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文导报》防疫心理问答一:疫情期家里鸡飞狗跳 我快抑郁了
日期: 20年05月1期

编者按

疫情时刻,需要保护好我们的身体,也需要呵护好我们的心灵。有很多读者向本报诉说在日本疫情扩散之后的各种担忧,身处前景未明的现状,值此不安萦绕的时期,《中文导报》特此设立心理问答专栏,每周刊登一问一答。本栏目将保护提问者个人信息,仅刊登问答内容,可使用化名。

常驻答疑团队是专业心理咨询师或接受过心理护理知识训练者,并将根据内容而邀请各行业有识人士作答。

常驻答疑团队:
李雨潭,旅日心理咨询师,日本文学译者,“全民心理狮”社区创始人。
赵斌,中国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杜海玲,《中文导报》记者/编辑。

欢迎你倾吐心中困惑,文字零乱也没有关系,我们会为你整理编辑。请发信到本专栏邮箱:daobaoxinli@hotmail.com,标题中标明“问答”。


问:
自从东京疫情严重以后,我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担忧了。我的在上海的父母,在2月底叫我回国,还帮我在网上买好了机票,而且一买就买了四张,我们一家四人的票,都给抢到了。我家两个小孩,一个在上幼儿园,一个才两岁,也不存在上学问题,所以我是很乐意回去的。我准备让我先生陪我们回去后,看看情况,如果没什么大事,他自己再回来上班也行,我就和孩子们在娘家安全度过,之后看情况再回日本就行。
但是,由于先生说要在这边上班,他觉得没必要,还说回去的路上就不安全,拖着两个孩子,太折腾了,而且要隔离,所以一拖再拖,拖了两天,后来还是取消了机票。
没想到日本变得情况严重。我的爸爸妈妈也非常担心,他们每天给我转发很多信息,记得有一次收到了一篇说中国留学生发烧了都没有人管的事,我父母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担心得神经紧张,搞得我也惶惶不可终日。
我的先生是日本人,平时在生活态度上我们就很不一样,我是风风火火的,他们日本人慢慢吞吞的,但平时家里都是听我的安排,也没有大矛盾,但这次原本可以全体回上海的,却因为先生很坚决不肯跟我回国,结果搞得现在整天提心吊胆。这阵子他们公司也实施了在宅勤务,他开视频会议时还要求我不能让孩子出声,这怎么可能呢?我本就一肚子怨,忍不住对孩子也大呼小叫,小小的空间里每天鸡飞狗跳的。
看别人家的朋友圈,人家都在做料理,都在追剧,而我完全没有这份心情,这样下去会不会抑郁了?

                                                  主妇  小飞

答:小飞你好。疫情之下,全员焦虑,平时的家庭矛盾也会因为全家人天天朝夕相对而增加摩擦的频率,难免让人心情压抑。

所以,意识到人在遭遇生命威胁的时候出现任何焦虑、抑郁、烦躁、愤怒、恐惧等情绪都是极其正常的。不只你一人,也不是你一家在面临这样的命运,几乎所有深知Covid-19危险的人都是如此,只是不同的人心理资本和心理资源不同,应对危机的现实条件不同,会出现不同的模式和反应。

家里人意见不一致是常态,本质上说没有一个人可以为整个家庭的安危负责任,我们都只能对自己负责,对比自己弱小的孩子负责,并且尊重其他家庭成员的命运。



从心理学视角来沟通,我们永远看重“此时此刻”。之前有机会回上海但是没有行动,是过去的事情,和“此时此刻”没有关系。此时此刻,你们一家依然在日本,面临日渐严峻的形势,对过去的懊悔或者对其他成员的抱怨和指责并不会帮助你更好地面对现在的挑战,只会破坏你们的防疫统一战线。如果我们聚焦目标而不是情绪去采取行动,可能我们需要调整自己的注意力资源,聚焦于如何最大化利用本地防疫资源,缓解眼下的难题。

你将会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和难题,这是一个让你充分发现自己潜能和力量的机会,在《中文导报》求助,本身就是一件有助于你走出困境的事情。抗疫路上,我们与你同在。祝福平安。

                                                                                                            李雨潭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1/18745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