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杜海玲:佇古礼糖
日期: 19年08月3期 阅读: 199

杜海玲
7月22日。中午在松本楼吃饭。与日本蓝椅子艺术工作室的李颖和她的母亲午餐。十分喜爱松本楼。这里与中国的渊源且不说,处于日比谷公园里的松本楼,掩映在苍翠绿色之中,这里的餐厅,三楼是法餐,一楼是很大众然而美味的西餐厅。咖喱饭一流,也是日本很早引进西餐之处。座位还有外面的花园座位,也就是等于在森林浴那样进餐。
今天要写的不是吃饭的问题,是李颖的妈妈,一位可爱的阿姨,她教了一辈子历史课,公式称呼是杨老师。所以我也称呼她杨老师。健谈,幽默,阳光。她说年纪大了老年痴呆了记忆力不好了,每年来日本看望女儿女婿和外孙们,总是记不住日语,女儿为了她出门方便,硬逼着背的一些日语单词也经常忘记或者混淆,闹出不少笑话。
比如,第一次来,李颖就教给她说厕所,人有三急,上厕所问题是大事,这个要学会。所以她第一年来的时候学会了Toilet、发音脱衣累,其实来自于英语。然而杨老师第二年来时,忘了,隐约记得前面两个发音,一想,对呀,可不就是要宽衣解带的吗,于是盯着店员跟人说脱衣,脱衣……
后来,杨老师学会了一句跟人道歉的“私密马森”,还学会了撒扬娜拉,但是杨老师一急,撞了人,就跟人说桑扬娜拉。 杨老师还会一句谢谢,但一急,也一概说成桑扬娜拉,所以有一回去人家做客,人家刚给沏茶端上点心,她就跟人说撒扬娜拉。
只有一个地方杨老师记住了,那就是在电梯里请大家先走,她就说,都走,都走,那是因为日语“请”就是发音DOZO。
8月2日。有一位好友,刚学会开车,她说要给我送巧克力来,并练车。那日我要出去采访,久等不至,但朋友好意岂可辜负,想着待会儿打车前往就是。终于,朋友来了,说导航找不到路,停在了一处路边,我匆匆跑去,坐上车,瞎指挥路,绕圈终于回到报社楼下,接了巧克力,嘱她等我上楼取我送给她的扇子。当然我那时已是要去采访。再下楼时,我想,一般来说这时候如果她载我去采访地点最是快捷,但这朋友开车技巧尚有可疑,况且她未主动提,我也不好意思要求。如果她提,我就搭车,若是不提,我就待她走了打车。结果果然她读懂了空气,邀我上车。她并说她的学生(她是一位中文老师)坐她车都是抓住上面那个手环,情状惊恐,我于是也抓住,并表示信赖她的开车技艺。二人战战兢兢又觉有趣,终于很顺利将我送到,而且很准点。这巧克力太好吃了。中文,哦不,准确来说是日语汉字写作“佇古礼糖”——发音念做巧克力,美不美?我觉得好美。后来朋友告诉我,那是发自京都祗园的点心——果然是精致美味得紧。心里很为有这告诉我哪儿有好吃的信息的朋友而温暖。图片是我从网上又买了来,因为东京没有卖的呢。看那包装多么美而有味道。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357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