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王景贤:我认识的旅日音乐家陈敏
日期: 19年12月2期 阅读: 616 评分: 10.00/2


(1)音乐园和陈敏其人

 热闹纷呈的东京原宿,几家错落有样子的小店尽头,有一个美好的空间。它古色古香舒适典雅,它温暖如家又充满了文化雅韵,那里时而传出悠扬的二胡声,时而也会传出温润如玉的谈笑声。鸿儒出入,也有大家造访。但更多时候,它是一个日本人前来学习二胡的地方。它就是著名旅日音乐家、著名二胡演奏家陈敏的私设音乐塾“音乐园”。一个冬阳和煦的午后,我第一次造访这里,来听陈敏和日本吉他手円山天使在这里举办的音乐会----“两个人”。是的,这里还是一个可以举办小型音乐会的地方。

近年来,陈敏除了在各地巡回演出,其他时间便是在她温馨的“音乐园”中向日本人传授中国二胡、与日本音乐人共同创作各种中西合璧的新型二胡音乐,以及创作陈敏自己的音乐曲目。音乐园是陈敏音乐创作生活的根据地,是传承中国二胡的一个灵动的乐园。

很多人介绍陈敏时说她是一个二胡演奏家,而我不仅享受她的演奏,更是每次被她的原创音乐所感动,我想说陈敏是一个音乐家。她的音乐创作传统而大胆、充满灵性和激情。

陈敏来日是在1991年。虽然她在国内曾师从二胡名家、音乐教育家项祖英、赵砚臣等名师前辈,已经是上海越剧院的专业二胡演员。但年方二十出头来到日本时,没有日语基础,没有工作,从一个留学生在餐厅端盘子白手起家,这种经历让她和大多数留学起家的在日华人有更多的亲切感。在经历了各种留学生必经的辛苦,97年共立女子大学日本文化专业毕业后的陈敏开始了她在日本的二胡演出活动。她的才华和美好很快被日本社会接受,98年以皇冠株式会社发行的第一张专辑《鸟之歌》出道以后,2001年著名的唱片公司东芝EMI又与她签约推出专辑《我愿》 ,其后,陈敏几乎以每年推出一张CD专辑的频率,在日本掀起了空前的中国二胡热,并在2003年获得了日本金唱片大奖特别奖。


那时,只要打开电视就能听到中国人陈敏的二胡。因为她的音乐被NHK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用并介绍,电视剧、电影、广告中都有她的音乐。2002年日本电影《黄昏清兵卫》、NHK记录片《亚洲古老城市》、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NHK纪念节目《桂林山水甲天下》、2004年NHK动画片《火之鸟》、2007年东京电视台戏剧《李香兰》、NHK电视台大河剧《风林火山》纪行音乐演奏等等都采用了陈敏的二胡演奏音乐,她还曾与著名的莎拉·布莱曼、石井龙也、渡边美里、松本孝弘、一青窈、ZARD、林明日香、谷村新司、坂本龙一等日本乃至国际上著名的音乐人共同演出,数年间掀起了一股陈敏热,这个集才华与优美于一身的中国女子,成了日本社会风靡一时的人物。

那时候,日本人即使没听过二胡,却知道陈敏这个名字。人们称赞她带来了中国音乐的国色天香,称赞她的演奏魅力四射。但很多人并不知道,陈敏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音乐原创。
(2)音乐园中的“两个人”音乐会

 “两个人”,顾名思义是两个人的演奏会,同时“两个人”又与日语“二胡人”是同样的发音,可见音乐会主人陈敏的精致考量。近五年来,音乐园总会邀请不同乐器的不同演奏家前来举办“两个人”演奏会。此次是与吉它演奏家円山天使共同举办。

这次,我首先被一首陈敏原创的《遥望》给击中了。音乐响起,便有一种盘旋于高空的悲伤以时速50米的速度,缓缓地、渐逼渐近地、最后重重地冲进了我的胸口。然后在我胸中回荡、盘旋、时高时低、时缓时急,让我终于不能自持,任泪水一发不可收。陈敏的音乐是令人无法设防的。不同感性的人,注定在她不同的音乐拐角被击中。直到写这篇手稿,回想起那个瞬间的情感,我的泪水仍然溢出眼眶。这就是一种音乐艺术触发的音乐情感,犹如余音绕梁。这首曲子,叫做《遥望》。是陈敏在电视上看到“9・11事件”后有感而发创作的一首曲子。当“和平”像空气一样围绕着大多数现代人生活的时候,突然的“不和平”的冲击是巨大有力、也是发人深思的。这首《遥望》所给与我的感动和冲击,也许正是音乐家陈敏希望用自己的创作和演奏向听众表现和传递的、她自身对于现实生活的思考和感受。和这首《遥望》的创作一样,陈敏的音乐创作总是因生活而感,因情感而发,灵感自天而降,有时在回程的新干线上,有时在清晨的浴室里。而这种灵感而发的乐曲,往往又最能打动听众的心弦。


陈敏与肚皮舞演出家神真纪子、吉它演奏家円山天使的表演

这场音乐会另一个让我惊艳的是一首叫《海市蜃楼》的曲子。陈敏二胡和円山吉他所表现的那种空灵的海上繁华和虚无,令人向往而忧伤。円山天使是一个活跃于日本音乐界的吉他手,和众多不同凡响的人一样,他的吉他音乐中有着自己独特的专研和发明。用一种5厘米特制的钢指环带在左手的一只手指上来滑动吉他,表现海的壮阔风的柔和蜃市楼的繁荣空洞。在这种华丽的吉他声中,陈敏的二胡便显得真实而凄凉,决绝而生动。作为一种演出效果,这首曲子还配上了肚皮舞演出家神真纪子的凄美表演,令人感受到不同文化的优美结合。

是的,陈敏音乐的特点是从刚出道时便将传统的中国二胡与爵士乐等西洋音乐进行结合,长期以来,她既尽个人之力传承和表现中国二胡的传统特征,也不断借他人和他国文化之力拓宽二胡与其他乐器的合作领域,开发二胡音乐的更大表现空间。她尝试与钢琴、大提琴、吉他、竖琴等西洋乐器进行合奏,用西洋乐器衬托表现二胡的优美和独特。也许这种大胆创新、勇于开拓挑战的性格,正是陈敏音乐中与众不同而不俗的地方,也是她作为一个外国人能够长久地活跃在异国舞台、受到日本听众接受和欢迎的一个重要因素。


陈敏幼时就跟随父亲陈龙章先生学习二胡

这场音乐会除了陈敏的原创曲目以外,也演绎《花心》《花儿什么这样红》等中日名曲。陈敏幼时跟随父亲陈龙章先生学习二胡,更在陈龙章先生之师二胡演奏大家、民乐前辈项祖英和天津音乐学院教授演奏家、教育家及作曲家赵砚臣老师的经年指导下,在演奏技巧上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她的演奏总是从指尖到音符、从躯干到表情总动员。因此,听她的演奏、听众总是随着她的表演处于一种亢奋状态。而这种高度的亢奋状态随着演奏会最后那首阿炳的《二泉映月》的流出,便让听众的情感之流在瞬间全盘崩溃一发难收。   


陈敏向恩师项祖英学习《二泉映月》

《二泉映月》正是陈敏恩师项祖英老师师从阿炳学习、并将其搬上舞台的。因此陈敏也从早年跟随父亲在项祖英老师指点下苦练这首曲目,可以说是得到了直传。但她坦言,年轻时弹奏阿炳,并没有真正理解乐曲的真意,而随着年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异国他乡的漂泊让她越来越多地体会到阿炳的心境,也更加接近了阿炳的世界。陈敏演绎的《二泉映月》凄美、细致而沧桑,令人久久地陷入悲伤,悲伤中有家国、有人生,令人难忘。


陈敏与恩师赵砚臣

(3)陈敏的音乐是社会的

我认识陈敏是因为有幸在一次赏樱会上与龙章老先生邻座。龙章老先生是个有才华的人,除了二胡演奏以外还精通太极哲理和书法;老先生也是个精力充沛而生动有趣的人,面色红润侃侃而谈,看起来只有六十多岁,实际上已经八十有余;老先生还是个有故事的人,听了他的故事,家国情怀无不令人动容。和老先生交谈了很久,才知道他就是那个令二胡在日本风靡一时的陈敏的父亲,瞬间也便觉得一切很顺理成章。

得与陈敏结缘,便于今年6月去听了她时隔3年发行的最新CD专辑《WEAVE-天籁之䌷》的发行演奏会,然后顺利地迷上了她。当年陈敏出道时,我还正在坚持刷盘子打工的留学里程,没有精力和余力去欣赏陈敏音乐;而当陈敏红极一时,我又觉得她虽美好也只是一个遥远的舞台上的存在。而当听了她在《WEAVE-天籁之䌷》中演绎的和谐的艺术之音,了解到她在音乐艺术上为中日两国交流和促进做出的努力,看到她在演奏会上的迷人风采,陈敏的形象便在我心中骤然变得具体而贴切了。

而我保证,当你看了一次陈敏的演出后还能够不迷上她的人,一定没有。除了音乐自身,她的才华、她的优雅、她舞台演出的传情细腻、她对一同演出的音乐家们的周到、她对台下观众的细致照顾,一切都会让你感受到,除了努力、除了才能、陈敏吸引观众、吸引日本社会的理由其实在于她有一个温柔而美丽的心,有一种格外亲切的人格魅力。

其实,陈敏除了自身的创作和演出事业以外,始终活跃在中日两国社会活动的前线。她常常到日本的中小学校为学生们义务传授二胡和交流中国文化。她请日本儿童们听自己创作的旋律《祈祷》,然后请大家用画笔来表现音乐《祈祷》中的世界。这种高贵的艺术体验,相信对于孩子们来说将是一生的宝贵经验和财富。她还将自己原创的歌曲请日本儿童合唱团唱中文、请中国儿童合唱团唱日文进行音乐交流。除此之外,日本的“3・11东北地区”大地震、熊本大地震等等赈灾地区也总会出现陈敏的身影。她还参加了东京国立博物馆为尼泊尔大地震举办的尼泊尔文化遗产复兴支援音乐会,她也曾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25周年纪念电影《小城之春》亲自谱写了曲子《另一个我》。

我相信,这种通过音乐活动贡献于社会、服务于中日两国友好事业的行动,也是她多年以来被日本主流社会接受和欢迎的重要因素之一。

如今的陈敏已经在日本生活了28年。从最初像海绵一样吸收“异文化”,到中间在大学“日本文化”专业中选修“中国文化”,到后来为了更深入地理解和找回祖国的“根文化”而每月一次回上海学习和亲近“江南丝竹”,将近30年的异国生活,使得陈敏的身体中达到了一种中日文化的良好平衡。所以,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当你接触她就会很舒服,当你听到她的音乐,就会感到很共鸣和感动。也许,这就是一种超越了国界的文化平衡。 

(4)生命之于音乐,音乐之于生命

值得一提的是,陈敏的音乐生活中邂逅了生命中最爱的女儿,这使她作为一个女人的人生达到了丰满和完整。在生活中,身为人母、也身为人女,陈敏对生活有一种人性的追求。她爱母亲,为母亲创作的《无限的思绪》(日语名:果てしない思い)是她音乐原创的处女作。而她创作的《你出生的早晨》(日语名:あなたの生まれた朝),则充满了对生命邂逅的渴望和爱,让人听了为之动容。

在长年的音乐活动中,有一件事令陈敏感受颇深、甚至说是一种转折。那是她身怀女儿参加演出时的一段经历。那时,陈敏发现因为太过于介意腹中女儿的存在,她无法使足力气去演奏。在此之前她曾经在演出最后的瞬间因太过用力绷断了脖子上的珍珠项链,而现在因为要呵护腹中的小生命、陈敏体验了一种身体自发的、轻松自然的音乐演奏状态。

这种演奏没有过分的力量,因此不会因为太过激情而疏忽了对每个音符的演绎。出于对生命的呵护,陈敏了解了自然放松地去珍惜每一个音符演绎的重要性,她发现其实正是这种自然放松的状态下,音符才会得到更宽广的表现空间和余地。由此,她认识到音乐其实就是一种对生命的爱的表现,她也感受到音乐和生命的共同点,那就是两者都只在自然状态下才最美好。而所有这些体会,如果没有和女儿的生命邂逅,应该是无法体会的。

陈敏的音乐,从那以后从一种任凭青春的力量去尽情发挥的女孩儿的音乐,开始升级到一种懂得生命质量、有生命涵养和发挥空间的成熟女人的音乐。陈敏2009年专辑《Chen Min》就是在这种情愫和状态下,一部分在孕中、一部分在产后完成的作品。仔细听的话,其中的《相逢》、《给未来的你》、《和你一起共生》等乐曲,都充满了对新生命的热望和呵护,对新的音乐理解的尽情体现。

我听过同样一首曲子的不同演奏家的演绎,我的感受是陈敏的演奏中有一种生命的醇厚和圆润。我想这也许正来自于她对音乐的理解。而陈敏说:“音乐之于她,是一种生命的姿态,是一种生命的质量。正因为如此,它超越时间、超越国界,跨越过去、现在和未来。”

生命就是音乐,音乐等同于生命。这就是我认识的旅日二胡演奏家、音乐家陈敏。


作者(左一)与陈敏和吉它演奏家円山天使

而在我来看,陈敏的音乐生命又正是对父辈和恩师前辈音乐生命的一种最好的传承和延续,而且这种传承和延续不仅纵向延长、更通过“音乐园”在向四方扩散。

听说12月13日,陈敏将迎来她来日本后的第28个生日。这一天,她将和日本作曲家、吉他演奏家村石笃重、大提琴演奏家堀沢真己以及竖琴演奏家彩爱玲一起在东京南青山MANDALA举行“ChenMin生日演奏会”。衷心期待陈敏在生日这个特殊日子,用生命的音符去演绎一场别开生面的生命感谢宴!也期待她在今后的生命之路上,让独特、新颖、情动而深刻的陈敏音乐能够奏得更优美、更悠扬。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525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