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张 石:喜欢凋零与孱弱之美的日本人
日期: 19年10月2期 阅读: 249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家村 张石

2018年1月23日,日本下了一场大雪,我家所住的埼玉县,积雪达20厘米厚。早晨起来,雪过天晴,洁白的大地闪着银光,辉映着湛蓝的天空,所有的树上都挂满了雪花,不由得让人想起唐代诗人岑参咏雪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出自《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这场瑞雪对于我这个摄影和写诗的爱好者来说可以说是天赐良机,树木、河川、田野,都有了崭新的姿态,一片结冰的青苔像透明的翡翠,一只漆黑的乌鸦像山水画中的一点墨痕,一串麻雀的脚印像一行神秘的象形文字……

我拿起了相机,穿上了长水靴,走出家门,去雪地里“采风”。走进一个胡同时,突然看见眼前有一棵南天竹,已经在大雪中弯曲,似在重压中喘息,而它殷红的叶子,轻拂洁白的大地,像是在万籁俱寂中书写着美的羸弱与孤绝。

当我拿起相机要拍照时,院子里走出一位妇人,这棵南天竹可能是她家的,她手里拿着扫帚,不忍看不堪重压的南天竹,要扫除压在树上的厚厚的雪。我急忙对这位妇人说:请等一下,让我先拍照一下,这位妇人笑着停住了手,等我把照片拍完。

中国诗人写冰雪与植物的时候,非常喜欢写雪与松,以此表现松树“凌风傲雪”的阳刚之美,如三国刘桢的《赠从弟》中写道:“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冰霜正惨凄,终岁常端正。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中国诗人也喜欢写在风雪中亭亭玉立的梅花,南宋诗人卢梅坡《雪梅二首》中的一首是这样写的:“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这样的诗词在中国古今诗诗词中十分常见,这是一种不屈之美,傲岸的美,其中蕴含着一种强壮、不灭、永恒的寓意和期冀,而日本人却很喜欢类似于雪压红叶的孱弱之美、凋零之美、瞬息的美、无常的美,日本喜欢满山遍野盛开的樱花,更喜欢满地落樱,只是描写落樱的俳句的季语中,就有许多非常优美的词语,如花散、散樱、花屑、花尘、花埃、花吹雪、樱吹雪、飞花、花瀑……

“冬红叶”也是日本俳句中一个很常用的季语。

著名俳人正冈子规有一首以 “冬红叶”为季语的俳句:

冬天的红叶
在寒风的脚步中
稀疏
(はげそめてやゝ寒げ也冬紅葉 )

我想这种意境也和雪压红叶的意境是相通的,冬天的红叶,美得稀疏,美的寂寞,美得瑟缩。正冈子规还把这首俳句收在他的俳句集《寒山落木》中,作为他表现荒疏、凋零、无常的日本美意识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楚楚动人的雪压红叶,也使我想起日本江户中期的女诗人加贺千代女曾写过这样一首俳句:

娇艳牵牛花
紫露晶莹锁清井
惜花借水去
(朝顔に つるべ取られて もらい水)

这首俳句说的是女诗人加贺千代女在一个清爽的早晨来井台打水,看见饱蘸露珠的牵牛花晶莹绽开,缠绕在井台和吊桶上,这自然于晨曦的梦雾中的神来之笔惊呆了她,她心醉痴迷,不忍惊动这如霓如幻的绝美,竟然去向别人借水去了。

牵牛花的生命只有一个早晨,在短促的时间里把绚丽的生命推向顶点,然后无悔无愧地枯萎、凋零,但是它似乎凝聚了早晨最美的景色,红影湿墙,紫露含星,只争朝夕,不问永恒。

雪压红叶也是瞬间之美,太阳升高,冰消雪化,那在红与白的张力中凄绝的美也会随之消失,我想,我珍惜这瞬间之美的心情,也和加贺千代女去借水的心情相通吧?

雪中红叶

最后的霜叶
依偎着
瑟瑟残枝

等待着
在一片白雪上
书写自己
红透了的名字

让生命和岁月
一起
冻结成
透明的诗(张石 诗)

张石 摄影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447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