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华 纯:狼与丧家之犬
日期: 19年01月2期 阅读: 523 评分: 10.00/1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禅味闲话 华纯

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鲁贤为坐上出租车向市中心方向驰去。

远郊有此起彼伏的烟花爆竹炸响,渐渐烟火离开了视线,只听见风速擦过玻璃车窗。政府规定市区内不许燃放烟火,街上冷冷清清,少有人影,城市有一下子被掏空了的感觉。

司机搭话,这个时候是回来与家人一起迎接财神爷吗?

鲁贤先对着反光镜里注视的眼光,嘴里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此时他心里全无过年的喜悦,妻子在家里不怀好意地等着他。他想了想,吩咐出租司机到一家庙宇门口停下。

时近午夜,庙宇灯火通明,祈求新年财运的人将金碧辉煌的寺庙挤得水泄不通。鲁贤为好不容易从人缝里钻进去,买了一柱香和加持过的烫金元宝,点着炉子中央上窜的火苗,在自己和财神爷之间腾起了烟雾缭绕。

他很委屈,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要发泄:我鲁贤先每年都来进贡和祈拜五路财神,难道你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近一年我的财运怎么像“漏屋偏遭连天雨”,倒霉的事没完没了。

昨日毓秀在国际电话里撂下狠话,说今晚见面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从加拿大温哥华起飞后鲁贤先没合过眼,在机上用Wi-Fi联网发现公司挂在美国的股票已经下跌到砸盘,一种倾家荡产、一无所有的恐惧在肠子里不住地翻滚,绝望的怒火马上就要爆发。此时他的脸色相当难看,眼里布满了红丝。

这是他想要稳住自己,避免在妻子面前失态,先来这里镇一下火的理由。

他一一拜神和许愿后就准备离开,却在转身时撞见身穿释迦服的主持,簇拥主持的几个人都是生意场上的熟人。宁波银行副行长老傅眼尖,一把捉住他的胳膊不放。

老鲁你欠银行钱迟迟不还,不要到处戴墨镜躲避,你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这迎财神的日子,老傅你说点吉利话不好吗。我这不刚落脚,家还没回呢

你家在哪,老葛前几天在网上挂出你家房子,是不是已经卖掉了?

老葛回话,毓秀拿来的房屋登记本上只有她的名字,没有你。我无法阻止她卖房。她说你有好几个女人好几套房,长年累月不回家住。

鲁贤先一时愣住,心头被刀割似的疼痛。他好半天缓过气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一个女人卖掉她男人买下的房子,很容易编出这样的理由。你们居然都会相信?

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他抖嗦着手摘下墨镜,看了看这几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他和他们,同为80后,不知不觉到了中年人的命运链上只谈利益不讲交情,经常一起喝酒的人渐渐拉开了贫富悬殊的距离。一桌12个人,年前身任基金公司CEO的老徐,没忍住资金缺口太大,从五十层楼上跳下,结束了生命。

老葛在三年前的饭局上借大家微醺,让老傅吹嘘换房贷款的好处,几个人听了觉得老傅、老葛很够朋友。15、16年正是楼市疯涨的时候,当时一天一个价,卖主动不动就跳涨几十万。老傅拍胸说房地产年年涨月月涨,银行利息也会跟着涨,只要他人在,保证银行能批下最优惠的贷款利息。老葛乘热打铁把每个人的财务收入摸了个遍,又介绍一位炒股专家,让大家学会股市入门初尝一点甜头。

鲁贤先是创业公司老板,贷款1000万,在老葛帮助下卖掉旧房,换了一套大房,又在加拿大办妥技术移民贷款买下一房。他在两头飞来飞去,由于炒比特币和股票有很大的泡沫性,从泡沫里赚的钱又扔回泡沫去,同时生意越来越难做,现在每月还六万贷款,简直成了催命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老葛一副诌媚讨好的脸换了一种表情,将鲁贤先的一个把柄捏在手里。鲁隐约觉得妻子是知道了这件桃闻,对自己的态度遽然转变。他总是忙得要命,那个偶然上床的女人要跟他去加拿大,他实话实说,背了一屁股债,做小三没好日子过。

女人是老葛带来的,他不想责怪老葛拉人下水。

“大家别冻手冻脚站在这里,”老傅嗓音很大,“有免费供应的米酒,去喝几口暖暖身。”他推搡着鲁贤先走了过去。夜间很冷,男人们青着脸,竖起大衣领子一口口喝着温热的米酒。

鲁贤先想知道房子是否易主,欲言又止,他看见老葛拿起手机,神情紧张,冷风飕飕地刮来了女人的声音,“你过来吧,……他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老葛掐断了语音。

鲁贤先的血液冻住了,他敢百分之百确定这是毓秀的声音。

瞬间他终于明白,在狼面前,他是一只流血的丧家之犬。

2019/01/05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032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