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神秘白衣集团和神秘女教主的真实 / ● 李夏 编译
日期: 03年05月2期 阅读: 579 评分: 1.00/1
  最近,一个全体成员穿白衣戴白帽,一切以纯白为装束的奇特诡异的新兴宗教团体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该团体的信徒们认为他们的教祖身患重病,是因为受到了电磁波的袭击,而白色物品则能反射电磁波的辐射,可以保护病人。因此,他们除了身著白衣,连汽车和住处也都用白色布料覆盖。许多信徒身上的类似和式的白衣长及地面,据说是可以将电磁波引到地里去。还有人甚至将眼镜片都用白胶布贴上。
  这个不到1200人的小团体行踪诡秘,所到之处和当地人都不发生关系,尽量不引人注意。他们不洗澡,在自己的帐篷中搭设厕所,用塑料袋盛装排泄物,结果在他们周围始终环绕著一圈臭气。
  5月1日,这个集团的大部分成员分乘21辆用白布覆盖的大小车辆,从歧阜县清见村向山梨县大泉村移动,欲与早在这个村里占据了4轩民家及8间,“先行部队”汇合。结果,在途中山梨、长野两县接界的道路上被拒绝接受入境,盘桓了数天後,现在他们已进入福井县。

  神秘女教主的青年时代
  在这个奇特的车队中,最与众不同的是教祖千乃裕子乘坐的被称做“ 阿卡迪亚”号的轿车。“ 阿卡迪亚”是古希腊的一处地名,那里的人民据说过著远离红尘,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千乃裕子给自己的坐驾取这堋个名字,大概也是寄予了某种寓意吧。“阿卡迪亚”号被用白色塑料布完全包裹起来,层层“密封”,谁在里面都得窒息,却仍然挡不住里面飘出的阵阵臭气。有人猜测其实教主已经死了,车里停放著尸体,将车整个包起来是为了防止腐烂的气味外溢。
  这个被精心“密封”起来的神秘女教祖究竟是个什堋样的人呢?至今为止,她的一切其实也是“密封”著的。而在媒体的紧密追踪之下,其神秘的面纱渐渐被揭开。
  千乃裕子原名增山英美,1934年出生於京都。8岁时,她的父亲因患结核病去世,母亲再嫁,和一个会计师结了婚。据说,增山英美性格内向,笃信基督教,与继父不合。1955年,增山英美从梅花女子中学毕业之後,又进入当地有“英语之梅花”之称的著名教会学校梅花女子短大英语科学习。
  增山母女俩都是那种小巧娇弱的知识型女性,然而周围的邻居却总觉得她们有点“怪”。一位邻家老人回忆说,那时英美白天闭门不出,晚上则出来对天祈祷。虽然她当时在给附近的孩子做英语家庭教师,但她深夜对著天空窃窃私语的身影确实让人觉得有点恐怖。英美的母亲,一个亲切随和的妇人,则告诉别人说,她女儿可以和天使麦克通话。麦克是圣经里最重要的天使之一,又是犹太圣经中犹太人的保护天使。
  起初,英美说她可以和天使麦克对话;渐渐地,英美就自己“变成”天使麦克了。她天天在家阅读宗教书籍,自己也写了一本书。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虽然她谈论基督教的天使,却从不提及耶稣。
  围绕这母女俩,还有很多怪事:她们很喜欢怪模怪样的猫。她们自己养了好几支猫,另外,母亲还在家门前放上猫食,喂养街上的野猫。结果,大量的野猫聚集在她家门前,家门一开,猫屎和猫身上的臭味就飘进来。最後,她们自己身上也沾染上了这股臭味。

组织宗教团体──“千乃正法
  後来,英美加入了一个称做GLA的新兴宗教团体,但在教祖高桥信次死後,英美就离开了GLA。她写了一本书《天国之扉》,以原GLA的信徒为中心建立起了“千乃正法”会,自任教祖。
  当时,据说她已经疾病缠身了。她在八十年代初期得了癌症,身体疼痛,渐渐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於是,她开始了对全国各寺庙的步行巡游,以期以苦行祈求上苍驱赶病魔。
  然而,她的病情并未好转。这时刚好有报道说,研究发现,高压送电线对孕妇和儿童的健康有影响,这触动了千乃裕子的灵感,她开始宣称自己健康恶化是因为“受到了苏联间谍发射的电磁波的袭击”。然而,几年後,前苏联解体了,於是千乃裕子又提出了新理论,说2003年5月15日地球将与名为“尼比鲁”的第十颗彗星相撞,人类将面临灭亡的命运。
  於是,她的全国各寺庙灵场的巡游,不久便变成了对共产游击队的电磁波的逃避之旅,接著又变成了对世界末日的自我拯救之旅。
  在移动行程中,千乃裕子乘坐的“阿卡迪亚”号轿车的後部座椅被取掉,安上了可以调节头背部高度的简易小床。小床很窄,如果不是身材十分小巧的人,根本躺不下去。身体极其虚弱 连话都说不出来,终日只能呆在小床上的千乃裕子以笔代口,传达她的命令。她吃喝拉撒都在车内进行,如果不是小床可以调节高度,她自己连撑起身来斜躺著都做不到。如此令人难以忍受的与世隔绝的生活使千乃裕子时常对照顾她的“世话”担当和传达她使令的“传达”担当的人失去耐心,大发雷霆。结果 部分信徒渐渐灰心,终於离开了她。
  千乃裕子还时常对追随者予以严厉的公开指责,因此而退会的会员也大有人在。
  今年1月底,来自这位女教主的“最新谈话”是:“正法会现已被共产党的恐怖分子操纵,‘ 传达 ’担当的两个人与共产游击队同谋企图谋杀我。保护我的亲卫队不存在了,我被喉癌和肺癌缠身,只有上天的力量才使我活了下来。人的性命是为执行上级的命令而存在的,千乃教祖是救世主,这两个人却对我既无尊敬之情,又无忠诚之心,这样冷绘无情,真让人觉得他们血管里流的不是人血!”

  服侍教主的女信徒如是说
  言行如此荒谬无稽的女教祖,仍然能吸引人不断加入其追随者的行列。
  东京都内居住的一个女性,曾是千乃裕子的信徒,她回忆当年的经历说:“我阅读千乃裕子的书,受到感动,进而参加其学习会,最终加入了千乃正法会。在学习会里,我们聆听录有千乃裕子声音的录音带,听她传达上天的信息。”
  当时,千乃裕子为了防卫电磁波的袭击 在福井市的山中修建了一处叫做电磁波研究所的设施。该设施共有两间房子,白木的墙,白色的地板,四壁全无装饰。女信徒第一次见到千乃裕子时,她独自坐在後面那间屋子正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当时先生虽已上了年纪,但看上去仍然既美丽又睿智。先生每天忙於将上天的信息记录下来。但时时先生会发出阵阵惨呼:‘痛啊,痛啊!’”女信徒继续回忆说。
  “先生有一次入浴时病情忽然恶化。她觉得是浴室有问题,从此不再洗澡。她用登山运动员使用的乾粉香波洗头,可以不用水,‘洗’後将乾粉擦去就是了。身体则以医用酒精擦拭清洁。她每次‘洗澡’都必须依靠他人帮忙,都得花上三个小时。先生其实是很爱乾 的人,处於这样的状况,心里肯定十分不好受。”
  女信徒十分惊讶於千乃裕子的高强“灵力”:“有一次,先生大呼‘痛,痛,不要把东西向著我的方向!’我当时坐在四、五米之外。一看,只见我手边的筷子正指著先生。先生後来给我解释说,电磁波集中在尖利物体的头上,然後向她发射,因此不要把筷子、圆珠笔一类东西冲著她。”

  女教祖的“丈夫”如是说
  现年69岁的千乃裕子虽然没有孩子,却曾与同一信徒结婚、离婚两次。她的现年77岁的前“丈夫”说:“我和千乃教祖至今没有任何个人的直接的交流。我们的婚姻是纯粹的纸上婚姻。结婚也好,离婚也好,都是遵从千乃教祖的意旨所为。她是天使麦克的大王妃,地位高於耶稣和佛祖,我能有机会服从她的命令和指导 是我三生有幸。”
  该“ 丈夫”是最早加入千乃正法会的成员之一。当时他在日本一家有名的超市连锁店工作。其时日本的超市行业处於朝阳时期,他经常得以接触各种头面人物。第一次奉命和千乃裕子“ 结婚”是1984年,千乃50岁,他59岁。“ 结婚手续是我去区役所办理的,先生没有出面。她自己填写了结婚表格,盖了章,然後委托别人和我一起去办手续。当时役所的人很惊讶我居然不知道先生的住址。”
  那时候,千乃正法会里传闻苏联会从北海道登陆,从九十九里?l上岸攻击日本中心部。会里的人们开始讨论将整个团体搬去美国。於是 “丈夫”就奉命先赴美国考察,做准备。然而,他在美国突发急病,不久就返回日本就医,被诊断为肺水肿,并发肺炎,不得不经常出入医院。那时,他被迫减少了参加千乃正法会活动的次数。正当此时,他收到了千乃正法寄给他的“离婚届”。
  离婚不到六个月,千乃裕子又与这个“ 丈夫”结了第二次婚。当时“ 丈夫”健康状况渐渐好转,又开始积极参与和组织千乃正法会的各种活动。他与千乃裕子之间通过他人间接有电话的联系和信件的来往。然而 直到1992年这段维持了8年的奇特婚姻再一次结束 这位“ 丈夫”都没能一睹“ 妻子”的芳容,没能有机会 解“ 妻子”是个什堋样的人。
  现今,这位前“丈夫”在静冈县带著去世的养女的女儿过著平静而无闻的生活。他在离婚後基本脱离了与正法会的联系,但并未抛弃信仰。有人访问他,他说,祈祷教主尽早恢复健康;但对於正法会成员的“纯白装束防电磁波袭击”的古怪行径,他也微微透露了一些委婉的批评:“日本是法治国家。因此,维护正常的法律及秩序是当然的事情。但是,(正法会的人)因为相信上天的指示,觉得自己的行为即使破坏了社会的秩序也是可以被容忍的,这是一种错觉。”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6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