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朱 惠:日语教室轶事之王子与给食
日期: 18年12月4期 阅读: 258

“校长告诉我,通过朱惠老师的努力指导,卢蓬辉的日语进步很快,非常感谢,请继续支持关照!”今天收到教育中心日语教室主事山本的邮件,我心情特别好!既为自己的工作得到表扬而高兴,也为卢蓬辉的日语进步飞快而喜悦!
两个月前的一天是2年级生卢蓬辉的日语课开课式。与以往不同的是,班主任要求在开课式之前单独向我介绍一些情况。这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中年女教师,长得丰满白净,说话时眼睛不太看人,倒是让我把她看个仔细。她告诉我,卢蓬辉日语一句不会,现在父母亲每天轮流来学校全天陪读,兼做翻译。因为儿子好动,父亲常常忍不住打孩子的头,引起其他学生的不满。
“陪读吗?日语指导工作我做了近二十年了,父母全天陪同上学还是第一次。孩子在学校里全部依赖父母,日语不会进步的。”我快人快语,班主任很尴尬。
几分钟后,卢蓬辉跟着父亲走进了日语教室,他瘦小的个子,细长的眼睛,反应敏捷,聪敏机灵。“这孩子一定学得快”,我心里已经给他下了结论。开课式进行中,轮到家长发言时,年轻的父亲情绪激昂地告诉大家,看不惯孩子在学校里的表现,自己每天陪着,其他孩子都很好奇,下课时总是围过来问这问那。并表示既然日语老师来了,明天开始自己就不来了。我偷看一眼班主任,她显得更尴尬了。我非常理解年轻父亲的心情,以我自己的经验,有时开课式结束后,校长希望孩子家长留下来旁听一节课,我就会很为难。因为几乎每个孩子在家长面前都会撒娇,眼睛常常看着家长,不听我指导。而家长看到孩子在老师面前表现不好,就会训斥他。班主任说的父亲打孩子的头,一定是同样的情绪吧!所以我很赞成卢蓬辉父母不来校陪读,当然,班主任会更辛苦。
在我指导过的中国学生中,他们被编入的班级,班主任大致分成两类,一类是工作极其认真,经验非常丰富的中年女教师。另一类是大大咧咧、年轻朝气的男教师。遇到女教师班主任,她们往往要求中国学生跟日本学生做好同样的作业,不会做的作业就拿给我要求补习,这样就减去了我的日语会话教学时间了。虽然通过我的说明,学生勉强完成了作业,但是并没有真正掌握,下一次类似的作业还是不会做。所以,我强调不会做的先放一放,年轻朝气的男教师班主任大都比较配合我。

卢蓬辉的表现正如我说的,父母亲不来校陪读了,他就开始努力了。下一堂课,他走进日语教室,挺起胸膛对我说:“老师,我已经会说不少日语了。”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自信的孩子,其实,他只学会了自我介绍和几个文具用品的日语。“是吗?太好了!一会儿练习一下。你有点儿自满,像个自信的小王子。”
“我妈妈常说我有王子风范。”他抬高了头回答我。没看走眼,我暗自高兴自己的判断。
“那就要像王子一样有教养有风度,首先要学好日语。”我试着用王子形象激励他上进。
从此以后,每当他没学好一个句型,或者没背出单词,他都会自嘲地说道:“王子没有了!”
王子形象真好用,中午吃给食时也用王子来激励他,教他吃相变好一点儿。中国来的孩子在国内大都被宠坏了,很挑食,很多孩子吃饭时张着嘴咀嚼,啪唧啪唧声音很响。有的男孩儿吃着吃着头越来越低,一条腿竟然垫到屁股底下去了,我都一一给他们纠正了。
给食是日本公立中小学提供的营养午餐,由营养师严格配好营养与热量。小学生每一餐的热量是600卡左右,中学生正进入身体发育阶段,每一餐的热量是900左右。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每个班级都由学生轮流做给食值勤,荤菜、蔬菜、汤、牛奶、米饭或者面包、面条,都由四、五个学生穿着白围裙,戴着白帽子和口罩分配给大家,领取的学生也都戴着口罩拿着统一的碗盘排着队,领到给食就端到自己的课桌上,事先四、五张课桌已经拼在一起变成一张大桌子了。分配过程一般需要十来分钟,当全体师生都领到了给食,就由两个值日生站在讲台前,带领大家感谢给食值勤的劳动,感谢以命换命的食物,大家双手合十,齐声说道:“感谢赏赐!”然后摘下口罩开始吃饭。这时会有一部分学生继续戴着口罩把看上去吃不了的食物先还回锅里, 原则上是还回过食物的学生就不能再添加了,而动过筷子的食物一定要吃完不能剩下。

主菜一般都是鱼块肉块,每人一块,锅里多余几块是留给需要添加的学生的。班主任常常把一块切成两块,再不够分时就通过猜拳分给胜者,多余几盒牛奶和炒菜色拉也是平分给需要添加的学生。所以班主任吃饭也在工作,非常辛苦!从吃饭开始,设定三分钟为闭嘴咀嚼不能说话的时间,大家闷头吃饭。过了三分钟教室里就热闹了,边吃边说的,跑去添加的,去水桶边拆牛奶纸盒的。每个学生都要自己动手把喝完牛奶的纸盒沿着折叠处用手拆成一张平纸板,吸管要装回包装袋,最后由拼成一组吃饭的几个学生分担回收每一种餐具和吸管,分类送到运送手推车上。繁琐的给食过程日本学生都做得井井有条,也养成了他们分类垃圾的习惯和不浪费食物的习惯。
中国来的学生学会给食流程需要一些时间,所以,我总是把教科书中的给食部分提前教会学生,特别是做给食值勤,我总是要求班主任先安排盛饭,这比盛菜盛汤容易些。轮到卢蓬辉值勤盛饭时,日本学生站在旁边教着他,他就认真地舀起一勺一勺饭分给同学,做得很不错。然而吃饭时,他总是很好动,三分钟闭嘴咀嚼时间,大家专心地吃着,卢蓬辉却挥动着筷子手舞足蹈起来,筷子夹着的菜掉在身上,旁边的日本学生制止他,于是发生口角。我看到了都会狠狠地使眼色警告他,他便脱口而出:“王子没有了!”让我哭笑不得。
因为他好动,不专心吃饭,所以到了给食结束时间,他总是没吃完。幸好班主任不是很严格,剩下时也放过他了,但是在联络册上写上一句:“今天没吃完给食。”联络册每天要给家长签字的,于是卢蓬辉剩饭时回家总要被爸爸打一下头。我在的那天,就对他说:“今天给老师面子,要吃完噢。”渐渐地他吃饭安静多了,也给我面子了。“今天吃完了,好!”班主任笑着说道。今天回家,爸爸不会打头了,我心里想着。
想起去年在另一所学校指导一个来自福建的女生黄小玲,高高的个子,粗粗的眉毛。坐在教室里,她的座椅比别人的高一截,整个班级里,一眼就能看到她竖着粗眉高坐在最后一排。父母亲在车站附近经营一家中华小饭店,黄小玲喜欢下课后去店里帮忙洗碗,却不喜欢学习日语,学习进展很慢,让我又气又急。最头疼的是,她不吃鱼,班主任又极其严格,给食中的主菜不让还回锅里,于是吃完了饭菜汤,那块鱼还留在盘子里。她慢慢地用筷子割下一小块鱼,含在嘴里很长时间不肯下咽,同学们都吃完了,盛满餐具的手推车被推走了,午间清扫开始了,黄小玲还是高坐着咀嚼着......
有一天黄小玲身体不舒服,中午母亲来接她去医院,我看着痛苦地嚼着鱼块的黄小玲,轻轻地对她母亲说:“你帮她吃了吧。”她回答我:“我也不吃鱼的。”我很惊讶,反问她:“你们店里不卖鱼吗?”“有鱼,但我从小不吃鱼。”
我无话可说了。
她看看时间来不及了,就皱着眉头拿过女儿的筷子夹了一小块鱼放进嘴里,我等待着奇迹的发生,她却马上拿出纸巾接着,张开嘴把鱼吐了出来,又偷偷地把剩下的鱼包起来握在手里,我只好装作没看见。
日本的基础教育提倡全面发展,在中国的学校里问老师某个学生的情况,老师一定会先说成绩好不好。而在日本的学校里问同样的问题,老师一定先说他与其他同学的相处状况,动手能力与学习能力同样重要,体育课、音乐课与国语课、算术课同样重要。每个学校里贴着自己的教育方针,都是大同小异:胸怀宽广、勇敢、乐观、坚强、有思想......中小学教育就是为社会各行各业培养人才打好基础。
我喜欢日语指导员的工作,在帮助同胞的孩子们尽早适应日本学校生活的同时,孩子们的纯洁真诚也感染我净化着我的心,让我在成人中文教学与咨询相谈工作中得到更好的发挥,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更好地判别是非,更准地看清人的本质。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8017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