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70公斤石块加害并点火焚尸 / 16岁少女被22岁丈夫残杀事件揭秘
日期: 03年10月4期 阅读: 274
  这又是一件震惊社会、残恶罕见的凶杀案。被害人年仅16岁,今年7月10日刚刚结婚,却於10月1日被22岁的丈夫夥同不良少年4人用重达70公斤的墓石砸死,然後点火焚尸。
  少女名叫石桥裕子,职业是“KIYABAKERA”(脱衣风俗店)的女招待,遗体的腕部刺有10个男性的姓名,由此可以推测,她也不是个行为端正的女子;但是,裕子再有不端也不该被如此残忍地杀害呵。且看看她短暂人生的经历,以及她和22岁的新婚丈夫石桥广宣都是些什堋样的人。

  石桥裕子:16年的短暂人生

  今年10月1日上午7时左右,正在千叶县若叶区贝冢町的一处墓地停车场附近晨练的一位男性最後目击裕子的身影。不过1小时後,她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结束了仅仅16年的短暂人生。
  裕子家中有父母、妹妹及弟弟五位家庭成员。她的父亲原来当过自动车教习所的教员,後来当过迎送用的专线巴士的驾驶员,目前的职业是运送业的委托社员,个性内向。她的母亲据说性格外向,在4年前买了若叶区内的公寓搬至现址之前,当过旧居地域的自治会役员,算是个较有组织能力的人。
  裕子在小学生时代给人的印象是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升入中学後,她参加了学校的手球队,三年级时任主力。据反映,她的运动神经发达,特别对中长跑很在行,性格又像母亲,很容易成为人群中的“小头头”。但在中学毕业前夕,由於所交往的友人变了,她也受了影响,服装和打扮变得接近於不良少女。等到升入区内的一所私立高校,她虽然参加了篮球队,但藉口校规太严,表示“ 想干活挣钱”,很快从高校中退。实际上,当时的她,已经在中央区的一家饮食店当了ARUBAITO。
  从高校中退後,裕子就一直“干活”,被害3个月前转到“ARUBAITO”店当露出前胸的女招待。由於她才16岁,“ ARUBAITO”不敢雇她,她就冒称18岁。由於店里没得到父母的同意不敢雇用未成年者,她考虑到如果和认识不久的广宣结婚,得到已成年的丈夫(代替父母)的许诺,她干这一行就没问题了。因此,她和广宣说好,俩人登记结婚,广宣获得“石桥”这个姓,当石桥家的“婿养子”(上门女婿),而裕子则每个月从自己的收入中向广宣缴纳“上纳金”。这以後,不知是否因为缴不上“上纳金”,裕子在广宣驾车迎送之下,当上了上门提供性服务的女郎。
  这两个以利益关系为基础“ 结为夫妇”的男女,实际上是伪装结婚,平常广宣住在市营住宅里,裕子则仍然住在父母家中,呈“分居”状态。而且,石桥家的家长根本不知道女儿已“ 结婚”,直到女儿被惨杀,方才知道杀死自己女儿的,原来是石桥家的“婿养子”!

  石桥广宣:22岁的的社会渣滓

  石桥广宣,因为与裕子“结婚”,才有了“石桥”这个姓氏;年仅22岁的他,早已经结过婚,还生下了一个女儿;而且在与裕子“ 结婚”後,还准备与新的女性结婚。他的结婚或离婚,都是为了自己得到担保,可以借钱,从而玩弄法律。而与他反覆结婚、离婚的前妻,也是在家长极力保护之下,才逃出了他的魔爪。年仅22岁的他,是一个有过犯罪前科的异常凶残的人。
  广宣的父母在10年前离婚,其母亲此後又结婚、离婚过数次。4年前的10月25日,年尚18岁的他,就和一个女性结了婚;2年後的2月22日离婚;同年8月7日,又和这个女性复婚;去年5月,同这个女性生下了一个女孩;但到了今年1月6日,他又和这个女性离了婚;之後,俩人再次於2月24日复婚,却在3月14日第3次离婚。
  2001年4月,广宣在第1次离婚後,被送进仙台市内的一所更生保护设施;出所後,回到地方上当了涂装工。据当时他所借住的ABATO的房主说,他朝出晚归,好像是过著正常的生活。其实不然,广宣的另一张“ 脸”是不为人知的──那时,他正因一件伤害事件被诉。事由是,他认识的某女性和她过去的男朋友一起来找他商量,说想跟现在交往的男人分手,但那男人不允。三人便决定要教训教训那个男人。可是,後来,广宣弄明白这是女性和她过去的男朋友编出来的“故事”,於是大为光火,叫来几个人,把那过去的男朋友一顿饱打,并抢走了其驾驶证,去办了一个携带电话契约。之後,挨打的人去警方告发了这件事。
  那堋,这个凶狠的广宣又是为了什堋跟裕子“ 结婚”的呢?原来,他从消费者金融借了钱,如果跟裕子结婚,使用了“ 石桥”这个姓氏,就可以再借钱。
  俩人在区役所登记结婚两星期後,申请到千城台东的市营住宅入居。邻人们说,看见染著金发的10岁代、20岁代男女数人进进出出,根本认不出谁是谁;他们还养了4、5支猫。来往的人都是行为习惯很差的人,吸烟後乱扔烟蒂、半夜三更驾车回来吵吵嚷嚷,这里简直成了不良少年聚居的大本营。受到骚扰的邻人们敢怒而不敢言,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浪荡少年少女们生起气来又会干出些什堋事,不敢得罪他们。有一次,广宣住的二楼房间漏水,被淋了水的一楼住民发出抱怨,广宣竟持著木刀去找那个住民算账。那个住民报警喊来了警察,警员赶来,从现场把广宣带走。
  这样恶事做尽的广宣,除了用结婚名义申请到的这处住房(裕子仍住在父母家中),还拥有另一处“别宅”,在那里,他跟1个17岁的少女情人同居。这个少女在广宣指使几个少年对裕子下毒手时也参与了,正在接受警方的讯问。

  悲惨的结局

  同时,裕子也和一个与自己同岁的少年交往著,那个少年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已跟广宣“ 结了婚”。裕子和广宣虽然假结婚,但仍有肉体关系,传说他们俩的孩子被流产了。此外,裕子还跟1个17岁的少年A有著说不清的关系,那个少年也参与了杀害她的行动,已被警方逮捕。
今年9月下旬,在千城台车站前,3个高中女学生和裕子推推搡搡地打了起来。单枪匹马的裕子竟将三人打得 青脸肿。3个女生中的1个女生正和上述少年A在交往中。这件事传到了A的耳中,所以,他在接受广宣的“ 杀了裕子”的指令时,毫不犹豫。
  少年A(17岁,无职)、B(16岁,无职)、C(18岁,高中生)、D(17岁,土木作业员)10月6日被捕後都承认,他们在石桥广宣的指使下参与了杀害裕子。广宣的动机据称是裕子要去报警,说出她和自己之间的事情来。
  在杀害现场被发现的裕子,又是怎样一副样子呢?她的遗体被少年们浇上了10多罐打火机用的油,然後点上了火。青色的火焰蹿到半人高处,“ 嘶啦嘶拉”地燃烧著,发出焦臭味。等警方赶来时,尸体大部分已成了碳化物。经尸检,直接的死因是脑部遭到袭击後发生的脑 碍。尸体旁边,有一块沾著血迹的估计有70多公斤重的墓石,推断是凶器。尸检发现,裕子随身的携带电话、钱包等物品被凶手带走了,尸体上的戒指和项链还在。她的左手上戴著的戒指已被烧得不成其形,以致脱落在地;右手的一部分尚可辨认指纹,因此警方很快就判明了尸体的身份。
  参与干掉裕子的几个少年都分别承认,他们用石块砸向裕子後脑部,使她昏迷後,又搬起石头狠砸她的脸部,砸得稀烂,好让人认不出她是谁来。尸检发现,裕子遗体的後脑部有好多处骨折,脸部因被烧焦而无法辨认,整个遗体仰躺在地,双臂像欲护住头部似地向上弯曲(如同拳击手出拳时的姿态)。
  遗体被点火後激烈燃烧,火烤得地面上留下了一片焦土。其残忍的程度令人发指,不能想像这样的兽行竟由几个未成年者所为。
  後来,经审讯判明,4个少年在1日凌晨4时左右,到一家深夜营业的超市偷了10多罐准备焚尸用的打火机油,这证明他们是有计划地杀害裕子的。他们偷打火机油的情形被超市里装置的防犯录像机摄下,这成了警方当初逮捕他们的理由。
  而既凶残又狡猾的广宣,却自己“ 报了案”。他谎称,当天凌晨2时半过後,自己用车将ARUBAITO的“妈妈桑”和孩子及裕子接走,先将“妈妈桑”和孩子送到家,又在千城台站让裕子下车;後来,用携带电话跟裕子联系时,她回答得很匆促:“有个熟人在旁边。过会儿再打给你……”;再後来,自己再打电话给她时,却只有铃声而无人讲话了,云云。当然,他的谎言很快就被拆穿了。
  裕子永远再不会出来接电话了。这个才年届花季的少女,就这样永远从人间世界被抹消了。杀人应当偿命。可是,杀人者均未成年,虽然他们用远比成年人残暴的手段杀了人,现行的法律却无法判他们偿命;况且,主犯广宣只要是没有直接动手,法律对他的制裁将只不过囚禁数年……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269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