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阿孜萨:霜始降 冬渐近
日期: 19年11月1期 阅读: 201

福岛  阿孜萨
这几天散步,路上欧巴桑家的各色豆子骤然突现,最先知道的就是那个稳稳的紫色豆子,沉甸甸地,密密地沿着枝条一路美丽着,它的名字和《源氏物语》作者的名字是一样的,到底谁因谁而得名呢,挨着紫式部的是一棵白色豆子,据说它叫白式部,依此类推一下,那棵黑色的还有黄色的都该如此地叫吗?却不是呢。

霜降一过,就到了红叶的最盛期。山里的早晨,白色的霜会渲染秋色,这也是我喜欢的,微冷已经不能形容这个季节了,渐渐地冷起来的感觉,叫人想起拿出暖桌和厚厚的座垫,预备着冬日了。这时候的鸟儿的叫声也愈发清脆起来,远远地不见踪影,却有各种鸟语传来,它们该是白头翁和灰椋鸟吧,神祕的它们,听了这些许年,也没看清模样。

这时女人的厨房是最忙碌的,像我这样偶尔恋酒的人,是醃製各种酒最好的时候了,前几年醃的花梨酒,味道浓郁得不行,我却是不太喜欢,送了朋友,今年挑战一下苹果酒。有时候,闻起来味道香浓的酒入口却是平淡,相反闻起来淡淡的酒,入口绵软香沁脾肺,如同选人,有些男人便是,女人更是。

话说厨房,也是丰盈的。最喜欢这时的秋鲑鱼,嫩嫩的爽口,这时就怀念北海道的石狩锅和宫城的鲑鱼饭了。

昨天半夜里做了扫帚草籽的酱醃,一大早,丈夫博奥就心满意足地说:嗯,很有季节感啊。这扫帚草在我的家乡也叫扫帚菜,学名地肤的就是了。

这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晒书了,记得在小的时候,老父在这个季节是很隆重很炫耀地唤着我们帮他把箱子里的架子上的书都搬到外面,摆放在暖暖的水泥地上,然后,老父会沏上一壶浓浓的铁观音,指着一本发黄的旧书说:念来听听。我的繁体字就是那时候认出来的。如今,老父仙逝已久,每逢此季,我晒书的时候总是想起那些美好的日子,想到此,这个星期天得叫上孩子们也一起来做吧。老父无意留下来的美好,让我有意地传承下去吧。
以此文纪念一下老父和这个刚刚被我梳理出来的季节。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481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