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杨文凯:澳门往事之回归前夕
日期: 19年12月3期 阅读: 216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家村 杨文凯

海飘烟雨,雾锁长桥。回归前几天,寒暖气流交汇,使澳门笼罩在深重的阴云之下。虽然已是12月的天气,但霏霏的冬雨连绵不绝,颇有黄梅雨季的感觉,也给澳门人一些异样的心理暗示——这是1999年12月澳门回归前夕,我去现地采访时留下的印象。如今重温澳门往事,再回首已是二十年。

当年,来自全球300多家媒体的3500多名传媒人士报名参加了“20世纪最后一场新闻大战”──澳门回归报导,仅中国内地就有600多媒体人前往。我以日本《中文导报》特派记者的身份忝列国际报道阵营的一员,不仅作为文字记者,而且左手照相机,右手摄像机,赶上了传统媒体的峥嵘岁月和最后的辉煌时刻。

我在12月16日进入澳门,当晚在澳门市政厅前广场,巧遇两位来自东京的日本年轻人--松本和樱井。松本和樱井在涩谷的料理店里找短工,利用岁末搭伴赴香港旅游,听说澳门马上要回归,便欣然来到澳门,想看看这个与涩谷差不多大小的南方古城的风貌。当时,著名的葡京酒店打出了“庆回归,贺圣诞,迎千禧”的巨型霓虹广告,也是澳门随处可见的主题灯饰;与葡京遥相对望的澳门第一高楼中银大厦前,回归吉祥物“回归燕”也在夜色下熠熠生辉。樱井眼里的澳门是个宁静、美丽的小城,而回归前夜的灯火特别明亮、绚丽,让他们感到兴奋。

现在回想起来,回归前夕的澳门,社会矛盾的交汇、住民心理的转型和对未来的彷徨和期待,并不是一个“宁静”可以概括的。受葡萄牙殖民统治长达450年的澳门,在世纪末终于回归中国;居民不到45万人的小小澳门,成为全球注目的焦点。回归期间,全澳门酒店爆满,入住率超过9成。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媒体人,赶在回归之前涌进了这座宁静的小城,只为亲历回归时刻、见证历史瞬间,也为已连续五年经济负增长的澳门注入了一丝活力。历史上,澳门人从来没有受到如此集中的关注,而这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

众所周知,出于历史原因和客观条件限制,澳门的产业结构相当畸形。在旅游博彩业、出口加工业、金融保险业和房地产建筑业四大支柱中,旅游博彩业一枝独秀,甚至左右了全城经济。回归前夕,澳门治安不靖,行业不振,经济连年滑坡,社会百病丛生,失业率由3.5%升至6%以上,创出历史新高。

当地一位出租汽车司机满腹怨言地告诉我:一般打工族月收入只有四、五千澳币,大学生毕业后工作起薪也只有5000左右。前些时候,黑道横行,治安大坏,外地游客来澳门人数锐减,各行各业生意都很难做。最近一两个月临近回归,稍微有些起色。他开出租车一月只有4000左右的收入,钱都不敢花。

逗留澳门短短几天里,我听到频率最高的两个字是“葡京”。声震港澳、名闻中外的葡京赌场自70年代建成以来,成为澳门博彩业的中心和象徵。素有“东方蒙的卡罗”之称的澳门,在世人心目中就是“赌”字当头,但事实上,真正的澳门人入赌场并非近水楼台。一位在市政厅里工作的先生告诉我,普通澳门人工资低,输不起;同时“赌”字形象不好,有正常职业的人经常出入赌场,恐怕会累及名声,工作不保。所以,回归前在澳门赌场玩甚至豪赌的客人大都来自香港、大陆、台湾、韩国乃至日本等地。

作为闻名世界的东方赌城,澳门的博彩专营权问题涉及各方利益,是动一发而牵全身的重大问题。在澳门历史上,1937年开始实行博彩专营制度,1961年政府颁令公开竞投,1962年由何鸿燊的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投得专营权,长期经营。1997年,专营合约再一次延长至2001年。在回归之前的一团和气中,大家都避免谈到这个问题,但在平静的水面下,暗流的涌动已相当汹涌。“赌王”希望专营权能够继续延长,但特区行政长官何厚铧表示,包括何鸿燊先生在内的各种人物都会面对情况的改变——这意味着开放赌权是一剂猛药,澳门的问题将由政治角力转化为利益分配,各种势力各显神通,力争从“赌王”捧了30多年的金饭碗里分得一杯羹。后来发生的事实表明,2002年博彩专营牌照的开放竞拍是一个里程碑,实为澳门回归后最惨烈的利益洗牌,却也做大了博彩业的蛋糕,由一家独大变成三国杀,澳门迈出了改变自我的第一步。

回归前,在澳葡政府长期的无为而治之下,澳门就象一座东方的“西西里岛”,被某些香港媒体直接描绘成一个鬼域。澳门与著名的大三巴牌坊一样,绝不是一块丰碑,而沦落为历史的断垣残壁。长年往来于港澳的香港记者指出,当时澳门的社会发展只相当于香港60年代的水平,普通市民收入有限,为生计苦于奔忙,且黑道横行,已使澳门的社会形像降到了最低点。因此,回归对澳门人来说,不是失去,只会得到。

正是面对如此现实,怀抱无奈心态,当时很多澳门人都希望能有一个新契机来改变现状,回归无疑就是转折点。我在澳门采访时看到,那些饱尝治安惊魂的澳门人视解放军为保护神,驻军的震慑作用或让澳门人有一种“可盼到这一天”的感觉。当时有超过2万名市民自愿报名参加了欢迎解放军入澳的队阵。

回归后的澳门真正迎来了世纪重生,那以后发生的故事超越了此前的数百年,值得大书特书。我愿意提出两个亮点:

一是连接着澳门半岛和函仔岛的澳门跨海大桥建成于1974年,全长2570米,在之后的20年里一直是澳门最大的工程,也是第一项为澳门人捡回信心,让澳门人骄傲的工程。1994年建起了第二座长4414米的跨海大桥,1995年又建成了国际机场,澳门的建设事业开始进入新阶段。2009年12月15日,在澳门回归十周年前夕,港珠澳大桥正式动工;2018年10月24日,跨越了伶仃洋水域、全长55公里的港珠澳大桥正式启用,推动澳门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核心之一。

二是1996年的澳门人均生产值为1.76万美元,虽居中上等收入国家(地区)行列,却远低于香港人均收入。回归后的澳门突飞猛进,33万平方公里上的60多万人,2018年的人均收入超过8.26万美元,不仅远远甩开了香港而雄踞中国城市第一,更仅次于世界第一的卢森堡,成为地球上最富足的城市之一。在“一带一路”和大湾区建设的宏大背景下,澳门的上升空间与日俱增,发展前景愈发光明。

回首澳门往事,那些回归前的不堪曾经引发过许多关注和忧虑,而澳门则用了20年时间低调行事高速发展,从低谷走上高峰,向关心和关注她的人们交出了不菲的成绩单。澳门已经今非昔比了,令人欣慰。

回首澳门往事,我也想起了当年萍水相逢、并肩战斗的媒体朋友们,你们还好吗?20年世易时移,能够坚持下来的同业已是少数,当年的《亚洲周刊》香港特派员王睿智先生、《澳门日报》社采访课主任杨仁飞小姐,还有那些记不清名字的谁谁谁,别来无恙否?是你们带我走进了澳门,为我讲解了澳门,为我打开了认识澳门的一扇窗。20年过去了,依然要说一句无法传递的心声,感谢你们。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544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