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怡
日期: 17年07月1期 阅读: 202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千院/陈 骏

大约十来年前认识了黄书法家。他在日本一家大公司的国际部任职,业余爱好武术和书法。记得他是看了导报上我的专栏后通过编辑找到我的,他说还有个兄弟是书画篆刻家也挺喜欢我的文章。有人读我的文章心里当然蛮开心的,粉丝多多益善。那时经常有读者通过编辑来找我,嗯好像我的文章确实不错。

其时我辛苦操办的东洋镜网站搞得挺热闹的,常有网友聚会聊天喝酒,我邀他来参加过我们的网友聚会。他也请我观赏他的书画作品展,还叫我去他们公司在新宿的本部看看,一看原来他们公司的产品就是我们公司里使用的消毒器材,他还热情地把我介绍给他们的老板,弄得我很不好意思那天我穿的还是便装。

黄书法家号称自创两种书体,行隶和行魏,融武术架势于书法艺术之中自成一体。他写的扇面在高岛屋百货店挂着卖高价,我只好说将来有钱了去收藏你的大作。那天在他办公室里海阔天空聊了一个下午,从留日经历到中日关系,也许是同乡也许同样对汉字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分手时他答应会给我写一幅字的。

后来他假公济私送我两盆铁树和樱花盆景,铁树被我养死了,樱花移植到地里渐渐长大了。偶尔在媒体上看到他的书法作品,偶尔在樱花时节会想起黄兄别来无恙?一晃10年过去了。

去年春夏之交突然接到了黄兄的电话,说是刚刚读了我发的一篇文章很有同感,想找我聊聊。并且会给我一个小惊喜。不着急,虽然我只是闲人一枚,要跑到新宿还是有点距离的。我说等我美国西部旅游回来吧。结果我夏天去了中国的西安,秋天又去了日本的关西。等我西天取经一大圈兜回来已经是年末了。

春节前后,接到几次来路不明的电话,拒接。后来听了来电留言才知道是这位黄兄,他已经退休了也换了智能手机,只是依然不太用电邮或者微信,喜欢传统的通讯工具,电话甚至明信片。约了几次,终于在新宿又见到了黄兄。

谜底揭开了。他给我的小惊喜就是送我一幅小字。在新宿的咖啡馆里,他从包里掏出一枚和式色纸,上书一字:怡。旁有小注:人生无常,怡然自得。另有题跋落款闲章,那是客套不提也罢。这老兄真是惜墨如金啊,像清水寺的老和尚一样就写一个字,这就叫一字千金。

黄兄说,他去年读了我的那篇《舍弃之道》,大受启迪深有同感。想来不是客套话了,他秋天满六十岁的时候不再受聘继续打工,求的只是一颗自由之心。他说现在主要在做两件自以为有意义的事,第一是扇子,争取把他的扇面作品打入东京奥运会作为官方指定礼品。第二还是扇子的事,中日韩三国联合申请世界文化遗产。他滔滔不绝他的人生规划,愿他早日大功告成。

我说那一年,先后得到的三则信息加速了我的休闲计划的实施。一是终于找到失联的老同事,一问才得知我的师父几年前刚过六十就挂了。一是我的一个忘年交的网友,连上微信不久,传来的就是他走了的消息,也才六十出头。一是公司里的,还是六十出头的年纪,退休的时候给全社员工写了一份电邮,说今日起从事志愿者工作回报社会,没过几天就收到总务处的讣告。人生无常的绝好注脚。

虽多年未见,容貌难免老化,心思依旧相通。我说,我朋友圈里的朋友都比我富有,可是我可以自信满满地说,我是最想得穿的那一个。黄兄极为认同。新宿握手道别,继续在各自的人生轨道上行走,不知何日再会。我们之间的距离,还相隔一只东京。君子之交,一杯咖啡,一张纸,一个字,偶尔会彼此想起。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128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