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孟庆华:我与萧军
日期: 19年05月2期 阅读: 317


中文导报 东瀛岁月
作者:孟庆华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我有一部中篇小说《深深的辙印》在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的大型刊物上发表。发表后,得到了包括文艺报在内的各方好评。也得到了萧军老人的注意和赞扬。

记得就在那以后不久,我便收到了来自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和黑龙江出版社的共同邀请,去黑龙江的镜泊湖参加一次特殊的笔会。

在这次去镜泊湖的活动中,记得大概有八,九个人参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萧军老人和她的妻子王德芬,再就是他的女儿萧云了。萧云比我大几岁,但是我们都是同龄人。

我们一起在哈尔滨集合,往返之间,大概我们一起有一周的接触时间吧。

这张珍贵的照片,好像就是在牡丹江畔的宿营地留下的,那天我们玩得很开心,还意外地遇到了一只大刺猬。
 
关于萧军老人的一生,那时候我也看过很多报道了。然而,当我第一次见到本人后,还是不由地眼前一亮。感觉跟以前看的报道,以及我自己根据报道做出的想象完全不同。

当身材并不高大的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脑子里闪出的第一个词,就是父亲。这是一位善眉善眼、幽默风趣而又豁达的老人。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一个文学泰斗的标记来,也不能想象他曾经为文学、为生存历尽过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在大家面前,他几乎不谈论自己曾经受过的折磨,以及不公的人生待遇。更多的时候都是在默默地听大家讲话。

无论何时何地,在他的眼睛里,始终闪耀着睿智的光芒。与他接触,交谈时,就会感觉到:在他的气质里,藏着他曾经走过的人生阅历。

在我们简短的接触之后,很快就能在萧军老人身上感悟到,其实人生的优雅,就是在经历无数次的跌倒爬起之后,仍然能够带着淡淡的微笑,来看风花月雪,去体味世态炎凉,无论环境如何变化,只要心境一直保持不变,时时处处保持着一颗平常的心,只有看淡风月,他才能够做到不抱怨,不沉沦,敢于正视浮沉,做到荣辱不惊的。  

除此之外,他还很喜欢营造快乐的氛围。记得每当晚饭后,我们这些人,都会聚集在宿营地露天的八角亭子里,表演各自擅长的节目。印象最深的是,萧军老伴王德芬老师的京剧清唱,她的嗓子非常的清亮,好听。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王德芬老师估计也有六七十岁了吧?只要她张开口唱,就会感觉到:她整个人立马就进入到戏中了,表情神态十分地投入。难怪,坐在八角亭里的萧军老人,总会微笑地眯起眼来,轻轻地晃着头,走火入魔地投入其中了。

我们都屏住呼吸地听着、看着,思绪也会不由自主地长上翅膀般地飞翔起来,我会想到他和萧红曾经的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我会感触到他之所以如此这般地爱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是因为她的娇好容颜,也不是因为她的才华多么的出众,而是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他们曾经一路相互扶持着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荆棘地带。

在萧军的谈吐中,给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是:得意时要看淡,失意时要看开,静静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心若不动,风又耐何呢?!

只要是真正摆脱了平庸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结论,才会有这样优雅的人生。

萧军老人做到了。

在这位老者身上,感觉人生没有什么东西是放不下的,昨日已经渐行渐远,往事如烟,不过如此罢了。

萧军老人还很喜欢动物,在镜泊湖我第一次面对面地看到,并且细心地观赏刺猬。

记得那天,他也满怀童心童趣,像个孩子一样蹲下来,和我们一起围上圈子,近距离地观看狡猾的刺猬,如何在众目睽睽下,做出装死状来保护自己……我们饶有兴趣地听他讲解……后来在萧军老人的提议下,我们和萧云小心翼翼地把刺猬抬进了丛林的深处,最终还了它的自由身……



从镜泊湖回到哈尔滨后,他们一家住进了和平屯。当年这所陈旧的宾馆,就算得上是哈尔滨最好的宾馆了。

那天,萧军和王德芬老师,约我带着先生和两个女儿到和平屯去玩。我们还没有到,他们就早早出来了,老两口坐在门外的石阶上正在等着我们。

他们两夫妻都非常喜欢孩子。那晚,我们的话题基本都是围绕孩子们展开的。可惜,那时候并不懂得珍惜,并没有体验过很多宝贵的东西是会瞬间而逝的。因此,光顾着说话啦,也没有给他和孩子们留下一张照片。

孩子们更是如此,一直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一直称呼他为“那位可爱的老爷爷”。

我看他和孩子们玩得如此开心,不由地暗想:他能从困苦中走出来,一定是和他本身的童心分不开的。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基本上都是家常嗑。这样随性的不做作的聊天,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要分手时,我问:“现在北京也凉快了吧?”

萧军老人苦笑笑,很无奈地说:“早着呢,北京的秋老虎很厉害的。还是这里舒服……而且舒服多了。”

我记得,老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是远眺的,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幽幽的树丛中,和平屯的院子里有很多苍天的大树,不知道,那一刻老人想到了什么?……

那一晚,我们在门前做了告别,他送给了我这首他自己写下的诗。并且,一再叮嘱我,孩子尚小,等他们回去时,就不必劳神来送他了。

我呢,也过于实在,过于听话了,真的从此就没有再去看望过他老人家。

不久以后,我收到了这两张以他的名义,从北京寄来的照片……感谢细心的萧云,这位大我几岁的姐姐,是她敏锐地为我抓拍下这张宝贵的时光……

美好的时光逝去,它就不会再现了。如今,我也已经迈入黄昏,成了古稀老人。

我现在会经常想:我们自己,只要能活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像萧军大师那样,不必人云亦云地成为别人的附庸品就好。

2019年5月5日于东京
 
作者简介:

孟庆华,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会员。年少时所学专业是通讯专业,工作后弃理从文,开始了写作,做过记者,后来成为专业作家。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发表作品。曾出版过长篇小说《告别丰岛园》《倒爷百态》《远离北京的地方》《梦难圆》《太阳岛童话》《走过伤心地》等多部长篇小说和中篇小说集。另有报告文学、散文及随笔近五百余篇。

短篇小说《路遥遥》曾获北方文学首届优秀小说奖。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随夫举家回归日本,现定居东京。
2017年在“首届日本华文文学奖”大赛中荣获一等奖。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217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