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赵宏伟:回顾中日外交:日本政府历史认识问题基本解决
日期: 20年08月4期
日前,笔者在跟清华大学刘江永教授偶忆20多年中日外交中的历史认识课题,感觉打到记忆中的一些往事应该分享给读者。

1,1997年东盟+3终于开成了首次首脑会议,会上中日韩也初次举办了三国首脑会晤。1998年,20世纪的事在20世纪结束,中日韩、东亚应该迈向新世纪新时代!在这一点上酝酿出了一定的气氛。当年10月份有了金大中总统访日,在联合宣言中,日本首次就殖民统治对韩国做了道歉。

江泽民主席在11月访日之前,对日本媒体发表了长篇讲话,主旨是向前看,开辟21世纪的建设性的中日关系。向前看,意为不是向后、以向历史看为主。日本舆论当时也认为,亲华的小渊政府会继对韩之后对中国道歉,以了结这个问题。可结果竟然是,在中日联合声明,日本政府没有向中国道歉,仅是重复了1972年邦交正常化时所用的“反省”二字。当天,日本主流媒体就刊发出了统一的解释:江总不承诺在日本道歉后,就不再说道历史问题,所以日本没有道歉。这是真相吗?



2,当时小渊政府内阁以官房長官野中广务、外务大臣高村正彦、大蔵大臣宮沢喜一、经济企划厅长官堺屋太一、文部大臣原东大总长有馬朗人为中心,被称为整一个“亲华内阁”。可是没想到,江总进东京之前,就是没能敲定日本在宣言中写入“道歉”这个事儿。小渊只应允口头发言说道歉,但是就是不写字。为什么?这又有多大区别呢?

为了元首初次访问的成功,外交部长助理王毅三天前入东京。江总先访俄,外长唐家璇提前一天离队从俄飞东京。可是,两位首席日本通用尽人脈,仍然说服不果。江总进东京当晚,曾庆红中办主任夜会野中广务官房长官密谈,也仍然不果。野中说:只好明天首脑会谈做决断了。可是,第二天小渊最终拒绝了道歉,江总拒绝了联合声明的签署仪式,这份文件成为了一份无签署的两国文件。



3,笔者当时在日本杏林大学教书,学部长是现日本会议会长田久保忠卫,这是日本现今最大规模最高地位的右翼组织。同僚中有平松茂雄教授,是日本中国威胁论的元祖。可能因有这段经历,笔者较善于跟日本右派们辩论。这二位也没想到,亲华派小渊对金大中道歉之后,竟然对江总没道歉!笔者之前对二位分析说:小渊应该会对江总说道歉。因为日本人认为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当时在国际法上是合法的,且韩国又不是战胜国,日本不该道歉,但是小渊道歉了,可以推测小渊应该是打算对中国也道歉的。不然,低于对金大中待遇,这就是对中国国家元首的侮辱了。田久保、平松二位表示同意。田久保甚至对我说:赵桑,对中国确实是侵略了,没办法(只好道歉),韩朝算个什么呀!

4,宣言出来后,三人又讨论。二人对小渊竟然没道歉,虽感意外,但还是很高兴。不过,笔者拿着报纸指给二位看:小渊在别处做了巨大让步呀!白纸黑字,

一是写入了“对中国进行侵略”(中国への侵略)!日本可是从来没有白纸黑字承认过侵略呀。这是定性之词。道歉,踩别人脚都要说一句“道歉”,无关性质。道歉但不认为性质是侵略,可以说是态度还好,但认识很低。不过承认了侵略却不道歉,这就是非理了。

二是写进了“重申一个中国的认识”(改めて中国は一つであるという認識を表明する)。“重申”?日本至今从未表明过“一个中国”呀!是不是日本外务省的外交官们在跟中方的激辩之中糊涂了?只想着用别的词补偿一下没道歉这事儿?

田久保和平松教授听言大怒,马上去找外务省吵架了。

笔者想,也可能是日本外务省有良知的干部有意借机闯关吧。确实是有了此次承认侵略,之后日本政客们渐渐地治好了过敏症。安倍在2015年战后70周年,作为总理做讲话时:也只好使用了“侵略”一词。

5,中国方面对外一直坚持访日成功这一评价,但是当时驻日中国大使馆愁云惨淡。笔者会知使馆同辈友人:“争取到了两大胜利呀”!友人:“是嘛!愿知其详!”听后似乎心情畅快了许多,外交官们有时也是身在此山不识山。

6,几年后,跟一位日本主流媒体的老政治记者言及“小渊之谜”。他告知:“被野中广务等几位大员逼道歉逼得没办法,小渊说了一句:“俺は殺されるよ(我会被杀)”,野中等都不说话了。

谁要以死相搏?刺杀首相吗?自己也剖腹自杀吗?如三岛由纪夫?真闹出如此事件,真会死谏砸场,破坏首脑访问……由此,小渊退缩了?(该外交事件的研究见:赵宏伟《中国外交论》(明石書店(東京)2019年,134-138頁)

7,2005年,因小泉纯一郎首相多次参拜靖国神社,中日韩关系深度恶化。小泉于5月在印尼的万隆会议50周年纪念首脑会议上,继承十年前战后50周年时村山首相做的道歉讲话,在国际场合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做了道歉,是为战后60周年小泉讲话。

8,2015年战后70周年,在感情上最不愿意张口说道歉的安倍首相一直在纠结。3月8日,笔者在一个学界派对上,偶遇前外相川口顺子,对她说:安倍可以说继承小泉讲话,右翼就不好反对了。

川口:小泉讲话?

笔者:小泉在战后60年时,在印尼万隆纪念会议上讲话,殖民统治、侵略、道歉都讲了。另外,“侵略”二字,1998年中日第三个政治文件中就写了。按这些前例办就可以。

川口:原来如此。

之后的5月,安倍首相回答在野党的质问:继承村山、小泉讲话……

但是,日本主流媒体在报道时,都删去“小泉”的名字。日本舆论一般认为:村山是左派社会党首相,说道歉也代表不了日本,但小泉说了“道歉”就像是代表日本了。日本主流媒体都自动选择忘却小泉讲话。其实对小渊首相承认“侵略”,跟中国达成的第三个政治文件,日本政府和主流媒体也一直是选择忘却,当做不存在这回事。时间长了,川口顺子外相本人也不知其有了。

战后70周年时,安倍终于说出了“殖民统治“、“侵略”、“道歉”!尽管他的陈述听得出是极不情愿的,但是日本政治家最右翼的安倍都说了,今后就再也不会有谁胆敢否认了。因此可以说,中日外交中的历史认识问题,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基本上得到了解决。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94/18921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