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疫情恶化:新冠 “魔爪”伸向华人
日期: 20年08月2期 阅读: 531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目前,日本新冠疫情日益恶化,7月31日,日本新冠感染者单日新增1580人,超过解除紧急事态以前4月11的720人的两倍多,8月1日,日本感染者达1536人,8月2日1332人,连续5天过千,而日本东京都8月1日新增感染者达472人,连续三天超过过去最高纪录。截至8月1日,东京都累计确诊数达1万3163人,其中超过半数(6466人)是7月份新增病例。也有许多华人,在第二波疫情中感染,看来面对汹涌回潮的疫情,华人也要万分小心,保护好自己。

21府县7月感染者超过上半年总和


据《每日新闻》的统计,7月新增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的感染者,超过1~6月总和的有21个都府县,东京为6466人超过到6月末为止的6225人,大阪为2224人,是到6月末为止的1·2倍,爱知是1277人,是到6月末为止的2·5倍。



7月22日,安倍首相在第41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本部会议上讲话。
来源:首相官邸网页。

7月1个月感染者数超过了前6个月的有埼玉、福冈、京都、冲绳、鹿儿岛、岐阜、奈良、熊本等。增长率除了从0人增加到3人的岩手以外,鹿儿岛为21·9倍(11人→241人;宫崎7·3倍(17人→124人;鸟取4倍以(3人→12人);长崎3·4倍(17人→57人)。

7月30日晚间,东京都新增感染者达367人,为史上最高,小池百合子在记者会上表示,“当前的感染已经面临疫情爆发的极度危机状态,今后若情况进一步恶化,不排除由东京都单独发布紧急状态宣言”。

冲绳县在7月31日新确诊感染人数为71名,玉城丹尼知事表示,冲绳县的警戒水平将从现有的二级提升至三级,即“感染流行期”,冲绳县独自发布县内紧急事态宣言,要求全县没有紧急和必要的事情尽量不要出门。到31日为止,冲绳县新增感染者连续5天更新过去新高,8月1日也达55人,感染病床使用率已经超过100%,医疗提供体制进入紧迫状态。冲绳县要求霸市闹市区夜总会等1日到15日避免营业。负责人说明称“仅呼吁个人预防感染是无法抑制(疫情蔓延)的,必须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此外,驻冲绳美军感染者31日新增8人,达253人。



玉城丹尼知事在8月2日的记者会上(代表摄影)。图源:冲绳时报网络新闻

此外,岐阜県也独自发布了“非常事态宣言”。由此,不排除其他感染严重的自治体施行也陆续实施相应措施。

据共同社8月2日报道:东京都要求3日到31日期间,提供酒类的餐饮店和卡拉OK店将营业时间定为到晚上10点为止。大阪府也要求6日到20日期间,中心地区闹市区的酒吧、牛郎酒吧等若防疫措施不充分就需停业,其他店铺在晚上8点结束营业。

爱知县以部分名古屋市闹市区为对象,要求5日到24日期间提供酒类的餐饮店和卡拉OK店等停业或缩短时间营业。遵守该县指南的店铺在晚上8点关店,未遵守的店铺则要求停业。

宫崎县要求舞厅酒吧等有待客服务的餐饮店1日到16日期间停业,对象约3000家。该措施7月28日起在酒馆发生聚集性病例的高锅町及附近地区实施,由于持续出现新病例,因此扩大到全县范围。

另据报道:爱知县知事大村秀章3日召开记者会指出:如果现在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在盂兰盆节休假期间,对于回乡应该进行自我约束。



爱知县知事大村秀章知事3日召开记者会,图源:THE PAGE网络新闻
旅日华人七月感染新冠人数18人以上
 
感染者叙述就医经历

7月31日,全日本新增感染者1580人,这个数字创了新高,也震惊了人们的心灵。生活在日本的华人也不例外,也始终密切关注着疫情新因为所有的一切都与华人生活息息相关。据31日驻日本大使馆领事部告诉中文导报记者,目前大使馆了解到,从7月以来领事部掌握的人数就有18名中国籍人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尤其是其中10人是在7月下旬感染的,这个数字也与日本下旬飙升的感染人数相符。

这18人中,大阪居住者2人,埼玉县1人,神奈川县1人,其余均在东京。

现有患者中还没有重症。其中6人住院了,其余居家或是在疗养设施。18人中有留学生8人。

领事部呼吁大家注意防护,万一感染并经医疗机构确诊,请通过以下二维码或japan12308@163.com这个邮箱联系领事部人员。

导报记者也关注了感染者的就医经历,一名7月感染并已基本康复的留学生在社交媒体小红书上留下了这样的记录:

7月1日

早上活蹦乱跳,下午开始浑身乏力,喉咙发疼,当时在例假中没太在意,结果到了晚上一直反复发烧,最高达到38.1度。

7月2日

中午去家附近的小诊所看病(去之前电话联系了医院还有保健所,对方确认会接收才出门),小诊所开了抗菌和消炎药,并介绍去了保健所做PCR检测(唾液留样)。

下午2点15分自行去保健所做检测。

晚上回家体温飙到38.7,一度觉得自己要烧没了。

7月3日

在家等结果,喉咙很疼,努力吃饭。

吃药睡觉吃饭,周而复始。

7月4日

保健所来电话告知确诊结果,被询问了接触人群以及近期行程。

得知确诊后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大使馆,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直有跟进我的治疗,还安慰我有什么困难就联系他们。

7月6日

医院派专车接入院。入院后测了体温,拍了CT,抽血等一系列检查。

刚入院时做了胸透、CT、抽了血测了心电图,因为入院时已经退烧,所以没有特殊的治疗手段,每日就定时测体温量脉搏。没开药,也没输液。

在医院的隔离生活是怎样的?

病房比较宽敞,功能也较齐全,每天有固定的作息时间表安排。6点起床,10点睡觉,按时一日三餐。


7月15日

出院了。出院时,医生这样嘱咐:如果再烧到37.5度以上就赶紧跟医院联系。如果反复低烧就吃医院给的退烧药。

开启居家隔离模式。

7月19日

这两天体温在36.8到37度之间。身体依然疲倦。呼吸感觉有些小障碍。吸气的时候嗓子痒痒的。心跳快。


7月21日

去之前住院的医院复诊,开了三种药,医生说不必再作PCR检查,如果做,要自费,25000日元。

7月29日

精神头可以,体温正常。也没有什么后遗症了。感觉胜利在望。

针对防疫,这名留学生还给些建议给大家:

1,如果觉得发烧和身体异常,一定一定要提前给自己所在区的保健所打电话,保健所会确认能接收的医院并联系你。

2,选择PCR检测点时,一定要选离家近的。因为不能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只能骑车或步行,发烧去做检测很辛苦的。

3,确诊后联络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登记信息,随后会有使馆的工作人员来联系你,有困难可以寻求他们帮助。

安倍政府进退无据抗疫无能受批评
 
5月25日,日本政府宣布全国解除紧急事态宣言,标志着日本成功防控住了第一波疫情,日本式的防疫模式受到世界关注。

不过,日本防疫之谜也令人狐疑。日本莫名其妙就抗疫成功了,可以归功于国民拥有良好的卫生习惯、一贯保持适当的人际交往距离、比较听从政府呼吁顾全大局,等等,就是没有政府什么事儿。

迄今,日本在具体有效的抗疫措施上乏善可陈,如在大规模核算检测、感染人群的追踪和隔离、集中提供方舱医院等方面,基本上没有做什么,反而在救助生活、维护经济方面有了不少动作,如为企业、个人发放补助金,疫情未消而急忙启动Go TO Campain活动等。

然而,好事不会天天有。第二波疫情的全面爆发,彻底暴露了日式佛系抗疫的局限,而本来手上并没有金刚钻的日本政府也露出了抗疫无能的真面目,新冠对策进退无据、支离破碎,受到多方指责。

8月1日,东京都表明当日新确诊472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超过了7月31日的463人,连续三天创新高。当天,日本全国新增感染病例1536例,继续刷新纪录。新冠疫情不仅在东京都和大阪府等人口集中的都市圈再次扩大,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均连续超过紧急事态时期而创出新高,第二波疫情已经妥妥地提前到来。

值得警惕的是,第二轮以东京等大城市为主的疫情蔓延,首先从夜店等夜间闹市区传染至家庭、职场和养老机构等,并出现集体传染事件。在日本全国的新增确诊病例中,传染路径不明者比例大幅增加到40%以上。东京都把疫情警报等级由“传染逐步扩大”提升到最高等级“传染正在扩大”;大阪府基于自己的疫情判断标准,亮起呼吁民众警惕的“黄灯”,但是都抑制不住感染人数的与日俱增。

然而,日本政府对防疫抗疫不仅没有具体的预备措施,还大搞鸵鸟政策,否认第二波疫情到来,声称疫情可控,只为加快推动经济活动重启。日本政府的目标是实现疫情防控和经济重启同步并举,但针对疫情蔓延,很多人质疑这是油门和刹车一起踩的行为。

围绕着疫情防控,日本政府和包括东京都在内的地方自治体政府间存在矛盾,甚至公开化。日本的新冠特别措施法规定,在疫情应对上,日本政府拥有统筹协调权,地方政府负责实施具体措施,但因为权限划定相对模糊,两者遇到具体问题就矛盾碰撞。在朝日新闻社针对47个都道府县知事实施的调查中,有34个府县知事认为有修改法律的必要。随着第二波疫情的到来,面对束手无策的中央政府,冲绳县、歧阜县等已经自行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东京都也不排除独自行动。

6月下旬以来,日本在“与新冠共存”新生活模式下,逐步重启社会经济生活。7月10日,日本职业棒球与足球联赛开始以5000人为上限,启动在观众入场情况下正式比赛;13日,日本相扑协会正式决定在限制入馆人数基础上,自19日正式开启7月赛事;8月1日,歌舞厅将正式开启歌舞公演。其中,日本政府大举推出的刺激国内旅游的“Go To Travel(去旅行)”项目成为争论焦点。

虽然活动的目的是吸引民众前往各地旅游,振兴受疫情打击最重的国内旅游业,但由于担心人员流动造成疫情扩散,日本国内对此褒贬不一。青森县睦市市长宫下宗一郎批评称,迄今为止疫情还是天灾,如果造成疫情蔓延扩大,那就是人祸;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樱田谦悟持支持意见,他表示,“不应该推迟”——社会争议显示出日本政府进退无据、在疫情防控和经济重启上左右为难的困境。

有关安倍政权的新冠对策,明治大学教授田中秀明撰文,提出了“五大失政之说”。田中秀明表示,安倍政权在“安倍一强”的政治局面下成功运营了长期政权,其特点是政策决定迅速,但疏于科学分析和合意过程——这是第二次安倍政权的课题,也在本次新冠疫情对策中表露无疑。

首先是强推安倍口罩受到国民揶揄;其次是全国小中高校在2月末一起停课休校,备显唐突;其三是枉顾准备不足的事实,空口承诺把PCR检测目标提升至一个月2万起,却不了解采集站点、样本回收、结果联络、入院调整的过程和检测技师人员不足的困境;其四是补助金政策从“收入锐减世代一律30万日元”仓促转变为“国民全员每人10万日元”,凸显决策过程的草率和无序;五是两次大型补充预算案也有问题,巨额资金到底是投入防疫抗疫还是用于维持经济,首鼠两端,重点不清。

据经济协力组织OECD在5月22日发表报告书,各国的独立财政机构都会对新冠疫情的紧急援助和补助措施的可行性、透明性、合理性等进行检测。而日本的新冠对策缺乏明确的检证。安倍政府的新冠对策讨论,重要会议的详细记录都没有做,引起政策混乱甚至束手无策,也是可以想象的,让人难以抱有过高希望。

警惕疫情扩大:日企采取多样工作方式

日本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后,多数企业放松了居家办公、减少出勤人数等措施的实施力度。受近期疫情持续扩大的影响,日本企业再次采取减少员工出勤、出差、外勤等防疫措施。
伊藤忠商事7月30日发布通知,要求国内全部约3000名员工自31日起原则上居家办公。
三菱LOGISNEXT从7月15日起安排其首都圈分公司的总务、会计等事务部门员工原则上实施居家办公,必要情况下每周出勤时间需控制在2天以内,同时缩短上班时间。该公司自4月9日起开始实施居家办公等方式,在日本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后部分部门仍沿用居家办公。其首都圈分公司的员工自6月29日起原则上恢复出勤,但因受近期东京都新增确诊病例持续增加影响,7月初调整为每周出勤不少于3天,并从7月15日起重新采取“紧急事态宣言”实施期间的出勤制度。

岛津制作所从7月起实施每周2天居家办公的措施,并允许其首都圈分公司员工全面实施居家办公。此外,为减少出差、访客行为,推动使用网络视频会议系统的企业不断增加。日本多地的百货商店等实体店铺的试衣间已停止使用。

富士通公司也在7月宣布,未来三年内,将把公司位于日本的办公空间削减50%。与此同时,富士通鼓励8万名办公室员工以在家工作为主。富士通将其称为“工作形式上的新转变”,通过员工之间的高度自治和相互信任,为客户创造价值。

日本冠病疫情回升,政府要力阻社区传染,避免办公室感染是重点之一。政府已经向各个企业传达要求,提升居家办公率和推动网上商谈模式。

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近日与日本经济三大团体开会,他指出,“政府前些时候实施紧急状态时,曾要求企业将在家办公提高到7成。但是,在紧急状态解除后,大多上班族又回到过去的办公生活。现在,企业有必要落实新常态。”

西村康稔呼吁企业应采取灵活多样的工作方式并保持远程办公的比例,在呼吁员工提高居家办公效率的同时,他提出4点要求: (1)贯彻“防疫指南”的各项措施(2)推动实施错峰出勤制度(3)身体不适人员在家待机 (4)积极推广使用COCOA“防疫追踪app”。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18895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