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房雪霏:《国民性十论》中译本香港出版
日期: 18年07月2期 阅读: 271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杂记帐 房雪霏

2018年5月初,芳贺矢一出版于1907年的《国民性十论》中译本,时隔111年,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发行。中文版书名《国民性十论》,腰封书脊处为“日本人论日本国民性的百年经典!”封面题字“1907年首版、日本人论日本国民性的百年经典  中文译注版首次面世/导读+453条译注”,封底有佛教大学名誉教授吉田富夫、台湾中央研究院教授潘光哲、华东师范大学日语系教授潘世圣、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讲师张正远四位专家学者的推荐语。

5月31日,李冬木在京都、我在北京,作为译者分别参加了三联书店在中环门市举行的Skype视频连线新书发布会暨座谈会。诗人冯晏女士恰逢访问日本,也一同出席了视频直播,并就译文文体设计发表了阅读感想。座谈会由出版社顾瑜老师主持,与会者有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讲师张政远、香港公开大学日本研究课程统筹及讲师潘文慧及现场的数十位读者。进入6月,《香港商报》和《亚洲周刊》先后都对该书进行了报道介绍,并于6月11日在家中接受了《香港商报》金敏华记者长达近两小时的微信视频采访。

芳贺矢一的《国民性十论》出版于日俄战争后不久,是讨论“国民性”问题的专著,也是芳贺矢一著作中的代表作。在日本近代以来漫长丰富的“国民性”讨论史中占有重要位置,历来受到很高评价,影响至今。据考证,这本书对鲁迅、周作人兄弟均产生过深远影响。正如赵京华教授在封底推荐语中所说:“此书于日本明治维新发动两场对外战争而民族主义高涨之际刊行,遂成凝聚国家认同之畅销书。与此同时,为救亡图存而别求新声于异域的周氏兄弟,则借此打开以文艺改造国民性之新思路。故此书实乃影响中日两国文化之经典文献。”吉田富夫教授在推荐序中写道:“国民性”作为文明批判的视角,不仅在亚洲,即使以世界规模来考量也仍然没有丧失意义。我们现在不正处在超越对芳贺矢一论点的一一评价,而从各自的国民出发来重新思考“国民性”是什么的时期吗?

全书分十章讨论日本国民性:(一)忠君爱国;(二)崇祖先,尊家名;(三)讲现实,重实际;(四)爱草木,喜自然;(五)乐天洒脱;(六)淡泊潇洒;(七)纤丽纤巧;(八)清净洁白;(九)礼节礼法;(十)温和宽恕。十章当中,我负责担任了第四、五、六三章的译注。

大约是2006年,最初浏览翻阅这本书的时候,第四章「草木を愛し、自然を喜ぶ」开篇这段话就吸引了我:

“気候は温和である。山川は秀丽である、花红叶四季折々の风景は诚にうつくしい。かういう国土の住民が现生活に执着するのは自然である。”当即,就变成了如下这样的中国话。“气候温和,山川秀丽。春有百花开,秋有枫叶红,四季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在这样的国土居住着的人,自然而然会执着于现实生活。”

当时读到这段话,立刻就有一种视觉的甚至是肌肤的亲切感。并且,对于后一句话以及第五第六章的内容,大多也有切身感受,深感不仅仅是“原住民”,像我这样居住近二十个春秋的初代移民,也感染上“执着于现实生活”“乐天”“淡泊”的“国民性”。就是说,最早首先是在“爱草木 喜自然”这个切入点的阅读方面,对书中内容有了直觉的感性的领会和认同。但是,做起来才知道,这位100年前文献学博士的语言表述,对于日语造诣有限的我来说,并非都像第四章开头几行这样平直美妙。作者行文中信手拈来的一个名词,查阅起来可能就要连续几天去图书馆。本着转达原义的观点,老实选词,不怕自己笨。着手这项工作经时十年之久,翻译的过程是与作者对话的过程,也是对作者的记述描绘从文字读解认知到现实生活场景加以印证的过程,有时候有点像拿着GPS游走景点。对于我来说,这本书的魅力之一还在于百年前那些国民性范畴的描绘,很多如今依旧铺展在眼前,我正身临其境,可以随时踏访。比如书中例举的大量花草名称,我会在邻家街巷遇到这些花时,伫足片刻,投注以亲切的目光去欣赏。一方面是我个人对花草自然有兴趣,总是被这些源于自然的生命生机之美所吸引;另一方面,通过这部著作的阅读和译注,对花草自然之于日本民族的意义有了相对深入的了解。这是一项于微观具象之中体验“国民性”这一宏观叙事的课程学习。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偏得的学习基础,得以胜任年初与活字文化新媒体王恺总监团队合作的日本花道视频拍摄工作。有了芳贺矢一的“爱草木、喜自然”这个“国民性”理论支撑,前往邀约各流派家元的初次对话才不仅没离谱而且很投机。就在5月31日的视频连线发布会暨研讨会次日,北京“豆瓣时间”和活字文化•日刻联合主办的“生活审美力养成计划01——赠之以芍药”活动中,我担任翻译陪同特邀嘉宾日本花道流派“华道远州宗家”家元芦田一寿先生前往出席。活动中,家元除讲授理论课程并指导演示插花之外,还有一个出示一件日常“小美物”环节,先生带上了自家小小的方木酒盒,说这东西在日本人家里随处都可以看到。他将这个最早作为度量衡容器使用渐渐成为酒杯的木盒与SKP RENDEZ-VOUS书店吧台的高脚杯组合成花器,现场创作出一个不同寻常的插花作品。这个“小美物”,恰是《国民性十论》第七章“纤丽纤巧”中称作“可爱之物”的一个经典诠释。

最后,要感谢三联书店和编辑顾瑜老师。感谢编辑过程中的认真负责,感谢出版之后给我们提供与香港两位学者老师及与会者对话的机会。承蒙三联书店的成全,这本隔时百年的外国书,才终于以中国文字的形式,展现在希望读到它的读者面前。没有这个平台,翻译得再认真再下功夫,也只是自家书房里的自言自语。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752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