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日印澳四方首脑会谈为何备受关注?
日期: 21年03月3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3月12日,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四国在线上举行了“四方安全对话”(QUAD)首次首脑会谈。据称,此次会谈发出了非常强烈的信号,“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将成为印太区域外交与安全的“新角色”。日本共同社指出,美国拜登政府将该机制视为“印太政策的基础”。

美国为了重返亚太,是否会将四方安全对话打造成亚太版“小北约”?日本是否能借助四方机制实现“牵制中国”?四方机制的联盟成员国是否会继续扩大,对亚太地缘政治影响几何?——已经显露的端倪和可能发生的潜在影响,让这次首脑会谈备受关注。

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是拜登上任后最早参与的多边会谈,既说明美国政府看重与“印太”盟友的密切合作,更意味着拜登的多边主义同盟模式将取代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对抗手段,成为美国外交的主轴。显然,本次峰会就涉及与会国共同利益的地区和全球议题,就维护开放、自由的印太地区加强合作展开了讨论;重点商讨了印太地区的新冠疫苗供应、新型关键技术、海上安全、气候变化等。

四方成员国同意扩大在全球的新冠疫苗供应,以扩大疫苗外交的“软实力”。据指出,印度是在扩大疫苗供应上最具优势的国家。在新冠疫情前,全球有约60%的疫苗由印度生产,丰富的经验将使印度成为全球疫苗接种的战略伙伴。德勤公司预测,今年印度将生产35亿剂疫苗,产量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的40亿剂。

分析称,这四个国家在一起是最完美的组合。美国拥有生物科技和疫苗专利以及技术,印度拥有大规模迅速生产医药的能力和技术,日本拥有雄厚的资金,澳大利亚可以提供疫苗的配送和资金。四国承诺将资源整合在一起,或为东南亚国家以及亚太地区提供10亿剂疫苗,这是东南亚国家特别乐意看到的大国间的合作。

与会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表示,四国也讨论了来自中国的挑战,“对中国没有任何幻想”,但中国不是峰会的焦点议题,显然四国有更紧迫的全球危机,比如气候变化、疫情危机等等。

根据峰会后的联合声明,四国峰会同意就新冠疫苗的合作、新兴和关键科技、气候变化等问题的合作设立工作小组,这些小组的专家们将经常会晤。四国还承诺,以后每年四国外长要见一次面,年底前国家领导人还要面对面会谈一次。对于关键性新兴科技合作,声明没有特别提及稀土供应,但是稀土在智能手机、电动车、半导体、新能源、航天等尖端领域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受到关注。

美日印澳四方对话机制,源于2004年东南亚海啸期间为运送救援物资而临时设立。2007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印度时在国会发表演说,提出以日本、印度、美国和澳洲等民主国家组成“自由与繁荣之弧”的构想。当年,“四方安全对话”正式启动,四国与新加坡海军一同举行了联合军演。不过,换届后的澳大利亚新政府宣布不再参加2008年的“四方安全对话”,对话机制陷入了10年沉寂。

2012年12月,再度出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提出了“亚洲民主安全之钻”构想,呼吁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组成“四国菱形连线”,共同对应中国崛起,但未获得美国响应。直到2017年,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后,“四方安全对话”才重新启动。2020年11月,澳大利亚参加了美、日、印每年举行的马拉巴联合海上军演,是2007年以来的首次。“四方安全对话”自2017年死灰复燃后,从部门级对话逐步升级为首脑级对话,并在本次首脑峰会上正式落地,说明四国的重视程度都在提升,也意味着美国塑造的亚太小多边同盟体系正在成形。

美国总统拜登在1月20日上台后,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受到关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专门点名中国,把中美关系称为21世纪“最大地缘政治考验”。在制衡竞争对手方面,美国需要加强与盟友和伙伴的合作,拜登政府的外交步调开始展露。

在首次四方安全峰会之后,一系列亚太外交行程即将展开。3月14日到1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计划访问日本和韩国,分别与日韩举行外交与安全事务的2+2会谈。这将是拜登内阁成员首次出访其他国家。

3月18日,布林肯将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举行会谈,这将是拜登政府上台后美中外交首次直接会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也将出席。美方计划围绕人权、经济与安保各方面向中方施压,同时也将探寻是否有合作之道。

另一方面,日本首相菅义伟准备于4月上半月访问美国华盛顿,与总统拜登会谈——他将成为首位与拜登会面的外国首脑。日美领导人将确认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强化日美同盟及合作,力争发表联合声明。围绕拜登政府视为最优先课题的气候变化和新冠对策等课题,双方将交换意见,同时也有意牵制中国。

对于拜登政府的外交部局,曾在小布什政府内担任国安会亚洲事务主任的车维德表示肯定。他对比了特朗普执政后期的局势,“当时美国在亚洲的地位,我们与盟友就国防分担争论不休,我们未能加入该区域两个重要的贸易协议RCEP、CPTPP,同时中国的经济力量正在崛起。”他明确指出, “接下来一周,我们会看到完全不同的面貌。”有关四方机制的扩容,还会拉拢韩国、越南、新西兰等国,值得关注。

对于四方急于成圈抱团以抗衡中国影响力的焦虑,中方坦然面对。据分析,一方面“四方安全对话”升级将使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更加复杂,给地区安全秩序带来诸多变数;另一方面,中国不必太看重,因为四方没有一个国家愿意为了其它三国牺牲自身的利益,存在温度差,难以共进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2日表示:国家间的交往合作应有助于增进地区国家间的相互理解与信任,而不应针对第三方或损害第三方利益。我们希望有关国家秉持开放、包容、共赢理念,不要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多做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的事。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2/19210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