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阿孜萨:日本山吹与中国海棠
日期: 19年04月4期 阅读: 227


福岛 阿孜萨

一大早,惯例和丈夫博奥带着狗狗纳纳巡山,各色花草自不必説,我和博奥也在这一年一度的季节里变得更加相依为命了。

话说我家后院的那株海棠,怎么一日未见便开得如此艳丽。

海棠是不会被忽略的,首先是她的美色占了春的先儿,当山色刚刚朦胧,樱花开始凋零的时候,海棠悄悄地来了,那种比樱花更加艳丽的颜色;纤细的深红色的花茎;乳黄色的花蕊;深绿色晶莹的小叶子无不愉悦着素白了一个冬季的眼睛,何况,因为是蔷薇科的落叶小灌木,没有了高大树木的距离感和那种无名的威仪,比较适合栽种于庭院,观赏起来异常地亲切,如果説观樱花需要走出去,那么海棠只是“试问卷帘人”便能知晓的近处了。


文人的海棠诗实在是太多了,而我现在单单喜欢宋刘克庄的那句“手插海棠三百本”,暗笑自己还是把诗意降格到了生活本身,明年多插些海棠来应了这句诗吧,也不枉喜欢一场。


歪过头来,笑着对博奥说:中国文人有三大憾事呢,其一便是遗憾这海棠无香。博奥问那其他两个是什么呢?说了你也不晓得呀,一个是鲥鱼多刺,还有一个是红楼梦未完。博奥想了一下说:牡丹花也不香,鲥鱼似乎也不是很好吃,红楼梦只是略读一一遍,不敢说。博奥是理工男的正常反应。


不过,博奥指着眼前的一株微风中颤微微的黄色半开小花,问:知道它叫什么?山吹。我答。于是,博奥讲了山吹的传说:


据说江户城的建筑者,被称为江湖之父,也是日本优秀的和歌诗人太田道灌,在一次猎鹰途中,遇雨,向一农户女孩借蓑衣,女孩子用托盘献上一支山吹,道灌大怒,拂袖而去,回到宫中讲起此事,一家臣说,此乃一古老和歌“花开七八重,山吹盛放却无果,此事颇可悲”。人家不过是告知自家很穷没有蓑衣而已嘛。道灌受到刺激,更加努力学习,最终成为一代大师。


我不知趣地问了一句:那后来道观有没有帮助那个农户女孩子呢?


博奥的眼神在说这个女人很麻烦啊。他笑着说:你编故事吧。


我也是喜欢山吹的,学色彩的时候,看着那鲜艳的浓黄色被称为山吹色,心里照实被感动了好一阵子,就想花木兰对镜贴花黄的时候,怕就是这种颜色和花模样了吧。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207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