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毛丽敏:年贺状里的世事变迁
日期: 19年03月1期 阅读: 234


                                       
毛丽敏

自踏进东瀛,为了入乡随俗, 每至年末,总得准备一项年贺状的投递任务,待到新年伊始,亦会收到相应数量的明信片。
 最初,家中小孩出于好奇,向大人索要几张寄出以过把瘾。其实平日里,小朋友之间呼来唤去,对于彼此的住址,可以用脚步准确丈量、却无法将具体的文字落笔于书面,故有些同学事先约定,将在新年首日自己充当邮递员,把贺卡送至对方家里。一些同学收悉后,急着按地址予以回复,有的则手持卡片,让其妈妈陪同,挨家挨户探寻,唯恐投错;也有的从字迹上不难辨出,是出于其母之手,各种情况非常有趣……
 大人之间的年贺状往来已维持二十载以上,其中日本朋友均为年长者。
 小枝氏为一家株式会社的代表取缔役,如设在京都的总社空闲之时,即回到岐阜的家乡,置身于青山绿树之中,遥望儿孙的成长,心中充满快乐与安心。几年前,作为社长的长男因新规事业开发项目,离开日本前往中国,他本人只得再度出马,并认为那是其人生的再出发。目前,其长男往返于上海与日本,从事贸易方面的工作,次子在苏州一所大学留学,小枝先生也因此曾在一年间两三次到中国各地旅游。只是今年到目前为止,仍未收到其回复,不知是否因为年事已高之故。
深堀女士是位热心于社会公益活动的志愿者,当年,一些留学生曾受到其很大的帮助与关爱。最初,其家庭成员由夫妇、子、女、及宠物汪星人一头组成,每年的年贺状,会告知过去一年中,家庭各成员的状况:男主人还有若干年即将退休;她自己开始添白发;长子踏上社会、成家立业;次女毕业、就职、结婚、生子。如今,儿女各自独立生活,女儿已定居美国,有几年他们会全家族人员共赴美迎接新年的钟声;12岁的爱犬终究老去;退职数年的男主人除了在原职场打零工,余暇爱好木工,只是每日的散步课程,因少了陪伴十几年的宠物,而显得毫无生机;随着孙辈的诞生,大家庭的总人数增加了,可实际平时生活在一起的,仅老夫妇两人,不免稍感寂寞,她本人虽然家务事宜变得更加忙碌了,不过,语言学校及一家会社的志愿者工作一直不曾间断。
    西牧先生是位大学老师,其父是当年的侵略军,后来他按其父到过的地方,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不知其内心有何感触。他原先是名记者,能说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对于汉语的精通程度,绝不亚于一般中国人,因而一些中国留学生在其授课过程中,当用日语张不开嘴时,就直接以中文求教。西牧老师也乐于带领学生们外出就餐,最初几届留学生大多比较收敛,进食时均为蜻蜓点水,意思一番即可,而据说后来者却大相径庭,每每将开怀畅饮当作天经地义,如此豪爽至极,想必会逐渐削减老师的满腔热情否?每年西牧老师会为毕业班的学生写求职推荐信、陪同面试等,还会向历届学生发出数量可观的年贺状。七年前,西牧老师就任于一所日本语学校的校长,他说自己立志于留学生教学三十余年,自认为那将是最后的职业。只知当时西牧先生因要求过高而一直单身,不明后来其个人生活有否改变。从今年元旦收到的年贺状意外得知,西牧老师于去年十月住院一星期,因胃腺肿作切除手术,且切片结果被判明是癌,他还自我反思:今年已迈入八十,身体这儿那里出现不顺均属正常,生活还应毫无变化地继续,唯感持有前进意愿的自己“老了”……
与年长一辈的日本友人持续着相对拘谨的联系方式,不想以前来往频繁的中国朋友,亦早已省略到一年一卡。小C自结婚后,随即迁至其日本丈夫工作的城市,首次寄来的年贺状,印有两人的新婚照,原本的姓与名已全盘否定、变得日化;后来随着两个儿子的相继诞生,两孩的合照开始登上每年的年贺状,相差两岁多的兄弟,始终存在一个半头的身高差,既呆萌又富有喜感,只不过合影至去年嘎然而止,今年的贺卡,由时间推算,可能是收到我们这儿寄出的,才及时补上而已。相比一些迟来的祝福,尚存有些有去无回的:有的是你的先辈,自认在赴日过程中,提供了帮助、给予过恩泽,吾方“高攀”,彼岸置之不理,早就习以为常(除非对方住址发生改变,会破天荒得到回复);也有个别的奉行无事不登三宝殿:有求于人时,热情似火,一旦大功告成,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单就某张年贺状,似乎并不能发觉太多端倪,若是将某人、某家庭二十年来的卡片集中,按年份以纵或横方向综合排列,不难看出年轮的回转、事物的变迁、各人的进展等等,皆会深深地烙印在一枚薄薄纸张上,不由感慨万千,许多朋友已由原来的租房,到如今拥有自己的“一户建”,通讯工具愈发先进,相互联系却变得更加困难,这是不是智能手机惹的祸?导致电脑里发出的邮件迟迟得不到回复,年贺状的回收率呈逐年下降趋势。虽然年贺状上写明固定地址与电话号码,可多年来疏于直接联络,是否还能拎得起那沉重的听筒、按得下那僵硬的十位数字、冒昧地去询问对方的新手机号,以相互建立Line或Wechat?
日本的正月早已过,我依然天真地每日打开信箱确认一遍,明知年贺状上的信息量会趋于匮乏,但随着岁月的流逝、时间的沉淀,同样不失为一份珍贵的记忆,虽然现今的我,亦早就天天“机不离手”……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108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