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国弃前嫌高规格接待安倍初访 / 中日共建战略外交大格局
日期: 06年10月2期

  本报讯(记者 张石)10月8日,日本总理大臣安倍晋三乘政府专机到达北京,在中日首脑互访中断5年之后访问了中国。这是安倍就任首相之后的首次出访,也是日中恢复邦交后18名首相中,第一位把首访国定为中国的日本首相。安倍访中,使1972年以来降至最低点的中日关系出现转机。由于日本与中国所面临的国内、国外形势的变化,中日已经认识到了互相抛弃小龃龉,改善中日关系的必要,特别是朝鲜进行核试验以后,中日更认识到联手保卫东亚和平,建立战略大格局的重要意义。

  一、给安倍送大礼:
  中国最高规格接待日相

  2001年小泉首相访中时,中国给予的接待规格是“工作访问”,没有仪仗队等欢迎仪式,也没有欢迎晚宴。安倍本次访中也不到一天,按理来说按照“工作访问”的规格接待已足够,韩国对安倍访韩就是以“工作访问”的规格接待的。但中国给予安倍以“正式访问”的高规格礼遇,不仅排出全副仪仗队检阅、鸣19响礼炮的盛大欢迎仪式,还有隆重的欢迎晚宴。这次安倍访中,正值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召开首日,领导人日程十分紧张,但中国政坛三巨头都抽出时间来会见安倍,其重视程度使日本外交当局感谢再三。
  作为这次首脑会谈的结果,中日发表了《联合新闻公报》,大致在以下几点达成共识:正视历史,面向未来,妥善处理影响两国关系发展的问题,让政治和经济两个车轮强力运转,建立立足于战略利益上的互惠关系;日方邀请中国领导人访问日本,中方对此表示感谢,并原则同意;日方强调,今后将继续走作为和平国家的道路,中方对此表示积极评价;双方确认,应坚持对话协商,妥善解决东海问题的有关分歧,坚持共同开发的方向;双方将在年内启动中日学术界共同历史研究;对包括核试验在内的朝鲜半岛形势双方深表忧虑。
  从这些共识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给安倍送出了“政治大礼”。首先双方在共同文件中声明:中日要建立“立足于战略利益上的互惠关系,这在某种程度上使中日关系在中国整个国际关系中“升格”。中国在以往的外交活动中,只与美俄两个大国在处理世界性问题时建立“战略关系”,而与亚洲中的另一个大国日本只建立“友好合作关系”。这次安倍访中,双方能确立“战略利益上的互惠关系,明显是中方给安倍的一个“政治大礼”。
  另外,安倍访中之际,正值朝鲜宣布要实行核试验,日本朝野一片惊恐。在朝鲜问题上,没有中国合作将没有解决的希望,而胡锦涛、温家宝同安倍会谈时,为安倍这个靠朝鲜问题赚得人气的新首相“锦上添花”,中方破天荒地对朝鲜使用了最严厉措辞,“强烈抗议”朝鲜实行核试验,使面临一系列选举课题的安倍回国后对选民能有个交代。


  二、安倍访中访韩:日本政府和自民党“总体意志”

  安倍虽然在竞选总裁时就做出希望访中的姿态,但是他的“价码”其实很高。9月23日,在东京举行了第六轮中日副部长级综合政策对话,这次会谈也重点讨论了安倍出任首相后访中的可能性。中国方面要求日本消除政治方面的障碍,也就是希望安倍明确表示不参拜靖国神社。但安倍对这一点坚决不答应,坚持暧昧路线,日方无法答覆中方。
  即使经过磋商达成安倍访中协议后,安倍仍然到处宣讲他没有答应中国任何条件,仍然坚持他的“暧昧路线”。但是中国方面却发出了不同解读,中方谈话给人的印象是:安倍似乎已经表示不再参拜靖国神社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10月4日宣布:“中日双方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的政治障碍和促进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健康发展达成一致。”众所周知,所谓政治障碍,就是指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中国驻日公使孔铉佑也于10月6日在东京永田町召开的一个会议上说:中国已经确信安倍首相在任中不会参拜靖国神社了。为此,安倍10月6日晚在首相官邸对记者团反驳说:(日中)进行(首脑)会谈没有附加特定的条件。
  不仅中国方面这样做,日本方面也有人为中国做“援助射击”。日本的多个媒体报道说:中韩两国在迄今为止的外交当局交涉中都表示,为了再开因小泉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而中断的首脑会谈,安倍首相必须明确表示在参拜问题上“自肃”。
  为此,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谷内正太郎9月25日与中国副外长戴秉国会谈时,提示了一个“新见解”,就是安倍虽然不明确否定他今后对靖国神社的参拜,但是中国方面可以理解为他今后不参拜了。这个“新见解”究竟是什么?现在秘不传人。谷内作为一个事务次官,怎敢发如此见解?听说他的后面有自民党大人物暗授玄机。10月6日,外务省中国课课长秋叶刚男举行了有关安倍访中的记者说明会。本报记者问:这次首相访中,中国方面是否附加了什么条件?秋叶说:我想事情正如中国领导部门宣布的那样。
  从以上各种迹象看,安倍本人虽然做出种种反驳,但是他的访中、访韩安排,以及如何向中国传达有关首相任内不参拜的信息,有一种“不由分说”的性质——体现出自民党与日本政府的“总体意志”,而这种“总体意志”与日本和自民党所面临的国内外危机有关。
  从国际上看,日本与中国、韩国的关系越来越坏,新加坡也参加进来反对首相参拜,就是非常亲日的马来西亚和泰国,也大幅度向中国倾斜。最近,美国方面的反对声音也越来越多。特别是朝鲜不断挥舞“核大棒”威胁各国,而处于最危险地位的就是日本,如不和世界上“硕果仅存”的能对朝鲜发生影响力的中国合作,日本真是“岌岌乎殆哉”。
  从国内来看,自民党面临的最大难关是今后的一系列选举:今年10月的众议院议员补选、明年的统一地方选举和参议院选举。而在近期的同类选举中,自民党都败给了民主党。特别是在2004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以小泉为总裁、安倍晋三为干事长的自民党,与民主党抗争中大败,民主党的得票率占首位,达37.8%;自民党只占30%,安倍晋三为此辞去干事长一职。今年4月,在自民党中“混迹”20多年,深谙自民党选举战术的小泽一郎又当选民主党代表,并在随后的众议院议员补选中击败自民党。领导选举屡试不灵的安倍晋三,在今年与明年的3次选举中再战民主党及老谋深算的小泽一郎,其胜算机遇似乎很低。但是如果安倍访中访韩成功,民主党就会失去攻击自民党的武器,因为自民党最大的弱点就是亚洲外交。在安倍访中、访韩确定后,民主党内出现了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困惑。由此可见,不论安倍本人做何打算,为了“党国”,他也不得不去中韩修好。

  三、访中后的中日关系:日相重走小泉老路馀地很小

  舆论广泛传递出一种信息,指安倍已经向中韩传递了某种不再参拜的“心证”,这使他重走参拜之路的馀地变得很小。安倍如果再走参拜之路,不仅使他面临日中、日韩关系“不可修复”的局面,也会使自民党和日本政府陷入极大的尴尬之中,他将面临一种“多重背叛者”的指责。本次,中国在他本人没有明确表示不去参拜的情况下接待他访中,而且以远比小泉访中规格高得多的“正式访问”规格接待他,充分表现了胡锦涛政权力图抛弃江泽民政权的强硬对日路线,积极与日本修好的莫大决心和热情,这更增加了安倍重走参拜之路的心理难度,尤其现在朝鲜问题紧迫,日本安全面临著现实的安全问题,因此使安倍更难走小泉老路。
  但是正如中国方面认识到的那样:小泉前首相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完全没有问题,只是有参拜问题;而安倍很可能是一个行动上不去参拜,但在历史认识上却存在“很大问题”的首相。因此,今后怎样和这样一个日本首相打交道,将是一个非常考验中国外交智慧的难题。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5/2016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