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日竞逐最大贸易区主导权成新看点
日期: 20年11月3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占全球GDP总量约三分之一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署了。

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6个对话伙伴国参加,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英文简称RCEP,于2020年11月15日通过视频会议形式正式签署。尽管印度因退出谈判而没有参加,但RECP对印度保持开放。

11月12日到15日期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邀出席了以视频形式举行的东盟系列峰会:第23次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第23次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第15届东亚峰会、第四次RCEP领导人会议和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其中,最受外界关注的内容便是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盟10国共同签署RCEP协定。

RECP谈判于2012年11月正式启动,涉及中小企业、投资、经济技术合作、货物和服务贸易等十多个领域。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经过3次领导人会议、19次部长级会议,28轮正式谈判,2019年11月4日,第三次RCEP领导人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宣布15个成员国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将启动法律文本审核工作,以便在2020年签署协定。

历时8年漫长而艰辛的谈判,并克服了印度“退群”的挫折,亚太15国最终签署了RECP,标志着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东亚自贸区正式形成。RCEP成员国合计人口约36亿,占全世界78亿总人口近一半;15国的经济总量约为2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约三分之一;贸易额也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

RECP实现签约,不仅是东亚区域合作极具标志性意义的成果,更是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胜利,让人们在单边主义阴霾中看到光明和希望,将为促进地区的发展繁荣增添新动能,也为世界经济实现恢复性增长贡献新力量。外媒称RCEP为“史上最重要的贸易协定之一”,为世界经济和区域经济合作注入一针“强心剂”。

近年来,世界贸易体系不断变化,新的自贸协定大量涌现,且出现了WTO和巨型FTA并肩齐驱的局面。在90年代以前,FTA寥寥无几,世界贸易体系由WTO前身关贸总协定(GATT)主导。90年代以后,自贸协定增多,但数量有限。21世纪以来,FTA大幅增加,规模不断扩大,甚至出现了巨型FTA,即全球四个最大的经济体美国、欧盟、中国、日本中至少有两个参与的自贸协定。

特朗普上台前,美国与欧盟、日本、中国正在谈判或完成的相关协定,包括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特朗普上台后,推翻了以前的谈判框架,分别与欧盟、日本、中国谈判三零(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协议、美日贸易协议、中美经贸协议。目前,美日贸易协议已生效;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已签署;欧日FTA已经签署并生效;中欧BIT计划将在2020年完成谈判;中国与日本参与了两个巨型FTA:RCEP和中日韩FTA。

近年来,日本政府积极推进自贸区(FTA)战略布局,加大开拓海外市场的力度。包括本次RECP在内,日本在全球自贸协定上广泛播种,抢占先机,明显提升了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2017年年初,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安倍政府主导了除美国以外的11国签署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2019年底,日本与美国“闪电式”谈判并签署了《日美贸易协定》;此外,日本还与欧盟达成了“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并签署了“日英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菅义伟首相继续延续安倍晋三的经济外交路线,提升日本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日本推动达成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并加快推动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目前,日本已经坐拥三大巨型(准巨型)FTA,与亚太经济体和欧盟同时都有FTA,并在亚欧贸易中发挥了串联作用。

事实上,“日本-东盟经济伙伴关系”在2008年已生效,是日本签署的第一个多边自由贸易协定。今年8月1日,修订后的“日本-东盟经济伙伴关系”(EPA)正式在日本以及率先完成国内手续的泰国、新加坡、老挝和缅甸等4个东盟国家间生效。修订部分主要围绕加强跨境服务贸易以及投资方面的合作。日本与东南亚经贸关系深厚,日本投资支持的待定基建项目总价值持续位列东南亚外资之首,达3670亿美元。据分析,日本政府将把CPTPP定位为全部贸易战略的基础,同时希望在全球贸易治理体系建设、亚太经济一体化、亚洲区域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成为全球自由贸易区的主导力量。

RCEP签约国的经济差距很大,既有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强国中国和日本,也有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鉴于中国的经济体量与巨大市场,一般认为RCEP是一个由中国主导的多边经济协定。的确,RCEP对中国意义重大不言而喻。在中美战略对抗加剧,美国以“新冷战”重新界定中美关系,并联合盟友在各领域、用各种方法打压孤立遏制中国的情况下,中国有必要寻求突破限制,RCEP就是重要出口。随着拜登胜选,美国重返TPP可能性大增。如果拜登政府欲努力重塑世界贸易秩序维护者的地位,中国可能面临更加大竞争。RCEP此时签署,无疑更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面对重新构建全球贸易体系的必要性,RCEP会成为重要基础,为中国制定贸易规则争取主动权。

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展开了贸易围堵和极限施压,但RCEP签约标志着贸易围堵近乎以失败告终。美国竭力压制中国对亚洲影响力,却徘徊在RCEP和CPTPP这两个重量级的亚太贸易协定之外,美国正成了亚太经贸的“局外人”。世界贸易体系的三要素是:治理主体、平台和规则。随着美国调整贸易政策,治理主体将从美国一家转变为美欧中日四家;而美国的单边主义“退群”使其在平台建设方面落后;在规则方面,自20世纪中叶以来,制定国际标准是美国全球实力的一个重要支柱,但常常被低估。美国新一届政府将不得不面对被排除在亚太多边贸易协定之外的后果。不过,美国跨国公司在RCEP成员国境内的子公司,将适用于该协议条款。

在全球新冠疫情未见收束曙光的当下,随着RCEP签约和美国下一届政府即将上台,世界经贸格局将发生明显位移,而RCEP内部也会出现主导权的博弈问题。百年未有之变局仍在继续中。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2/19042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