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张 石:暮蝉
日期: 17年09月1期 阅读: 212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家村 张石


我从小生长在中国东北,没有听过蝉声,后来到北京工作,住在郊区一个农家的院子里。一到夏天,柿子树浓浓的树荫笼罩着整个院子,筛动出点点细碎的金子一样的阳光,不知是谁一声令下,红瓦绿树间无数透明的蝉翼突然欢快地鼓动,一阵琴瑟般的蝉鸣流进光和影,像是阳光透明的手拨响了万物的合弦……雨后的蝉鸣更是美不胜收,杜甫诗云:“晨钟云外湿”,雨后的蝉鸣也把一阵绿色的湿润,揉进散漫的白云之间,让酷暑中流进一片清凉,这也令人想起白居易《井底引银瓶》中的清新诗句:“婵娟两鬓秋蝉翼,宛转双蛾远山色。”

那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有许多中国诗人都把蝉鸣写得那么悲切,如骆宾王《狱中咏蝉》中有:“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李商隐的《蝉》有:“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在李商隐《韩弘舍人即事》之诗中还有“鸟应悲蜀帝,蝉是怨齐王”的诗句,李商隐诗咏韩弘和妓女柳氏悲欢离合的故事,并巧用了“齐后化蝉”的典故,在晋人崔豹的《问答释意》中写道:“牛享问曰:‘蝉名齐女者何也?’答曰:‘齐王后忿而死,尸变为蝉,登庭树,彗唳而鸣,王悔恨,故世名曰齐女也。’”将蝉鸣喻为含恨而死的女子的哀鸣,可见其声也悲。

到了东京后,不知是什么原因,一开始很少听到蝉鸣,但并不是没有蝉。一次,不知道是为了祈祷我多舛的命运还是因为顺路,我在一个傍晚来到了明治神宫(反正不是观光,因为那时没有这种悠闲),我走在长长的林荫路上,突然,一阵被露水渗透般的嘶哑蝉声在层层的厚叶中沉重地泛起,又被风扯得断断续续,凄切而哀婉,我的心猛地一颤,骆宾王的诗句不由得脱口而出,“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这也就是日本诗人们常说的“暮蝉”、“晚蝉”.

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咏蝉常含悲,在《万叶集》中,有三首咏蝉之诗,卷十中有“夕影斜映,晚蝉低鸣。日日聆听,不弃不厌。”“晚蝉哀鸣,时泣时停。悲恋在心,泣之不停。”卷十中有“岩飞瀑布,阵阵轰鸣。蝉鸣不停,故国乡情。”日本诗人在咏蝉时,还可以遇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在日语中,“晚蝉”和“日暮”的发音是一样的(ひぐらし),在日语的语境中,一提到“晚蝉”,我们的眼前就立刻可以出现一幅凄美的图画,在落日昏黄的余辉中,一只晚蝉抖动着美丽、透明而残破的翅膀,把渗透着最后的褐色生命的鸣叫献给了清新如水的月亮……

月光在风的摇曳中艰难地透过层层叠叠的叶影,把水银般细碎而颤抖的光斑洒在神宫的甬路上,凄切的蝉鸣凝固在黑暗与光斑之中,我走在甬路上,终于理解了古人蝉之悲歌的心境,不知是因为我听到了日本的晚蝉,还是听到了我自己——一个漂泊者的心声:

用语言
缝补
梦破碎的
黑影

用冥想
连接
断断续续的
蝉鸣

夏天
早已被咬出
形状不同的
虫孔

只有风
依旧完美得
天衣无缝(张石诗)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236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