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仲萱怡: 2nd Time 的大韩民国之旅
日期: 19年06月1期 阅读: 204 评分: 10.00/1

 仲萱怡  
哼着小曲,拖着箱子,步履轻快地离开了公司。坐在机场快线上看着休息日前一天的夕阳,特别可爱,特别暖心。到了机场,会到了朋友,登上了大飞机,出发!庆幸天气明净,透过机窗看到了整个东京的夜景。东京塔静静矗立在中央,标出了家的方向。城市的动线弯曲,绵长。所有的河流都汇向了大海,道路两旁灯光闪烁,地标性建筑跳跃在夜色。黑暗中都市的脉搏,静谧地一起一落。身在高空,俯视大地,太多的情怀都忘记了要表达,只是越看越喜爱,东京,这个呆了19年的城市。
果然,如生命中好景不长这个道理一样,大约半小时后便遇到不小的气流,一路颠沛地达到目的地,大韩民国首都,首尔金浦国际机场。
下了飞机,顺利出关后等到了一部银色出租车。很客气地用中日英三种语言跟司机老大爷打了招呼后,拿出地图。老大爷用熟练的韩语叽里呱啦地回复,表情貌似不是很友好,估计是没搞懂什么路,什么地方。我们只好给酒店打电话求救,请前台小姐讲解路线。只听到,小姐声音温柔,de-,de-,sumida-,跟韩剧里的妹妹一样一样的。但大爷还是不买账,哇啦哇啦的说了一通后,对着手机输入声音,希望用声音导出目的地。可能是发音不准,屡试失败,只见他火气上涨,渐渐失去耐心。我们乖坐在后面,忐忑地看着,心噗通噗通地跳,生怕把火投到这边来,被驱赶下车。上帝保佑,经过了我已经数不清几次失败后,终于输入成功,驶向我们的酒店,Dormy Inn Premium Seoul Garosugil 。日系的酒店,没有浮夸的豪华,朴素静雅。酒店的前台都会讲日语,比一般韩国的酒店更加体贴客人。当然,见到前台的小姐,是非常不好意思,估计刚才大爷哇哇的没说几句客气的正常话,对不住了,妹子。
第二天,喂饱后出发去了景福宫一带,寻访历史。第一站,国立古宫博物馆。里面常设朝鲜王朝,皇宫的生活,大韩民国历史等展览。身边很多人都对韩国有说不上来的违和感。可能是他们太过自我强调,过度修复历史的态度,观点让人觉得非常不舒服。然而,了解了从朝鲜王朝到大韩民国,再到民主韩国的变迁后,可能会改变一些对这个民族的看法。

1392年李成桂建立了朝鲜王朝,(朝鲜王朝)他如一个非常可怜,倔强的小男孩。在兄弟居多的家庭里,远离爹娘,不占据主流地位地半野蛮成长。在自然资源与文明都不发达的环境下,好不容易熬到少年期。把爹娘推崇的礼教,当成把持家中地位的宝贝。心想着要把这个礼教,儒家学问研究,执行到底,以忠实教徒的身份鄙视其他兄弟姐妹们,在爹娘面前讨个好。没想到爹娘还不怎么领情,连进贡排队都让他站在琉球王国后面。雪上加霜的是,旁边的小兄弟大和民族也不消停,在1592年派丰臣秀吉来捣乱,狠狠地打了一仗。从此这个王朝更加重视精神世界,以自大为保护伞,号称腹中有字气自华,用接近极致的力度遵守朱子学说为武器,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让自己好过。建筑,文学,艺术器皿基本都效仿爹娘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某天,忽然发现爹娘那边不对劲,被列强莫名其妙地侵占了。一时之间错乱了,但马上回复了理智,自立为王。于是,大韩民国在第26位王,高宗手里建立了,同时也掀开了大韩民族近代的篇章。我们这些在爹娘本土长大的,与生俱来被赋有富饶历史积累与文化底蕴的民族,很难理解这番边远异族的苦楚。见到的,也许只是他表现出来的彪悍无礼,从未关注他内心的孤独无助。如果,我是掌管大中华文化圈的神,一定会把这个为了得到宠爱,变得不听话的小宝贝抱起来,打着屁股,亲一下,温暖他这颗独傲的心。
走完了民族历史故事,我们穿上了韩服到了景福宫。摸着历史的温度,穿越了古今。韩国有个有意思的规定,穿韩服的游客不收景点门票。于是各种肤色的王,王女,两班,官妓都来了。最好看的是印第安版的王女,尖尖的古典脸型,麦粒色的皮肤加上韩服的映托,阳光般的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活脱脱的疆域公主。最国际范的是穆斯林族的两班小姐,身上套着韩服头上还不忘黑色头巾。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立在景福宫前院,一阵风吹来,韩服的裙子与头巾都飘扬起来,一副和谐的好风情。由于温度实在太冷,大约5度左右,大家都只穿纱纱的韩服不免冻得鼻子红红,顶着一根胡萝卜一样嘻嘻哈哈。

回到店里还韩服的时候,看到三个来自福冈的日本女大学生,拿着大学毕业证书开心地合影。时间真的过得比风还快,就算从自己最后一个毕业季开始数,也有11个年头了。望着她们天然无矫作的笑颜,想衷心祝愿她们的人生不畏坎坷,天天好日子。

在古宫的进门口,贴着很大海报,一个叫Korea house(韩国之家,google上评分很高)的餐厅。乘着大韩古风的劲头,毫无悬念的预约后驱车赶去。Korea house在大韩民国时代是接待外国人的场所,传统的韩家建筑。凹字形的建筑布局体现了东洋的思想,院子很宽敞是用来祭祀与制作泡菜的。韩国的前院里不种植物,是不希望被【困】住,也是遵循东方文化的体现。他们从古代开始,几乎每个房间里面都有地暖,房子矮矮小小的容易保存温度。韩国之家也继承了这些传统,不过房间是大大的很多间。我们点了招牌的宫廷料理,像日本怀石料理一样,一道一道的上菜。同行的小姐姐吃着料理,不经意地说,朝鲜的宫廷料理可真素。仔细看看确实呢,各种泡菜,生蔬柳,蛋白条,肉是单纯的烤肉。比起日本和肉来,韩肉的味道更加野一点,肉质纤维略有些粗,不是很好嚼。饭后的甜点是糕点,糯米小团子。首尔的纬度不低,米特别香甜,米糕跟糯米的点心自然很好吃。想想朝鲜的王,天天吃点泡菜,韩肉,米糕还要指点江山,治理领地,处理外忧内患的烦心事,真心让人心疼。菜式跟中华本土的宫廷料理相比,显得非常朴素。

吃饱喝足后,顺势溜达到了明洞附近。游客穿梭在各种大小店铺,晚上11点也毫无倦意,店家像赶大集一样张罗,吆喝着生意。实在没有力气参战,拖着两条不听使唤的腿爬上了一栋杂居楼层的4楼,叫“横滨整体院”的店家,按摩解乏去了。没想到,长相让人惜香怜玉的技师用的手法令人惊艳,跟前几天练瑜伽时老师教的筋膜按摩法一模一样,拉着皮肤跟一点肌肉慢慢脱离骨格,读着文字略有惊悚,感觉是很舒服的,强力推荐这类手法。能快速促进血液循环,起到消除疲劳的好效果。好了,第一天完美收官。
接下来的两天分别是买、吃、买、吃的组合。从市内的新世界免税店,买到酒店后街的新锐购物区“街路树”,据说很多日本设计师都在这里来采风,市调。从高速巴士站的拌饭吃到江南餐厅一条街的烤肉,最后品尝了久负盛名的酱蟹。免税店里的韩国售货员都嗲嗲的,脸型跟身材如韩剧里的女主角。皮肤细腻光滑,白嫩柔美,好想上不了台面地伸手摸摸她们。其中一位销售SKⅡ的韩妹,带着浓重鼻音,很耐心的一声声“顾客,顾客”,跟我们讲解,先去办一张新世界的贵宾卡,可拿到最高折扣8.5折后再享受免税店本身的优惠券,折上折的意思。其结果比日本机场免税店要便宜1成以上(品牌不同,折扣力度不同)。

新世界百货地下一层有个食品超市,类似于上海的城市超市。除了蔬果外还有传统的糯米糕点卖。上海人么,自然喜欢各种糯米食品。经历了几次语言不通的障碍后,为了表示尊重卖年糕的大妈,接通了爸妈的手机,决定用他们手机上同声翻译的小软件,直接对话大妈,告诉她我的问题是什么。非常遗憾, 这一招失败得五体投地。我拍了下正在吆喝叫卖的大妈,对她挤眉弄眼的传上手机。大妈大方的接过手机,以为对方是韩国人,拿起电话叽里咕噜一顿,见对方没反应,便使劲的摇摇头把手机塞还我。我还没来得及表示,可以听下手机里的发言么,就被还了手机。罢了,凭多年食年糕的直感,挑选了黑豆糯米条头糕一份,4小条。口感还不错,有质感的细腻,不粘牙,没什么味道。满分5分的话,可以给3.8分。
继续在街上闲逛,发现街头,地铁上20-50岁之间的男女都生得好看。以前朋友说,韩国好看的都在电视上。可今天,活生生的都在眼前。再好好瞧瞧,满大街的整容,美容医院。地铁墙上也贴着医生们的大头像,选美一样等着评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整容大国的效果?通过很严谨的网络查询,加上理性分析,我得出结论:1)确实大家都在各种微整,整形。国家也开拓美容旅游市场。街上,酒店不免看到头缠绷带的朋友(游客居多),有的鼻子上一块大纱布,有的眼睛周围一个大创可贴。像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灰头土脸地仍英勇地继续战斗在消费市场的各个角落。2)吃的食品相对健康。泡菜,大酱汤属于发酵食品,有利于肠胃消化。每顿必有豆芽,卷心菜等蔬菜,营养均衡。喜爱辣食,把身体的寒气,湿气逼出体外,实时排毒效果明显。3)首尔纬度偏高,日照较短,紫外线不强烈,对皮肤刺激较少。4)最重要的:流行水光肌的化妆手法。用一种叫做volumer(ETUDE HOUSE公司产品)的提光液,以1:3的比例勾兑液体粉底,调匀后用化妆毛刷均匀上妆。液体上妆,不显得粉厚,眼周围的小皱纹也湿润润的不会有堆粉现象。妆与皮肤很自然,紧密的结合一起,非常平整。不愧是美容大国,竟有这等高级的大招。第三天,我们的头等大事便是找神液volumer。
其实在第二天晚上,还偶遇到了以前公司的小弟弟,弟妹,用了晚膳。小弟妹推荐了吃蟹名店。生怕这个店名会跑掉一样,回来在心里捂了一晚上。早上跟小姐姐很开心地采购了volumer后钻进了出租车,语言不通的司机大爷很凶地把我们载到名店附近。后来推测肯定是方向不对加上路途太近被鄙视了(从上车到下车3-5分钟,车调了头,过了马路就到了)。进了店欢欢喜喜的点了心念念的海鲜,吃了一半乱叫真好吃。头偶尔一侧,看到对面店的看板,悲情的发现:对面才是小弟妹推荐的名店!顿时脑袋空空,心中乱码◎×▽△〇。店名,打死都忘不了了,元祖馬山HARUMEAGUCHIMU是我们进的店,元祖馬山AGUCHIMU是推荐的店,确实很近似,很难分清楚啊。

痴痴笑笑的旅行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已经要打车去机场了。靠近停在酒店附近的黄色出租车时,感觉一股妖气袭来。果然,大爷不友好地坐在车里打开后备箱开关,并用手指挥着,把一个行李箱放到前排座位。上车后,诚惶诚恐地递上金浦国际机场地址后,大爷阴阳怪气叽里呱啦一通。我们随声学舌一样跟着发音,一起叽歪。语言虽是不通,但把大爷给逗乐了。途中哼上了小曲,唱起来了。其中一句词的发音是济州岛。我们忙跟进,发着济州岛的韩音。大爷看来是济州岛人,一听外国人发济州岛的音,马上激动地哇啦哇啦演说。朋友像只受惊的小鸟,在后座马上摇头,摆手。示意,我们没去过济州岛,也啥都不知道呢。鸡同鸭讲的一路到了机场。
到了机场先领取了市内免税店剁手的战利品,再到退税处办理了市内购物的退税(小提示:就算没有到进关之前的海关免税台敲图章也可以得到退回的现金税金)后,最后一次冲进机场免税店的糕点柜台,倒出所有纸币,一把零钱,很拉风的对营业员说:来,这些钱都给你,能买点啥,都给我拿过来!营业员很够意思的给了两包小饼干。
又是坐在靠窗的座位,也很庆幸又是个晴朗的夜晚。城市的夜景冉冉浮现,长长的汉江贯穿了首尔汇入了海洋。如东京一样,道路规划有致,整座城市明耀生辉。大韩的子民也一定心存百感地欣赏这明美的高空夜景。
感谢这片土地给了一段充满了无厘头式的,乐呵呵的回忆。希望这个曾经受到中华文明圈不待见产生文化心理阴影的国度,能自我修复得更加完美,独领一头风骚,笑看大江南北。
Ko ma sumida!我们一定还会再来,同你一起玩耍!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253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