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汪先恩:说不清的医疗情事
日期: 17年05月3期 阅读: 196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积水谭 汪先恩

医疗远不是救死扶伤那么简单,经常引起误解,诱发感情冲突,有时好心办坏事。说不清的医疗情事,有些不能提,有些可以说。

热情服务本是医疗机构的天职,但有时候被人占空子。有位男子打电话问他“夫人”住在哪个科哪个病室,护士仔细查询好告诉他。结果得动用警察保护该女患者,原来打电话的根本不是她的丈夫,而是暗恋的跟踪狂,据说就是因为这个人躲在暗地跟踪,长期昼夜骚扰而发病的。此后,医院规定电话里不回答任何患者信息.

有位家属说,要打印刚看病亲属的检查报告,年轻医生爽快答应。不料,第二天这报告便登在报纸上,成为新闻,搞得满天风雨。此后医院规定,病历相关资料由医院保管,加强对知名政治家、艺人、体育明星、企业家的病历信息的保护。医护人员不在意也分不清谁知名谁不知名,干脆检查结果一概不告诉本人以外的人,搞得有些单独打听情况的家属很恼火。小人能量大,轻易使社会运营成本增加。

信中自有信任度。我经常收到陌生人的求诊信,大体在西方住的人比较直接,自我介绍之后便说自己或家属的病情;日本人比较婉转,往往从季节开始写起,寒暄一番之后再自我介绍,最后讲病情,会留下详细的联络方式;中国人比较含蓄,经常以匿名信的方式,自己的姓名或病人的姓名一概隐去。对于这种缺乏安全感和信任感的求诊,感到很为难,因为难病的治疗得撇开常法另辟蹊径,需要医患高度配合,而彼此信任是前提。

礼多难受用。有一回,有位昼夜苦于严重咳嗽的人请我上门看看。我一进门,20多位弟子分排两边,我刚点头,男女弟子突然一齐跪拜,高喊“拜托先生!”吓得我心惊肉跳。他恢复正常生活后,再请我,这次有心理准备,还是不适应这古礼。

白大褂罩住感性。古代中国医生没有职业服,19世纪中叶的欧洲,医生们穿灰黑袍,护士们穿修女服,目的是防止病人的血或排泄液溅到自己的衣服,长期不洗的外套曾是传染源,导致大批病人感染细菌而丧生。1865年,英国医生约瑟夫·李斯特任认为不消毒是手术后发生感染的主要原因,并主张选用不耐脏的白大褂,从此白大褂成为医疗行业的职业服。

穿上职业服便有职业病倾向,白大褂至少能淡化情感,穿白大褂诊起病来,感觉跟战国时的名医扁鹊差不多,《史记》上说扁鹊能看到人的五脏症结。我辈,无意中综合了解剖、生理、病理、望闻问切及检查数据,脑子里自然呈现骨头、内脏、病灶、细胞、分子等情况。仿佛白细胞等云集的炎症病灶就在眼前,因此看人如看物。穿上白大褂,思维里只有病灶不见人,更不管人的愚智美丑。即便看到白皙的皮肤,仿佛上面布满了常在细菌,化脓处或有金黄色葡萄球菌,像一串串小坏葡萄嵌在表皮细胞上,做病理切片,大致不差。

脱下白大褂则有人文情怀。清水洋三苦恼了70多年的阿脱皮性皮炎过敏病,被我用开发的中药制剂治愈了,于是他和白西绅一郎先生等一起,发起成立了“先恩之友”后援会,我便不定期为一些患疑难杂症的人做综合咨询。这时候不穿白大褂,看到的是灵魂与肉体统一的人,各色各样的人。记得有一对夫妇虽然年近6旬,依然男的潇洒,女的漂亮,双双罕见的高颜值,可以想象他们年轻时多么光彩照人。有一天,两人鞠躬说下次请为女儿看看,欣然应允。

相约的那天,这对夫妇又鞠躬说谢谢为他们的女儿看病。我问“姑娘来了吗?”,他们不约而同用手一指,说“现在看的就是,拜托先生!”“亲戚的姑娘?”“亲生,亲生闺女。”这女孩身材矮歪,头小发稀,肌肤甲错,目光呆滞,怎么都想不到是他们的女儿。潇洒漂亮的夫妇不一定能复制出潇洒漂亮的孩子,人世间的事难以预料,科技再发达也无法左右,这大概就是宗教存在的缘故吧。

那天冲击太大,后悔没有穿上白大褂。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028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