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仙台,寻找鲁迅的足迹
日期: 19年09月1期 阅读: 170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千院 陈骏 

很久很久以前,和网友们聊天,说起寻访百年前留学先辈的痕迹,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还列出一张长长的名单,如果写出来就是一本书,可是说过就算了大家各忙各的去。到仙台看看鲁迅当年留学的地方,这是我的念想,今天终于成行。行前做功课,先捋一下鲁迅和藤野先生的来龙去脉。



鲁迅的留日经历,始于1902年2月,止于1909年。1904年9月到1906年3月的一年半,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求学。鲁迅的老师藤野严九郎,1902年,入职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担任讲师,讲授解剖组织学课程。1904年7月升为教授。1915年仙台医专并入东北帝国大学,升格为东北帝国大学医科大学,校方对于没有留洋经历的教授一律不再续聘。藤野先生辗转多地后回家乡做了开业医生。



青年鲁迅

鲁迅的《藤野先生》发表于1926年。1934年,岩波书店计划在“岩波文库”收入鲁迅作品,鲁迅希望能收入《藤野先生》。1935年6月,“岩波文库”的《鲁迅选集》出版。藤野的儿子恒弥的高中老师读《鲁迅选集》时,看到藤野严九郎的名字,便告诉了恒弥。藤野先生这才知道他当年的学生周树人已经是有名的作家了。1936年底,鲁迅去世的消息传到日本。新闻记者坪田利雄等三人拜访了藤野,对藤野的访谈以《謹んで周樹人様を憶う》(谨忆周树人君)为题发表在《文学案内》杂志上。



藤野先生

仙台和鲁迅有关的凭吊地有好几处。2019年8月8日,我花了大半天时间,一一寻找鲁迅先生当年的足迹。

仙台博物馆的雕像和纪念碑。2001年,绍兴市人民政府为纪念鲁迅诞辰120周年向仙台市赠送的鲁迅雕像,就在博物馆的院子里。院子里还有一块纪念碑,立于1960年,郭沫若题“鲁迅之碑”,碑文由东北大学文学部教授内田道夫所撰。拍了两张照片留念,看看博物馆里面没有鲁迅的展览也就不买票进去了,继续赶路。 

鲁迅的旧居地。东北大学正门过了马路右侧不远处,应该有一栋临街的两层木板建筑,这里就是鲁迅刚到仙台市寄居的片平丁旧址。可是到了附近没有看到类似网络照片上的建筑物。正好看到一男一女也在寻寻觅觅,一问果然是中国人也是来寻找旧址的。原来的房子已经拆掉了,空地上留有一口井和一块碑,碑体有郭沫若题字“鲁迅故居迹”。再仔细找找,边上有一块小牌子说明,此地准备修建一个鲁迅纪念广场,预定2021年3月完工。网络流传照片所示的这栋楼是1920年代重建的,已经不是鲁迅当年住的那楼了,仙台市政府在2017年把这块土地买了下来筹建纪念广场。与鲁迅留学时代有关的东西大概就是几棵古树和一口水井。那两人说刚去了东北大学,大学史料馆正在整理也不开放。我说我们预约了下午的教室参观,他们说没时间了,分手后各走各道。 



东北大学鲁迅像。进了东北大学很容易找到1992年立的鲁迅像,合影。这时看到来了一拨年轻人,美女帅哥也摆起POSE拍照。

东北大学鲁迅阶梯教室。在东北大学片平校区中还保留着当年仙台医专播放幻灯片的6号教室。它是一间涂着白漆,盖着灰瓦的木板建筑,也是仙台医专唯一保存下来的设施,被称为“鲁迅阶梯教室”。在鲁迅留学的时代,这里是学习德语、物理、化学、细菌学等课程的教室。教室内有三列座位,据说鲁迅当年常坐在教室中列第三排靠右的位置。 



参观阶梯教室需要网上预约的,每周四下午开放。我们去了接待处,然后由工作人员陪同去教室参观。到了教室门口,见到一拨人在东张西望哦就是刚才在鲁迅像前拍照的,当然也是中国人他们不知要提前预约,工作人员请他们去接待处登记预约,他们说最好跟着我们现在就一起进去,工作人员问我有没有意见?当然可以。参观时跟那拨人里的小伙子聊了几句,知道他们从神奈川过来的,大学里搞研究的。再聊几句,巧了原来是朋友的朋友。他们还说刚刚史料馆也参观了,不是休馆整理么?他们说跟管理员商量了,叫我们也去试试。这时陪同参观的工作人员答应带我们去史料馆。

东北大学史料室。展品包括当年鲁迅入学时的照会公函,鲁迅亲笔书写的入学申请与履历书,班级考勤表与成绩单,以及一些鲁迅当年与同窗的合影等。鲁迅笔下的藤野先生批改过的解剖学笔记的复印件以及藤野先生的肖像照片也陈列于此。今年8月1日起暂停开放,我们差一点吃了闭门羹,幸好遇到了几个中国老乡,而且恰恰也是不守规矩寻求变通的同道。工作人员破例开放,打开展厅让我们慢慢参观,门口遇到的来自北京的母女俩也跟我们进去一同参观了,那女士说为了她女儿来东北大学留学先来探路的。



在阶梯教室,我坐在鲁迅先生当年的座位上留影。扫视地面,仔细辨别错乱的脚印里哪一个是鲁迅当年留下的?我顺便问了接待的工作人员一个小问题:仙台距离东京约360公里,当年鲁迅用什么交通工具过来的呢?她愣了一下,呵呵,接待过这么多访问者,第一次遇到这个有趣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啊,回头容我去问问教授。答案应该是马车吧。鲁迅还记得日暮里和水户两个驿站的名字。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网络上关于鲁迅和《藤野先生》的文章很多,大多是抄来抄去的,有些信息以讹传讹。要避免差错,就要尽量多看原始资料,以维基百科等权威说法为准。当然,原文也不一定绝对可靠,譬如鲁迅在《藤野先生》说“遷居的時候,中途毀壞了一口書箱,失去半箱書,恰巧這講義也遺失在內了”,结果那箱资料找到了,里面就有我们今天看到的藤野先生红笔修改过的笔记。还有,《谨忆周树人君》是新闻记者以藤野先生口气写的访谈。很多流传的网文写得活龙活现的什么藤野先生举起鲁迅照片深思片刻一挥而就纪念文,好像他亲眼看到的一样。

任何回忆都有不靠谱的可能。譬如关于那张藤野先生的照片,鲁迅的回忆是:“他叫我到他家里去,交给我一张照相,后面写着两个字道:‘惜别’。”藤野的回忆是没有送给过鲁迅照片:“周君是怎样得到我这张照片的呢?说不定是妻子赠送给他的。周君文中写了我照片的事情,被他一写,我也很想看看自己当时的样子。”既然有藤野先生亲笔“惜别”两字,肯定是藤野记错了。这就是历史,我们都以为自己的记忆是真实的。 

鲁迅先生去仙台的时候,23岁;藤野先生,30岁。鲁迅先生去世的时候,55岁;藤野先生,62岁。两人一别三十二年,相思不再相见。今天,离开鲁迅先生去仙台求学已经115年了。仿佛很遥远又似乎近在眼前,鲁迅先生曾经痛斥的一切,依然存在于我们的视线之中。鲁迅先生活在我们的心里,他笔下的人物诸如阿Q赵太爷祥林嫂却是顽强地活在我们的身边。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410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