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张 石:中国“霞”与日本“雾”
日期: 18年08月2期 阅读: 286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家村 张石

日本古代诗集《万叶集》中,有许多咏“霞”的和歌,“春霞缭绕,朦胧如纱。恍若见妻,思恋不止(卷十1909)。”“春霞笼罩,我心朦胧。爱恋至今,涓涓不止(卷十1909)。”

在翻译这两首和歌时,我把“春霞”这个词,原封不动地移植到了汉语中,因为汉语中有“晚霞”、“朝霞”,却没有“春霞”。但是如果我们把“春霞”真按中国“霞”的字意理解,那就错了。

在日语中,“霞”有两层意思,一层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霞”的意思,即早晨或傍晚,细微的水珠接受太阳的光,使空中呈红色。而最常用的意思,是细微的水珠在空中浮游,使空中朦胧难见远方,相当于中国的“雾”。这两首和歌中的“春霞”,就是“雾”的意思。

在最古的时候,无论春雾还是秋雾,都称作霞,而日本人在接受这些汉字的时候,在自己细腻的感情与风土中把汉字的表意性推敲琢磨,使字意也渐渐变得更加细腻了,到了后世,他们把春雾称作“霞”,把秋雾称作“雾”。《古今集》中有一首描写春天的诗中写道:“霞笼花色,无踪无影。暗香飞渡,春透山风。”这里的“霞”字,已经不能为“雾”所代替。

中国之“霞”,远不象日本之“霞”这般飘渺朦胧。首先,中国之“霞”,必须有色彩。在汉语中,“霞”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就是细微的水珠接受太阳的光,使空中呈红色,屈原的楚辞《远游》中有句:“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南朝齐人谢眺《晚登三山还望京邑》中有句:“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唐李峤《咏日》诗云:“但出扶桑路,遥升若木枝。云间五色满,霞际九光披。东路苍龙驾,南郊赤羽驰,倾心比葵藿,朝夕奉光曦。”第二个意思就是以霞喻红色,宋朝吕渭老的《点绛唇·圣节子鼓子词》中云:“群臣宴,醉霞凝面。”

“霞”在日本的字意,可以说是越变越虚,由有色变成无色;而在中国,“霞”却是越变越实,由无形变有形。汉语中有“流霞”一词,原指飘动的红色彩云,如汉代扬雄《甘泉赋》中有句:“吸青云之流瑕(霞)兮,饮若木之甘露。”而汉王充在《论衡》中讲了项曼都的故事,说他好道学仙,弃家而去,三年而返。家里的人问他怎么样?他说:有几个仙人,把我带到天上,停留在离月亮数里之外的地方……我肚子饿了要吃的,仙人就给了我一杯流霞。每饮一杯,数月不饿。从此后,“流霞”也成了美酒的代名词。杜甫在《宗武生日》一诗中云:“流霞分片片,涓滴就徐轻。”在《官亭夕坐戏简颜十少府》中云:“老翁须地主,细细酌流霞。”这里都是指美酒。

为什么有色的“中国霞”在日本变成了可视性和可感性都更加空虚化了的“日本雾”呢?是不是和喜欢明了、喜欢耀眼的色彩的中国人相比,日本人更喜欢朦胧,更喜欢模糊,更喜欢半明不昧呢?

也许是这样,要不然为什么我们在日本经常可以看到中国文化的遗影,但却总是觉得有些不一样呢?而这不一样,是不是一种由霞变雾般的“淡化”呢?是不是少了一些耀眼的色彩,多了一些淡雅素朴,少了一些壮阔跃动,多了一些寂静婉约,少了“金霞拂秋汉”,多了“雾影寒汀薄”呢?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797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