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山东的味道
日期: 19年12月3期 阅读: 283 评分: 6.67/3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千院 陈骏

山东十日游,就从第一站孔夫子的老家曲阜说起。没有书本上的陈腐气息,没有想象中的神圣感觉,一切都是崭新的肤浅的,这几乎是国内景区的通病。过几年重新粉刷一次,油光锃亮的让你看不到时代的痕迹和历史的年轮。尤其是孔庙外围新砌的墙,横看竖看像是一座孔城。庙门外的小店吃了一顿饭,煎饼果子马马虎虎,一鱼一肉一蔬菜,鱼肉实在不能下咽,浪费八十大洋。这就是山东给我的初步印象。南方的朋友见我微信朋友圈贴图后问我:山东大葱的味道怎么样,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虽然我不是重口味的,大葱还能勉强接受,第二天早上继续煎饼果子。然后移步泰安,为的是领略一下五岳独尊的气派。登山口民宿的新潮布置给了我一点小小的意外,稍作休整后登山。一路台阶看上去也是蛮新的,走走停停入目的景色却没有让我感受到任何新意或者气势。途中不绝于耳的吐痰声以及满目痰迹,顿时心情大坏。大庭广众之下若无其事地呸呸呸,实乃国粹。山色空蒙人依旧,许是那天气候不佳,更多的是入乡难随俗的心理作祟,我暗暗发誓从此不登中国山。

幸好次日早餐,在山脚下的小店吃到两只味道正宗的蛋挞,为粗陋的泰山稍微挽回一点声誉。吐槽朋友圈视觉污染种种,远在澳洲的大学同窗反嘲我,侬好像是国外长大的?本以为成了世界老二总也得有点成熟的样子,可是偏不。在泰山山顶,只见一山东大汉大喊大叫吃饭啦,顺手拿出4升大水瓶大口豪饮,再取出一根特大号肉肠大嚼大咽,然后,呸呸随地乱吐,抹了一下大嘴又把纸巾随地一扔,好似跟环境有仇一般。此时我目测垃圾桶离开他不过10米,形同虚设。

这一幕并非孤例。那天在上海地铁里朋友电我,不接。朋友后来追问为何不接啊,我说没有这个习惯。国内地铁公交车上常见乘客目中无人自顾自看视频听音乐,声音还开得特大。爬山途中居然也有人背着收音机大声播放音乐戏曲自娱自乐全然不顾旁人的感受,只能凭空感叹他的电量真足啊。还有,从山脚到山顶,游客越来越多了,充斥政治术语的标语牌,过多,垃圾桶,过多。或许,我的废话过多,请各位看官多多包涵。

到了济南,地区差距明显。芙蓉街的美味看上去很美,品尝了锅盔觉得好吃,有朋友不屑地呵呵,回到上海一看已是遍地开花。泉城真的到处泉水,只是尝了一口,一股阴沟水的味道直冲脑门,朋友嘲笑我的鲁莽无知,我不亲口体验怎会知道梨子的味道呢。只见大叔大妈推着小车拥着挤着瓶装泉水回家烧饭去。习惯了就好,这是他们家乡的味道,我相信他们装回去不是用来洗衣服拖地板的。

野蛮到文明,一步之遥。然后这一步往往需要几代人的进化。民国时期有人乐观地说,等到50岁以上那拨人死了就好了,到如今50岁以上的死了好几拨,还是这副卵样。山东的朋友说,山东只有青岛烟台沿海一带好看,半岛内陆又愚昧又落后。义和团的故乡,果然名不虚传。到了青岛,看到的好似两个山东。德人统治时期的老建筑非常漂亮耐看,人也漂亮好多。不由得想起三百年脱胎换骨之说。

下一站是青岛。值得关注的一批文人故居,盖因为当时山东大学求贤慕才所致。那个晴朗的下午,在老舍故居留影观展。走走看看,闻一多故居在大修,梁实秋故居没开放,再走到康有为的家吃了闭门羹。老舍1936年前后在山大教书,在这里创作了骆驼祥子。 展馆里有很多老舍的相关文物生平介绍,唯独事关老舍之死没有片言只语。阉割的历史成了洗脑教育的范本。隔日再去康家,这是前清遗老康有为流亡十几年海归后终老之地。可惜的是除了少许实物是康家后人所捐,所有的老家具是问附近农家征集的,书稿手迹都是复制品。

青岛是价廉物美的宜居城市。吃到了史上最便宜的自助餐只要55元,你能想到的食物应有尽有。崂山,则是是此行值得回味的景点。天公作美,去崂山的那个早上蓝天白云格外醒目,天是天云是云,随手一拍就是一张明信片。最后一站是蓬莱,景色乏善可陈。客栈的伙计说不要去附近店家吃海鲜烧烤。出租车司机提议我去登州路市场买活的梭子蟹到客栈蒸一下。让我感受到山东人温和实在的一面。在性价比最高的蓬莱客栈,自己烧了一顿简易海鲜餐。

到处可见拍婚纱的,算是青岛一大奇观。背景可以是教堂,可以是民居,可以是路边,可以是沙滩。一对一对新人甚是养眼,小小百姓的小确幸。青岛五四广场的灯光秀也算是一景。青岛是五四的导火索,眼花缭乱的灯色下,不由想起五四。五四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如果说五四是成功的,对传统之反叛对现实之质疑的精神今又何在,100年过去了啥都没变。如果说五四是失败的,新文化运动产生的一批文化大师至今仍是我们的思想标杆可望不可及,这不正是五四的精神成果么?五四的历史悖论。

蓬莱呆了两天,去烟台机场乘飞机回上海。在新建的宽敞的候机厅里,我的面前坐着几位中国大妈,穿着还算体面,只见她们掏出几根黄瓜一人一根,吃到最后的瓜蒂,呸的一声吐到了光洁的地面。我忍不住想上去问候一声她妈,你在家里也是这副德性?被身旁的太座一把拉住。我猜测她们在家里是不会随地乱扔的。就像大多数口口声声具有爱心的人士一样,他们只是对自己的子女宠爱有加,其实这只不过是动物的本能而已,跟爱没有关系。当你走出家门像在自己家里一样,珍惜环境敬畏自然;当你遇到素不相识的老人跌倒的时候,伸出你有力的双手;当你见到有人试图开倒车的时候,大声地说出NO……这才是爱,大爱。

在济南第一泉路遇一批美女陪伴的黑游客,疑似山大留学生。想起前一阵的热门话题,那天转帖时戏说,来世投胎非洲留学山大。哈哈没想到居然让我流一地口水先?山东人嗜好大葱,据说每餐必食。汗腺分泌出来的味道,弥漫于空中。这样写并不意味着我对肤色的歧视对气味的敏感,每个人生而平等。虽然不可改变的遗传基因左右着饮食爱好甚至行为举止,作为一个残存的理想主义者,我依然固执地相信,唯有文明之光才能照亮一个人的心胸改变一个人的心智。启蒙之路任重道远,我仿佛从五四广场闪烁的灯光里依稀看见五四火炬燃烧的余晖。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544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