诺-日产联盟逐步扩大。2016年,日本汽车制造商三菱汽车因卷入油耗造假事件而陷入经济困境。危难之下,日产汽车出资22亿美元收购三菱汽车34%的股权,并由此成为三菱汽车的第一大股东。自此,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成功组建,戈恩也一跃成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内部三家公司的最高决策者。

2017年,为推动联盟的扩大与经营,戈恩将日产汽车CEO的“铁王座”归于日本人手中,由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接替。外界一度认为,西川广人身上有许多戈恩的影子,行事作风与戈恩颇为相似,西川广人也被认为是戈恩的“继承者”。然而,正是这位戈恩昔日手下的得力干将,在戈恩卸任日产汽车CEO后扛起了“反戈恩”的大旗。

如果说,戈恩一直致力于合并雷诺与日产两家公司,那么以西川广人为代表的部分日产汽车高层则强烈反对合并,是日产利益的坚定捍卫者。2018年,戈恩开始全面整合雷诺与日产两家公司的业务,这一动作引发日产高层强烈抵触。

“日产汽车的人认为,要摆脱雷诺的影响,必须要除掉我,这是当时很多人想要的结果。其实我在日产工作的这段时间里,雷诺并没有很大的影响力,一直给日产很高的自治空间,但是日产并不这样认为。”戈恩还提到,日产在2017年早期就出现了一定的财务问题,这也是日产高管欲将他赶下台的主要原因。戈恩认为,日产高层一手策划了对其的逮捕,并抨击日产与日本检方勾结。

然而,针对戈恩对日产及日本方面的指控,1月8日晚间,日产汽车方面反驳称,内部调查发现,戈恩的各种不当行为后果严重,具有无可辩驳的证据,包括虚报薪酬和挪用公款。“日产汽车将继续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追究戈恩的不当行为对公司造成的损害。”

2020年1月9日,日本政府方面也对戈恩在记者会上的发言予以了回击。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重申戈恩逃脱审判本身“可能构成犯罪,在任何国家的制度下,这样的行为都不会被宽恕”,并对于戈恩的说法完全不能容忍。日本政府方面表示,东京地检将与相关机构合作,采取一切措施让戈恩在日本接受审判。

在保释期间违反保释协议出逃的戈恩能否被引渡回日本受审?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因为戈恩是在日本国内涉嫌经济犯罪,除非国际公约明确规定戈恩被控诉的行为(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是犯罪行为,或者日本政府与黎巴嫩政府之间缔结了双边条约,那么日本政府对戈恩的制裁将仅适用于日本法律所管辖的范围。

日产试图挣脱戈恩“阴影”

自戈恩宣布被逮捕以后,日产汽车就一直处于“戈恩事件”的阴影之下。日产汽车披露的2018财年(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财报数据显示,当期日产汽车净利润仅为319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0亿元),较上一财年骤降57.3%,为最近6年来首次下降。

此前,日产汽车方面曾预计,2019财年,日产营业利润将再下降28%至2300亿日元,净收入将下降47%至1700亿日元,营业利润率将从2.7%下降至2%。

不过,2019年以来,受“戈恩事件”负面影响的日产汽车在努力挣脱困局。

首先,日产汽车试图通过裁员缩减成本提振业绩。在2019年一季度财报中,日产汽车宣布日产在2022财年末将其全球产能减少10%,并将进行约1.25万人的裁员措施。其次,日产汽车为恢复市场信心还在产品推新上进行发力。在2019年10月举办的东京车展期间,日产汽车携全新日产Ariya纯电动跨界概念车和日产IMk纯电动车等14款极具代表性的车型亮相,Ariya纯电动跨界概念车和IMk两款纯电动概念车的亮相,进一步开启和树立了日产汽车未来在设计和性能上的新方向。

2019年12月1日,以内田诚(Makoto Uchida)为首的日产汽车新的领导班子也已正式上任,“新鲜血液”将为日产汽车带来新的气象。与此同时,日产汽车在保持独立性的基础上,试图加强与最大股东雷诺汽车的联盟关系。

“日产汽车一直在稳步恢复信任,恢复公司业绩,致力于业务转型,并且已经看到了进展。在新的最高管理层领导下,日产汽车将一如既往地朝上述目标努力。”一位日产汽车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中国是日汽汽车至为重要的一个市场。日产中国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2019年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的目标是全年销量达到160万辆以上。2020年1月8日,日产汽车公司披露的2019年销量数据显示,2019年1至12月,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累计销量为154.7万辆,同比微降1.1%。虽然与2019年年度销量目标仍相差5万余辆,但在中国汽车市场整体的大环境下,日产汽车的销量表现已然超过行业整体水平。

在中国市场上,日产汽车正在加速落地“TRIPLE ONE”新中期事业计划,这一战略规划是目前日产汽车发展的重心。

“在进入2020年以后,我们仍将专注于落实东风有限‘TRIPLE ONE’新中期事业计划所提出的战略布局,同时密切关注中国汽车市场的整体走势。未来我们仍将致力于扩大市占率、提高销售质量并巩固与合作伙伴的关系。我们还将持续对中国市场的制造、研发,工程、经销商网络、售后服务、电子商务以及人才培养等领域进行投资。”1月8日,日产汽车公司高级副总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山崎庄平对记者表示。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7/18579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