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苏蒂妮:胃是故乡胃
日期: 19年07月1期 阅读: 214


苏蒂妮
想吃醉泥螺,是故乡的记忆,唯有一次在日本吃到,是因为当时的中国店老板进了一批来,我算是幸运,买到了,也就一次。他说因为来买的顾客很少,几乎赔本,所以也就不进了。顾客多是东北人,他们吃大白菜腌制成的酸菜,用于排骨炖粉条,而不是酸菜鱼用的雪里蕻。我有一次去买酸菜,想着烧酸菜鱼吃,结果老板给了一包大白菜版本的酸菜,我对着这酸菜一阵发愣,不知怎么个吃法,第一次知道,还有这种酸菜?,后来老板笑着说,东北人都是吃这个的,和排骨一起炖,我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他是上海人,在饮食上和我们江苏偏接近。
在故乡,每到春夏交替的季节,隔三岔五就要吃个泥螺,市场上有新鲜的卖,买回来后加盐迅速腌制,当晚就可以吃了,用香酱油醋调味,加点白酒进去,是非常美味的一道饭前小菜,也可以炒熟吃。二姨妈家那边的四姑姐,也就是二姨父的四姐,她家住在盐滩上,夫妻俩是盐滩工,吃喝住都靠近大海边。退潮时,她就去海边捡泥螺回来,好大的一堆,快速腌制成品,带来市区里,分给亲戚们吃。吃泥螺最惧怕泥沙,然而我们海边城市长大的人,对于吃海鲜泥螺生来就练就了一身本领,吃鱼不会卡刺,吃皮皮虾不会伤嘴,吃泥螺会灵活的用小嘴和舌头去除泥沙包,吃梭子蟹皮皮虾等也只吃母的,公的再贱卖都是不吃的,没啥好吃的,灵魂都在母的里面,吃里面的蟹黄。就更别说秋季的豆丹,沙光鱼了,一旦离开故乡,就再也吃不到了。
虽说“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无奈“胃是故乡胃”,隔三岔五就要出来捣乱一阵,提醒着你记忆里的美味。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307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