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夏宇继:梅里情结
日期: 18年02月2期 阅读: 221

2003年12月,关乃平以松赞林寺为背景的照片

中文导报 东瀛岁月
作者:夏宇继

  
海拔6740米的卡瓦格博峰也称梅里雪山,它是一座令无数人魂牵梦萦的神峰圣山,它的高耸挺拔之美以及在宗教中的崇高而神圣的地位吸引了无数的中外旅游者和登山者。然而悲怆的是,从二十世纪初至今的历次大规模中外登山活动无不是以失败告终,并于2000年,为保证当地藏民按自己的方式生活,维护神灵的寓所,神秘莫测,只有藏民才真正懂得的信仰圣殿卡瓦格博峰被永久不允许攀登,以恢复神峰亘古的宁静。
 
2003年12月,我和关乃平在丽江东巴研究所专家,纳西族好朋友张福龙的陪同下 ,从丽江趋车翻越群山来到中甸(现称香格里拉),它与梅里雪山所在的德钦县同属迪庆藏族自治州。

虽然只是远远眺见了梅里雪山,但是它的壮观与挺秀令人神往!

那次旅行在我和乃平各自的人生中有着不一般的意义。

首先,一路的风景和人文景象令人难忘。

我们在离丽江县城120多公里的黎明,看到此生最动人的深邃星空:万颗繁星眨着眼睛争相欲与你对话,仰望些许,竟感动得我泪流满面。

黎明也是全国最大的丹霞地貌之一。 几乎黎明每道悬崖,每个山峰都有红石。传说太上老君曾在离这里不远的老君山上炼丹,那窜动不灭的火焰一直蔓延至此,于是就有了这一片色赛丹珠的红色砂岩。它镶嵌在莽莽森林的万绿丛中,显得更加璀璨夺目。

我们是在漫天大雪之中造访雄伟的松赞林寺的。

这是一座云南省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在整个藏区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被誉为“小布达拉宫”。该寺依山而建,外形犹如一座古堡,集藏族造型艺术之大成,又有“藏族艺术博物馆”之称。

该寺又是一座古镇规模的古堡群建筑。于公元1679年(藏历第十一绕迥阴土羊年)兴建,公元1681年(阴铁鸡年)竣工。五世达赖喇嘛亲赐寺名“噶丹·松赞林”。

寺内共有700多名喇嘛,从五岁的孩子直到七十多岁的古稀老人,体察他们的生活状况,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联想到1936年贺龙率红二方面军经过中甸,与萧克亲临寺内,和喇嘛握手言欢的情景。
 
而在为到达这些景点必翻越群山的时候,我们三人与死神擦身而过,留下了惊心动魄的一次回忆。
 
其实那天按照老张的计划,我们在吃完午饭以后就应该开始启程盘山了。但是乃平陶醉于眼前的景色,专注地坐在那里写生,一直不肯罢笔, 我看着万里晴空,也觉得早一点到达晚一点到达都无关紧要。

老张终于忍不住告戒我们这两个不懂高山天气说变就变的无知者必须赶路了,否则封在山上会有危险。

果然盘到半山, 雪花就飘落下来,而天色也越来越暗, 加上这条盘山路很窄,只有一来一往两条车线, 一边是峻岭险峰,一边是万丈深渊。 而我们行驶的方向正是外道。路面很是湿滑,我们爬得越来越费劲。偏巧一侧的车灯又坏了,所以只能愈发小心地慢慢爬行,而且得不时停下来,用手帮助雨刷清除车窗前方玻璃上过厚的积雪。

记得对面车线驶过来的都是巨大的卡车,开得又快又猛,我的心整个纠起来了,生怕被他们野蛮地撞到悬崖下面。

好不容易爬到了海拔近4000米的山顶开始下山了,我的心还沒来得及放松 ,突然,我们的越野车仿佛失控,一直往悬崖下冲了过去,老张一时愣得不知所措,就在离悬崖边只有十几公分左右的地方,乃平大声叫道:老张,往左猛打!

老张这才如梦初醒,用冻僵的双手奋力猛打方向盘。

车倒是转变了方向,但左前轮一下子又跌进了对面车线与险峰隔离的一米宽的小沟中,幸亏那时对面车线没有车!

我们又按乃平的指挥,去周围搬来石块垫在左轮下边,总算把车开回到了原来车线,但路面已然更加湿滑,而老张惊魂未定,精疲力尽,乃平呢,既沒有国内驾照,也不熟悉左侧驾车,怎么办呢?

真是天助我也!

这时,老张十分虔诚地朝梅里雪山的方向鞠了三个躬,企求神山护佑,然后爬到一个高处,终于凭借微弱的信号,拨通了朋友的电话,说明了我们所在的位置。在此之前,我们屡屡失败,早已对打通电话绝望了。

大概在山上等候了约两个多小时,我们冻得都快说不出话了,但是因为与外界有了联系,所以心里不再那么恐慌。过后赶来的两位朋友帮助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那次,我们算是体会到什么是命悬一线了,不仅与老张结成了生死之交,对神圣的梅里雪山更是增添了无比的崇敬与感激!

收入画册的一幅关乃平的作品《炊烟》

正是这次特殊的云南之旅,使得乃平创作灵感涌喷,创作了一系列茶马古道与香格里拉系列的佳作近百幅,包括有着800年历史的丽都古镇, 称为梅里雪山之母,海拔高达5000多米的玉龙雪山, 三江并流,「长江第一湾」旁的石鼓村, 巍峨的松赞林寺,还有热情地为我们端上酥油茶的藏族姑娘以及笑问我们从哪儿来的藏族老大爷。

后来,收入这些作品的关乃平个人画册《世界的香格里拉》,被评为那年日本的优秀出版物。

不仅如此, 沿途感受到的景象使他迫切地尝试了用西方色彩与东方水墨相结合的新艺术表现形式,并取得了特殊的艺术效果。

因此,将香格里拉之行称为关乃平艺术道路上的一个里程碑也毫不为过。

而我,在那次感受魅力无穷的纳西东巴文化,又经过近十五个月的不断磋商调查后,于2005年4月,作为自己的一个研究课题,我与丽江东巴文化研究所专家张福龙、和力民(兼东巴)、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任春生等人一起组成课题组,共同在云南玉龙纳西族自治县塔城乡的署明,进行了一次对中断60余年的纳西族原汁原味,不可再造的宗教仪式的全面调查。

实践证明,这个立项和选点都是十分成功的。专家们一致认为这是纳西族近半个世纪以来从未做过的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它使东巴文化在当地及整个丽江地区都得到一次更广泛深入的普及与传承。从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和社会学的研究角度来看,价值也非常之高。

当然,它在我自己的研究生涯中,也占有不凡的地位。

昨天,当我把解禁的《卡瓦格博》的微信纪录片发给老张后,他随即发來微信: “夏老师,我们上次没能到达梅里雪山,不过,现在修了了隧道,道路方便多了。去那里的最佳时期是2月至4月,如果关老师和您的身体还可以,热烈欢迎来丽江,我开车,咱们一起去看梅里雪山吧!”

我想,这大概也是梅里雪山向我们发出的邀约,它召唤我们并在那里静静地等待。而这也许又是生活向我们飘落下来的一片花瓣,我想,我们应该将带有温情的这片花瓣及时拾起,而它,会带给我们一次洗礼!
 
2018-2-7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494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