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华 纯:永远的莫斯科河——纪念父亲
日期: 19年06月4期 阅读: 347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禅味闲话 华纯
 
1956年,父亲站在阔别16年的莫斯科河边,背后映现出克里姆林宫的一座塔楼,就此拍下了这张传世之照。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照片辗转半个世纪后,俄罗斯的出租司机载我来到了这一地点。我用英语再三询问,确认莫斯科河的这一位置对照无误,才交付了车钱。出租车司机为得到双倍的卢布喜出望外,连连招手致谢:斯巴西吧(谢谢)、达斯维达尼亚(再见)。我心里一热,父亲教我的几句俄语单词至今还记得一清二楚。



莫斯科河从城墙下缓缓流过。之前我在红场转过几圈,赫鲁晓夫指挥苏共从列宁墓移走了斯大林的遗体。悠远的钟声从东正教堂的镀金圆顶传来,四周壁上神像目光炯炯,不放过红场上的每一个游客。河床的不远处有彼得大帝乘船的青铜像,当时莫斯科河是内陆河,彼得大帝不得不迁都圣彼得堡。20世纪初,莫斯科人开凿一条运河,连接伏尔加河,直达海上。从此莫斯科的命运与大海同波逐流,沉浮上下。



我手中拿着泛黄的照片。那是寒冷的冬天,父亲裹着皮大衣,感慨自己早年的热血青春被这条河无情地带走。他以率领中国工业代表团赴苏签约的团长身份,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第一次访问苏联。他试图借此机会寻找离散的第一任夫人。夫人是一位美丽而善良的俄罗斯血统的女人,她在苏维埃政府工作。与父亲结婚不到两年,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时刻,父亲强忍痛苦与她不辞而别。历史记录了莫斯科河两岸艰苦卓绝的卫国战争风云和黑暗浑浊。





斯大林在兵临城下时依然疯狂地进行血洗运动。为了保护留苏的一批中国精英,中方指令秘密组织人员从斯大林眼皮底下脱离苏联,回到延安待命,投入抗日战争。父亲奉命秘密离开,历尽艰难来到了延安,却因此落下心病,多次打听对方下落,始终音信全无。他在俄罗斯整整生活了十二年,担心对方生命安危是基于对苏联的深入了解。

1956年他进入电业部负责外交工作,后来调任上海高校任党委书记。1968年,四人帮死党康生下达一纸密令,把父亲打成苏修特务,押入上海秘密监狱。当年一起撤离的建国功勋和军委将领也都受到残酷迫害和逼供,死了好几条人命。



2000年春天,我以日本作家身份随代表团进入莫斯科参加国际笔会大会。第三日晚上,雷迪森酒店灯火辉煌,各国作家齐聚一堂,杯觥交错,十几种语言互相交集。

莫斯科大学的伊利亚女士问我,是否找到了父亲生前居住的地址和前夫人?



我摇了摇头,三天徒劳往返,寻访几个部门,没有任何线索。派驻莫斯科的日本媒体记者加藤提议,花钱买通档案馆的人,可以查个水落石出。彼时正逢黑社会当道,日本著名作家辻井喬在莫斯科高级餐馆设宴招待中国代表,我担任翻译。环顾四周便发觉左右桌上的客人几乎都是黑党。乐队为我们这一桌人演奏国际歌,饭店老板身穿亚历山大二世的袍服,留下了强烈印象。行贿成为俄罗斯办事的通行证,普金政权因此遭到俄国作家的严厉批判。伊利亚说,档案馆在苏联解体后很可能向全世界公开,欢迎再来莫斯科。有人递给我一叠俄语资料,依照读音我听懂几个中国将领的姓名,留苏期间均是父亲的同学,一起经历过革命战争和政治纷乱的血雨腥风。

这是一座历史的大山,往远看,轮廓模糊不清。往近看,疑团重重,鱼目混珠。有待历史研究学者拨云见日。



我举起酒杯,退到宴会厅最后的安静角落,想起革命先驱者大多数不是牺牲战场就是死于非命,父亲也因被人陷害入了五年牢狱,身体受到严重摧残而早早去世。不禁泪水涌出,点点滴滴,沾湿了衣襟。父亲从秘密看守的监狱出来,带回家一个铺盖和整整齐齐、用报纸和稀粥裱糊起来的十几个纸盒。纸盒里分别放入他亲手编辑的俄语词典和英语单词本。在狱中他与难友通过传递纸片进行教学。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他曾任主任教员和俄语翻译。英语是自学成才,家里的书橱放满了他从苏联带回的书籍。抄家后无一返还。

莫斯科河汹涌澎拜地穿越了一个世纪,历史将怎样浮现20世纪初最早期留苏学生的命运和影响?

远远地,伊利亚带着一位史学家,向我走来.......

2019年6月16日 父亲节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281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