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閻先会:札记之北九州的王爷
日期: 21年01月2期

王家栋先生近照

作者:閻先会
圈里人都熟悉,北九州的“王爷”说的是王家栋先生,他的长篇小说《双樱物语》轻易就把我的思绪引入那一段特殊的时间和历史的维度,让我发现日本居然有这样一个迥异于其他国家的华侨群体,他们与曾经的“满洲” 与当下的日本和中国有着非凡的情缘,有着绵延不绝的、一言难尽的恩怨情仇。无疑,它们也是刚刚逝去的令和二年里,最感动我的文字。
                                                                                                     —— 知名媒体人 姜辉先


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苏联红军向“满洲”发动突然袭击。苏军集结了八十个步兵师、两个坦克师、两个摩托化师、四十个机械化旅和坦克旅,共计一百五十七万七千兵力,加上两万六千一百三十七门火炮、五千五百五十六辆坦克和三千四百四十六架飞机,风卷残云一般击溃了新组建的六十万关东军,全面占领东三省。八月十六日,关东军司令部遵照天皇口谕下达投降指令,放弃一切抵抗,交出全部武器。

失去了保护,惊慌失措的数十万日本侨民,一夜之间家财丧尽。为了躲避苏联红军的攻击、土匪的抢劫、原住民的报复,他们开始了漫长的逃亡生涯。像一粒沙子裹挟在滚滚洪流里一样,每一个个体的人的命运,只能在历史的大潮里无可奈何地随波逐流。逃难途中丢失在中国的日本孩子后来被称为“残留孤儿”,嫁给当地人的日本妇女被称为“残留妇人”(对不起,我很不喜欢残留这个日语单词)。

王家栋先生近照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接受日本厚生省的援助,从中国返回日本的残留孤儿有两千四百七十六人,残留妇人有三千七百七十五人,加上他们的家属,大约一万九千多人回到了日本。此后十几年,通过民间团体自费来日本寻亲的人不可胜数。如今,这些从中国回来的“归国者”和他们的后代(已经是第三代和第四代了),人数已经超过二十万。因为语言、生活习惯和教育背景等原因,使得他们很难融入日本社会,时隔半个多世纪也不能真正意义上被日本国民接受。这一族群,对中国怀着特殊的情感,说中国话、吃中国饭、交中国朋友、看中国的影视节目、过中国的春节,成了有着特殊身份和背景的“华侨”,分布在日本各地。

在日本、在中国,大家知道有这样的一个独特的“归国者”群体,但是他们的历史“群像”却并不清晰明朗,因为亲历者多不能写,而善写者又知之不详。在文学创作领域,这里可以说是一块不毛之地,抑或未被开发的处女地。直到二零一九年秋天,日本京桥书店出版社推出了长篇章回体小说《双樱物语》,这部上下两卷、四十多万字煌煌大著的横空出世,终于填补了“归国者”文学领地的空白。


小说《双樱物语》从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开始,时间跨度大半个世纪,描写了十几个归国者家庭,塑造了几十个典型人物,作者用中国传统的章回体话本的方式把他们的人生遭际与恩怨情仇娓娓道来,读之,荡气回肠;思之,心有戚戚。


《双樱物语》的作者王家栋先生,现居日本北九州市,为人低调却实在是一位非常有故事的传奇人物。他祖籍山东,出生于辽南,出生的时候正逢家道兴旺,父亲王义中老先生是一位很成功的商人,当时在吉林洮南府颇有名望的“万顺隆”、“福源泰”、“源丰合”、“福源昌”等商铺在他手里运营得最顺水顺风,直到一九四八年五月,解放军长春围城。那时候因为王家的店铺开在长春最繁华的大商场金银大世界里,一家被困长春城里。时年一岁半的王家栋先生在母亲怀抱里几乎被饿得奄奄一息,天可怜见,他们娘俩意外地靠着几粒黄豆才最终死里逃生。往事历历,凄风苦雨的沧桑岁月大都记录在他的另一本散文集《雨打风流》里。三反五反、大跃进、四清、文革、串联、下放、插队、改开、恢复高考、平反、下海……共和国的故事他都一一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以日本人子女配偶的身份举家移居日本,仿佛命中注定一般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来日本之前,在本溪桓仁铅矿技校当老师的时候,王家栋先生已经是辽宁省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诗歌、散文作品时常见诸于省内外各级报纸杂志。文学之外,他还在书法、绘画方面下了很大功夫,良好的艺术自觉与修为,为日后写作长篇小说《双樱物语》打下坚实的文字基础。从采访中我了解到,这部长篇从酝酿到完成历时三十多年,数易其稿,一部分内容也曾用日语写成中篇小说,还曾获得过北九州市的文学大奖。书中涉及到近百个人物,几乎都有人物原型,王家栋先生担任北九州市归国者协会会长多年,日常和他们交往密切,最了解他们的内心感受,他有心把听到的故事,当成积累小说素材一一记录下来进行文学化,揉进自己的作品中,故事是虚构的,但是真实地再现了这个独特族群的生活和精神面貌。

在众多人物当中,王家栋先生的岳母齐木阿丫妹对他的创作影响最大,也是支撑他完成这部长篇的精神动力。齐木阿丫妹于二00五年去世,她出生于九州的天草市,十六岁去了当时的满洲国,直到一九七二年才回到阔别三十多年的祖国,阿丫妹的人生命运构成了这部长篇小说的人情底蕴,也是促使他写作《双樱物语》的契机。王家栋先生做了阿丫妹的姑爷,第一次在岳母家看到了小仓城的老照片,留下深刻印象,没想到后来竟成了北九州市的永久居民。在北九州的华人圈里,王家栋先生可是一位名人,他不仅人生阅历丰富,知识渊博,而且为人豪爽热情,有担当。古稀之年的他,如孔子所言“随心所欲不逾矩”,但见他依旧一身文艺范儿,读书、画画、写字、钓鱼、收藏古董字画、办日语班,时时自带气场,身边吸引了一群新老朋友,平素,大家都略带戏谑地叫他北九州的“王爷”。

作为出版纪念,京桥书店原计划邀请山东作家协会与出版相关单位,在北九州市联合举办《双樱物语》作品研讨会,因为迟迟不去的疫情,只能推迟召开。期待,《双樱物语》能受到更多关注,产生更大影响。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4/19116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