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黄文炜:捕鲸的日本人残忍吗
日期: 19年01月4期 阅读: 294
黄文炜:捕鲸的日本人残忍吗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晴海观 黄文炜

2018年12月26日,日本宣布脱离IWC(国际捕鲸委员会),中国媒体亦对此事大为报道。官方媒体的报道配图有些刺激,给读者看血淋淋的鲸鱼。新闻倾向显而易见,有国内朋友跟我说:“日本人很残忍啊。”看新闻,确实给人“残忍”的印象,但我欲探究一番“残忍”的背后是什么。

1988年,日本停止了商业捕鲸,而后开始调查捕鲸,这是为有朝一日重启商业捕鲸而收集科学数据。30多年来,国际上捕鲸赞成和反对两派相抗衡,日本国内亦是赞否两论。就连日本的政府部门内也分成两派对立,水产厅自然站在渔业和渔民这边热切盼望捕鲸,而外务省则不想因为捕鲸问题刺激欧美国家,持慎重以至反对的态度。

其实,日本人关于捕鲸的看法五花八门,自然反对捕鲸的声音也不少。有网友说:就算在超市里看到鲸肉,我也不会买,宁可选择牛肉。稀少鲸鱼需要保护。有的说:鲸鱼的数量需要控制,很多鱼类资源都被鲸鱼吞噬,导致近年秋刀鱼、沙丁鱼等价格高腾。

上年纪的日本人对鲸鱼有特殊的回忆。在上世纪的50、60年代,日本人曾用高能量、高蛋白的鲸肉为儿童补充营养,学校里,给学生提供的午餐里多有油炸鲸肉。日本人认为,鲸鱼全身都是宝,鲸肉、鲸骨、鲸油等一直都得到充分利用,没有一丝浪费。鲸油不仅可做食用油,也可作为燃料和工业用油。鲸肉还是一种重要的医疗食品,适合于有过敏症的儿童和哺乳中的母亲食用。在日本人的意识里,鲸肉是一种传统食物。现在日本市场上鲸肉非常少,调查捕鲸得到的一部分鲸肉被分配到学校,成为中小学生的午餐菜肴。

捕鲸是日本传统文化之一,可以追溯到绳文时代。和歌山的太地町,从1606年开始捕鲸,距今已逾400年。在太地町有个独特的传统,在大海中看到母子鲸鱼,避开不抓。而在欧美,渔夫看到母子鲸鱼,往往是先抓捕小鲸鱼,而后大鲸鱼自然跟来,一并抓获。而日本人认为母子鲸鱼如果一同被抓很可怜,感情上接受不了,出于怜悯祈祷它们快快逃走。

江户时代日本人开始了“网式捕鲸”,鲸肉的流通体系也开始发达,300-500人的捕鲸商业组织在各地诞生。捕鲸由分工明确的集团流水线完成,成为一群人的一种共同生活方式。鲸鱼的捕获、加工、流通到成为料理,日本都有独自的传统可循。与西洋国家捕鲸的最大区别是,日本的捕鲸成为传统文化,衍生出许多繁文缛节,比如,捕鲸之前渔民们要去特定的神社参拜,出海之际,需要出发仪式,祈愿安全捕鱼。捕鲸归来,把一部分鲸肉作为贡品拿到神社祭拜,感谢神灵庇护。渔夫们出海后,后方人员以及渔夫的家属们仍是不间断地为捕鱼安全而祈祷。

日本人把固有的神道信仰与佛教融合,他们认为鲸鱼与人一样也是有灵魂的,鲸鱼为人类而献身,因此死后需要给予供奉、祭奠,让它们实现再生。以西日本为中心,各地建了许多鲸鱼墓,还有鲸鱼塔和纪念石碑。山口县晴海岛向岸寺的僧侣,给当地每一只落入渔夫之手的鲸鱼起戒名,为它们超度,给予鲸鱼与逝去的人一样的尊重和地位。日本的捕鲸由于渗透了许多宗教、信仰的因素,因此有了仪式感和社会性影响力。鲸肉料理也时常用于各种宗教活动和祭奠仪式。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人自古以来,对于作物、猎物,有着感谢的习惯。吃饭前说“いただきます”,一是对制作食物的人表示感谢,二是表达从食物那里取得生命,来维持自己的生命的感恩情怀。日本人对鲸鱼,亦是怀着敬畏和感谢之心。

保护海洋资源无疑是个重要的课题,捕鲸问题,需要用科学的方式来论证。必须摒弃感情上、道义上的居高临下。一个惊人的事实是:鲸鱼实际上是人类的竞争对手,鲸鱼吃掉的各种鱼类的数量相当于全世界渔获量的3-5倍。

当今世界,各样价值观层出不穷,围绕捕鲸的争论,其实也是一种价值观的对抗。接受价值观相异的事实,才能以客观理性的态度进行研究和探讨。个别反对捕鲸的团体用一种过激甚至暴力方式阻止捕鲸,不得不说失却了理性。

因此,关于日本人的捕鲸,不单是“残忍”二字所能概括的,历史、传统、文化、民族性格缠绕其中。前些天,看到96岁的僧侣作家濑户内寂听在电视上大谈如何爱酒肉,有艺人打趣道:“出家人怎能喜欢酒肉呢。”濑户内寂听幽默地说:“我吃肉时,把袈裟取下。”有智慧的日本人就是以如此柔软的方式接受“异物”。古往今来捕鲸的日本人,总是用自己的方式保持心理平衡。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071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