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风流母亲与高中生交往 / 四岁幼童惨遭虐待而死
日期: 03年11月2期 阅读: 263
  “ 那是8月8日傍晚6点钟。听说东检票口有一个迷路的孩子,我跑去一看,见是一个穿T恤和短裤的幼儿。孩子很聪明的样子,回答了我姓名和年龄,但是一问到父母的情况,他就不说话了。我打开了他背著的双肩包,只见里面乱七八糟地塞著T恤和袜子,除此之外就是5、6包餐巾纸了。”名古屋市昭和区地下铁御器所车站的职员回忆说。
  当时,仅仅4岁的勇树独自从家里出发,他从离家最近的车站乘车,要去的地方竟然是大约400公里以外的 玉县内的祖父母家。
10月19日──勇树因腹部大量内出血而悲惨地死去。原因是与母亲交际中的少年使用骇人的暴力所致。
  在县立高中读高三的18岁的A,是从今年7月上旬开始与28岁的森岛彩交际的。自宅附近的居民反映:“我是从朋友那里听说的,森岛现在在与一位十几岁的少年交往,据说处於热恋之中。周围的人们对此都有些担心,因为她把每天去保育园接送勇树君的事也委托给其他小朋友的母亲了。”
  住在她家楼上的住民也说,“从早上4、5点开始就能听到男子的声音,窗门紧闭著还能听到这堋大的声音,可见吵得多厉害,很令人担心。”
  另外,从7月份开始,勇树君的身上就经常出现不可思议的伤痕。A向勇树君实施暴力的理由竟然是,他平时就一点也不讨人喜欢。A在与森岛交际时,每周要来3次,勇树君自然就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一样。
  住在其它公寓里的人也回忆说,“ 从7月份开始,傍晚就经常听到勇树君的哭声,这种事有时要持续3、4天。”
  在勇树君就读的保育园,大家也都知道有这堋一位“打人的大哥哥”,为此保育园还专门找森岛彩,但是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有时,保育园的老师还发现勇树君的性器的头上有糜烂的样子,非常令人不安。那完全是因为不卫生造成的。据说,仅仅4岁的勇树君是自己洗澡的,而母亲彩是与A一起入浴的。而且自从与A开始交际後,母亲彩就不再陪勇树君入睡,都是勇树君一个人睡觉。”10月14日,勇树君对保育园的园长说:“ 我想同妈妈一起洗澡,还想让妈妈抱抱我。”
但是,就在这4天之後,勇树君幼小的生命就被无情地夺走了。
  18日晚上9点左右,彩在哄勇树君睡觉以後外出。与A见面後就一直在兴奋地唱卡拉OK,直到第二天19日凌晨2点、3点左右二人回到家里。在这4小时之後的7点──
  A要去卫生间,觉得走在前面的勇树君很讨厌,就突然狠狠地朝勇树君的腹部踢去,勇树君幼小的身体腾空飞起重重地撞到墙上。
  A身高一米七十以上,小学时就踢足球,中学和高一时又都是在练柔道。勇树君的身体发生突变是在三人外出购物回来之後,大约午後3点50分左右。死因是外部而来的撞击导致大量出血,休克致死。在打119报警之後,彩还对旁边的A悄悄说:“ 就说是从椅子上摔下来的。”在急救车赶来之前,他们还伪装了现场。A在第二天,竟然还装作没事一样参加了期中考试。
  21日,A因伤害致死嫌疑,彩因隐藏嫌犯双双被捕。彩的一位朋友说:“ 事件当天傍晚,彩打来电话哭哭啼啼地说‘勇树君死了’,她也说是从椅子上摔下来而致。她也没有向警察讲真话……”
  “ 事件发生的当天,当彩抱起被踢後的勇树君时,又遭到A的拳打脚踢,并造成彩第七根肋骨骨折。这是在他们被捕後的第三天,也就是彩的28岁生日那天知道的。”
  自己的儿子被踢死,而自己也受到痊愈要三周的伤。但是,彩还在为这个比自己小10岁的A辩护,“本来我们已经不准备再见面的……”
  彩出身 玉县,父亲是原自卫官。高中毕业後考上了名古屋市内的女子大学。20几岁时在那个有名的店里打工,在那里认识了勇树君的父亲结了婚,但2年後离婚。勇树君归彩抚养,平成12年她又回到店里打工,并在2年後升任店长,工作上获得很高的评价。
  但是,以前的一位店员也讲了彩的另一面,“ 她是一个恋爱很投入的人,她喜欢同一起工作的人交际,勇树君的父亲也是其中之一。她耐不住寂寞,总是恋爱。”
  现在居住在关东北部的勇树君父亲说:“ 发生这种事让我非常气愤,也很悲伤。他怎堋会对一个仅4岁的孩子下这样的毒手。我同勇树的最後一次见面是在2年多前,离婚是因为我花钱大手大脚,想勇树跟著彩会好些,彩真比我还混蛋!”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294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