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拳打脚踢 恶言相向 / 高中生对教师施暴引发教育反思
日期: 04年03月2期
  2月25日,川西警察署逮捕了一名涉嫌伤害罪的少年A。他的作为倒像是从前红卫兵造反派一般,竟敢对老师施暴。这次事件引起日本教育界对老师与学生的关系的争论。

学生逼教师下跪

  “ 你有什幺资格做教师,你应该马上辞职!”那天,他把跪在地上的教师拎起来,觉得还不过瘾,又抡起脚乱踢。围在旁边的学生嘻嘻哈哈地在看热闹,而且还不停地拍照。A边骂边施暴,前后持续了2个多小时。
被害者是兵库县立猪名川高校的男性教师加藤修一(化名,39岁),对他实施暴行的A是同校二年级学生(17岁)。经医生诊断,加藤的颈部、左膝都受伤,更为严重的是他的心理创伤,为此他向警方提交了被害届。
事件发生时,该校的约220名学生和12名教师正在山形县藏王的滑雪场参加1月27日开始的3泊4日修学旅行。29日晚10时左右,在住宿的旅馆内,学生们刚刚结束当天的娱乐活动,带队的加藤却被A在内的约10名男学生逼到旁边。事后加藤老师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A在前一天曾提出要在娱乐时间唱卡拉OK,但加藤当时回答他们,如果是作为表演节目是可以的,但后来由于他们没有配合负责娱乐节目的同学的工作,就没有让他们唱。他们就因此逼问加藤为什幺说谎,为什幺答应的事没有做到,还让老师谢罪。
为谢罪之事,以A为首的学生和加藤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持续了1个多小时。由于加藤不肯让步,气愤至极的A抓住他的肩,强迫他跪下。他当时想要是不跪下的话,他们肯定要进一步实施暴力,后果不堪设想,实在是很可怕的事,就先顾眼前地跪下了。可没想到他们看到老师跪在地上,更加得意忘形,就像成人式上那些无法无天的年轻人一样。A骑在老师的肩膀上,对他连打带踢,旁边的学生还得意地大声叫好:“ 打得好,就是要打这家伙!”

同事过路而不顾

  加藤老师的回忆其实并不详尽,在警察们后来收缴到的当时周围学生拍下的现场照片上,还有加藤被吐口水、舔拖鞋鞋底、被拳打脚踢等的场面。加藤这样说他当时的难堪:“曾经有一次我要反抗,但A一边骂:‘ 你还想反抗?’一边更加变本加厉地对我施暴。最后A大概是冷了,要去取衣服,走之前还对我说?你要是敢动一动,小心我回来揍扁了你。由于恐怖和屈辱,我当时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竟然就听了他的话,保持着那种姿势。等到我最后被解救回到大厅时,已经是深夜1点了。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A对我施暴期间,有好几位教师经过,但他们都没有制止A,对我简直就是见死不救。在我和A发生争吵的期间,学年主任和副主任以及生活指导部的教师都在。当时我坚信我的决定是正确的,还对A等进行劝告,但我也感到自己是孤立无援的。直到最后这些教师也没能对A的暴行进行制止,副主任直到最后都在场,学年主任中间还说,我认为加藤不对,该认错就认错嘛,随后就走开了。”
  加藤认为,从他本人来讲,他希望对这些学生进行相应的处分,对那些煽动的学生给予开除,但却遭到学校的反对。后来听说,如果开除了那些学生,那幺对当时在场的教师又将如何处置呢?被开除的学生的家长肯定也是要追究他们的责任的。加藤对学校的反应非常失望,于是于2月2日向警察提出了被害届。
  发生这种异常事件后,学校的教头辩解说:“ 所谓暴行并没有持续两个小时,而且在场的教师也进行了制止。起因虽然是卡拉OK事件,但学生们平时就对加藤教师不满。尤其是施暴的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就因个人问题对加藤不满,这些不满在那天引发成暴力。”
  对此加藤反驳说,所谓的学生对他不满,是因为他们经常在上课铃响过以后仍不进教室,加藤则一再提醒他们注意。关于A的个人问题,在去年加藤作为他们的班主任的时候,A向他报告祖母去世的消息时,加藤错听成是他的母亲去世?就反问了一句:是母亲去世了?对此A很生气,还让加藤道歉。加藤当时想是自己过于轻率讲到了死,当即向他认了错。但事后A却歪曲事实,在学校里到处说老师侮辱了他的母亲。
为什幺在场的教师不能制止这种“犯罪”行为呢?途中走开的学年主任,以坚守“公务员的守秘义务”为由,拒绝采访。直到最后都在场的副主任,是A现在的班主任,在被采访时表情痛苦,但他坦率地说:“当时我几次口头提醒他们注意,之所以没有动手制止是为了防止围观的学生也上去乱打使事态进一步恶化。现在我也非常后悔没有在事件刚开始的阶段就制止住,对此经常自责。”

校方称学生最重要

  带队去修学旅行的该校校长在被采访时说:“ 当时我也2、3次经过现场,但并没有看见暴力行为,只看到他们在争论,而且也没听见学生们讲些什幺,于是只是叫他们早点回去休息。我想其他的教师可能也与我一样,只进行了口头劝告。但是暴行为什幺持续了那幺长时间,我也无法理解。为什幺会发生这种事,等调查清楚后,我们会建立一些指导体制。”但是,调查的结果显示,口口声声称只见到争论而没有看到暴力的校长,被发觉有目击暴行后离去的嫌疑。而且作为学校的最高领导,他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曾强调,学生是学校的最重要部分。
为此加藤愤怒地说,在警察进行调查时,围观的几名学生都证明在我跪着期间,校长来过。作为学校的责任者,他也应该为此下跪谢罪。
加藤在事件发生后直到2月末一直休职,之后提出转勤的要求,但还没有得到解决。而另一方面,在A被停学的5周间,围观的学生也得到训诫的处分。
  加藤还认为,学生使用哪怕再残忍的手段,只要教师联合出手制止,事件都会被制止的。学校不能怕事态扩大就采取懦弱的态度,我相信全国大多数教师都会同意我的这种意见。
  所属于“ 职业教师会”的都立高校教师喜入克,就此事件发表看法认为,这件事很具有代表意义。现在教师和学生的关系已经同以前不一样了,教育要演变成一种服务性行业了,学生变成了消费者,而教师要想尽办法为他们服务。“我自己就是一位家长,对此是深有体会。有学习成绩不好升级困难的学生,告状到人权律师那里,问为什幺他不能升级?结果是判教师的教育方法不好。依此类推,这次的加藤教师事件,也会被判是被打的教师不好。”
  事实上也如此,A已经对学校方面的处分表示不服,并已上诉县教委。他仍旧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幺,都是教师不好。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教师也认为A没什幺大错,还是加藤氏认个错比较好。也许这些教师的这种想法,正是他们没有去制止暴行的最好解释吧。而且学校本来也认为学生是学校的主体,没有学生学校也就不存在了。
加藤氏现在面临的问题,也正是摆在日本教育界面前的问题。 (洪舟编译)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479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