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苏蒂妮:关于青春关于爱
日期: 18年07月1期 阅读: 257 评分: 10.00/1


16岁的时候进入青春期,最大的变化是体型上,由一个瘦猴子经过一寒假的发酵成为了胖妞。站在体重计上称体重,63kg,我望着电子秤上的数字,吓得目瞪口呆。那是个情窦初开的年纪,爱情的种子在心里发了芽,蠢蠢欲动。那年的暑假,和好友尤尼拿着我妈给的舞厅月票去跳舞,是97年的事。舞厅的名字还记得,叫阿波罗。我妈是位前卫民主的妈妈,别的家长对于子女反对的事情,我妈都给予支持。我和她既是母女,也是交心的朋友,和她之间无话不谈,愿意分享我的小秘密给她,包括我的那些无疾而终的暗恋。

我那时迷恋上街舞,我妈就鼓励我去学习,她不怕我学坏了,说,什么最好都勇敢的去尝试一下。整个暑假,我都和尤尼泡在舞厅里,跟着一群小混混们跳迪斯科。那些男孩子们也刚刚发育,胡子还未长硬,染了金黄色的头发,自认为很酷,嘴里刁根烟,学着港片里的古惑仔向喜欢的女孩子发出邀请,说,我可以请你跳个舞吗?
那时,郑伊健正如日中天,娱乐周刊上全是他的八卦,我每期必买。我那时暗恋着温兆伦,密切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从来没有男孩子向我发出过邀请,尤尼坐在我旁边,男生们邀约的对象都是她,我就无聊地在音乐声里看他们跳双人舞,打发时间。张学友的《等你等到我心痛》,适合跳慢舞。这个歌名代表了当时的我的心声,我等那个来邀我跳舞的男生等到了我心痛,却依然没有来。尤尼有时见我孤单,就拉着我一起跳集体舞,西瓜舞、兔子舞等,一群人混在一起,跟着音乐摆动身姿。

尤尼是我小学时代的朋友,我们初中时期就分开了,但是一直有联系,他们一家人喜欢我。尤尼爱跳舞,但她不跳街舞,她比我还拘束,属于等待的人,在爱恋上也是,从不主动出击。我少女时代性格活泼,喜欢一切优秀的男孩子,时而花心,跳街舞的男孩子也吸引着我。尤尼是淑女般的矜持,扭扭捏捏,不表达内心的真实意愿。她不跳街舞,只跳双人或者迪斯科,偶尔也会跳霹雳舞。我则男孩子气,来者不拒,穿着土气的校服,混在一群男生堆里打游戏,泡泡龙。他们都拿我当哥们,愿意和我说些真心话,他们心中的女神是我朋友。

我母亲爱跳舞,她是个美丽的女人,和我父亲的结合在当时是罗曼蒂克的,自由恋爱。是我父亲先动了心,对我母亲是一见钟情的。青春的男女,跟着荷尔蒙走。那时最流行的歌曲是"跟着感觉走"。我母亲是个浪漫的人,痴迷爱情,这常常使我困惑。记得是五岁左右,我父母在那争吵,被幼小的我发现,我就哭着问我她,妈妈,你为什么不离婚?。她当时30岁左右,对幼小的我解释,我爱你的爸爸。我那时太小,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深深的记住了她这句话。他们这对原本是童话故事里的金童玉女,在一起生活了二十来年后,被繁琐的现实生活磨灭了初时的爱情,最终以悲剧收尾。当然人生就是这样,长的是苦难,短的是人生。

作为我妈的女儿,我走到了她的对立面去。我父亲是个既不能令也不听令的人,以和我母亲作对作为人生的乐趣。少女时代我常常纳闷,为什么我妈连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20来岁时在南京念大学,有一个夜晚,我妈打电话向我哭诉,我父亲借着酒精在家无理取闹(他只有在喝酒时才可以壮胆),我拿起电话把我父亲骂了一通,并通知他第二天就回家处理家务。等我次日坐车到家时,我父亲已经吓得毫无踪影,连夜逃跑了。我母亲哭笑不得,说,你爸爸知道你要回来,闻风丧胆,吓得跑掉了。我当时是又气又恨,"这要是我男人,非拿斧头劈了他",但是是我妈妈的男人,她爱他。我母亲并不是一个软弱的妇人,但是她的致命点是她相信爱情。长大后我才知道,他们俩在婚恋关系里是相爱相杀。我父亲也是个可怜的人,他的灵魂是孤独的,靠无理取闹来吸引我们母女的注意,所有人都在忽视他,包括他自己。曾一度我非常憎恨他,三十岁过后能够去理解他的无助,并且原谅他,那是他们之间的爱情。

我是我父母爱情故事里的见证者,参与者,第三者,看着他们由恩爱走向了毁灭,所以相反的,我是世俗的庸俗的,只相信孔方兄。爱情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是昂贵的,靠金钱来维系。贫贱夫妻百事哀。我相信他们年轻时爱过,后来不爱也是真的。我母亲从来没说过后悔爱我父亲的话,我父亲也是多次表忠心,说爱着我母亲,然而两人都在这段互损的婚姻里消耗了宝贵的生命。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爱过就好,后会无期。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731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