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凄惨杀人案的作案者的泥沼人生 / ──熊谷四男女被杀被绑架事件内幕 / ● 嘉文编译
日期: 03年09月2期 阅读: 544
  8月18日傍晚, 玉县警方接到报案:熊谷市的一幢箱田202室中,发现一具被人刺死的男尸。这个被害者就是28岁的饮食店店员铃木秀明。
  警方打开202室的房门,看到的是十二分凄惨的现场:遗体倒在地上,身上乱糟糟地裹著被子。将被子掀开,只见身穿T恤加短裤的铃木秀明被用刀子戳得血肉模糊,下腹部几乎可以见到肠子,而背部的伤痕更是令人不敢正视……

  凶杀案的前前後後

  第一个向警方报案的是与铃木秀明同住一幢的19岁女性田村由香。她和後来被绑架、杀害的21岁的女性菅藤蓝同住在106室,两人都是陪酒女郎。据她的回忆,这起凶杀案的前後过程如下:
18日白天,正好在田村由香房中的铃木秀明,被2男1女找上门来。这2男1女就是作案者──26岁的原暴力团组员尾形英纪,以及1名15岁的少年和1名16岁的少女。
  三人将铃木秀明拽到二楼202室门前,16岁的少女用铃木家房门的钥匙打开门後,将他推了进去。田村由香由於正好跟铃木秀明在一起,因此也被拽进了202室。
  进了房门,尾形英纪就开始大吼:“怎堋样?向我的女人伸手?要你好看!”说著就开始猛揍铃木,并取出一把尖刀,向铃木身上乱刺起来。铃木受了伤,发出呻吟声,尾形就凶狠地骂他:“哼?叫你哼!”一边说一边继续猛刺。
  田村由香见状,吓得乱哆嗦,不敢吱声。正好在这时,跟她同住一间房的陪酒女郎菅藤蓝和另1个陪酒女郎、住在2楼的25岁的山崎惠美香一起来敲门,找铃木秀明。尾形示意15岁的少年和16岁的少女开门,将二人也拽进了室内,一顿暴打之後,在她们各自的眼中点上了瞬间接著剂,绑架进1辆黑色轿车,驶向秩父方向。
  据後来尾形被捕後的供述,他原来是准备一不做二不休,把这3个目击者都杀掉的,可是後来没有完全得手,只杀掉了一个菅藤蓝,将她的尸体扔在秩父市郊外的观光道路上;另2个女性被刺成重伤,分别流著血倒在美之山公园及熊谷市役所附近一家会社的 地里,後来被救助,逃脱了被杀的噩运。
  在被绑架进轿车带到秩父郊外的途中,田村由香听到尾形在说:“(我)总归是回监狱去罢了!”又听见有人说:“去美之山公园!”
後来,警方根据这些线索判断作案者是熟悉秩父市郊环境的人,而且有过犯罪前科,并根据田村由香的供述画出了主犯尾形的“似颜绘”,於杀人案发生3天後将他逮捕。
  可是,警方在随後逮捕了15岁少年,又经过全国通缉 於5天後(23日下午5时许)逮捕了躲在友人家中的16岁少女後,根据他们各自的供述,发现这起残绘的杀人、绑架、致伤案的主犯虽然是尾形,但整个案情的中心人物却是那个16岁的少女。

  16岁少女的“ 金发之家”

  说到那16岁的少女,可是一个虽年轻却“了得”的人物。她和尾形有染,被尾形称作“ 俺的女人”,却同时又与被杀害的铃木秀明交往、同居,酿成了这件凶杀案的动机。
  据铃木秀明在饮食店的1位同事回忆,今年7月,铃木进了这家饮食店工作後,他与铃木就比较接近。在一次谈话中曾听铃木喜滋滋地说起过:“ 最近,找到1个只有16岁的女朋友。”以後又听他说过,那个16岁的少女患有药物依存症(吸毒的中毒者),想把她送回她家去,但又想跟她再发生性关系,所以就乾脆让她住进自己家中了。同事还想起,铃木曾经狻为幸福地给他看过腕部烫著的6个香烟洞,说“ 这跟女朋友手上的是一样的。”再後来,又听铃木说,女朋友要跟自己分手,还找了一个中介者来说服自己,但那个中介者是女朋友原来的男朋友……
  同事回忆,铃木在对方“分手”的要求下变得神不守舍,而且,当他答应分手後,要与他分手的女朋友却又不肯把他家的钥匙还来,还常常自说自话地开门进屋去,曾经被他怒骂:“ 快点给我出去!”因此,这个16岁的少女想找人来“收拾”铃木,也是可以想像的。
  16岁的少女曾经和她的母亲及5个兄弟姐妹住在秩父市内的一处县营住宅里,那里的人们称她的一家为“金发之家”。据知情者说,她的母亲由於不规矩,被从前夫家赶了出来,因为带著几个孩子,所以被安排住进了县营住宅。母亲靠从事夜里的工作谋生,未再结婚,却又接连生了两个孩子,最小的一个才4岁。
  这一家的六个兄弟姐妹,个个都染发,不是金发就是茶发,在基本属於农村的当地非常引人注目。而且,4岁的小妹妹脖子上套著携带电话被送保育园,也引起话题。更有甚者,最年长的哥哥小小年纪就吸毒,曾经被捕过,因此闹得远近皆知。
  後来,不知有谁在暗中援助少女的母亲,她带著孩子们住进了一幢“一户建”的独立大房子,家中的家俱都很贵,还养著3 ̄4头名种狗。看上去十分富裕的这一家,经济来源不明不白,而且常常会连孩子在学校的“给食费”也拖著不交。
  再後来,这一家突然“ 夜逃?砥芋A匆匆忙忙於一天夜里消失了。被拍卖掉的“一户建”由一家不动产会社接手,来整理房子的社员开门进去,见高级家俱和衣服、祖宗的牌位等都没被带走,而且连婴儿用过的脏纸尿布也来不及被处理,看起来真的是急急地逃掉的。
结果,少女成了转校生。她便常常不去学校、深夜在外面徘徊,走上了“不良”的道路,以致被送进过儿童自立支援设施。
  渐渐发育成熟的少女开始与男人厮混,地方上的人们常常看见她与复数的男人同时交往、进出宾馆,搞“援助交际”。在她常常逗留的街边,她认识了那个後来一同犯罪的15岁少年,不久又结识了尾形,并成了他的女人。最後,她又与铃木交往,并参与或授意杀害了他。

  从“暴走族”到“暴力团”

  再说到那个涉嫌共谋犯罪的15岁少年,也不是出身於正常的家庭。在他还很年幼的时候,父母便离了婚;还在上小学的年龄,母亲就因为患了癌症而去世了。之後,他就在欢乐街上的菲律宾陪酒女郎们住的一室户公寓的一室中独自生活,每天在街上当“ 小混混”,从亲戚那里拿1000日元的伙食费维生。後来,他结识了尾形 成了他的跟班。
  尾形呢,至今为止更是生活在犯罪边缘──刚刚长到十多岁,他就成了地方上的“暴走族”团夥“天龙门”的成员。“ 天龙门”是一个拥有80人之众的团夥,成员们经常集体驾著摩托车、装上扬声器,“ 浩浩荡荡”地急驶,招摇过市。他们驾车“ 暴走”的路线,便是从熊谷市内经过秩父的山间道路再迂回回市内。所以,此次他绑架3个女性後,走的就是这条路线,并把她们先後扔到了路旁。
  尾形曾在6年前因喝醉酒打人致伤,被判服刑4年零7个月。在此之前,他也曾有过走正道的一段时间。当时他通过人材派遣会社的介绍,进了一家生产复印机的油墨筒的会社工作,而且不缺勤不迟到、认认真真地干活。因此,派遣会社代他向所勤务的会社请求,接受他当正社员。正当这个时节,某一天,他又突然对派遣会社说:“ 要辞职,去旅行。”在派遣会社的再三追问之下,他说出了所犯的伤害事件的大致情况。後来,他便被捕入了狱。
  4年零7个月的铁窗生活彻底地把尾形推到了恶势力的那一边。出狱後,他曾气愤地骂骂咧咧:“俺坐过4年零7个月的牢,终於出来了,前面却已经没有俺的路了!真气人!”後来,他得到地方暴力团组织的资金,在欢乐街上开了一家“茶”店。慢慢地,生活过好了,他便娶妻生子,成了一个4岁女孩的疼她的年轻爸爸。
  但是,一旦染上了犯罪的恶习,尾形的流氓恶霸的习气就难以改掉。不久,他搭上了整天昏昏沉沉但又富有青春少女魅力的“ 祸根”──金发的16岁少女。当他知道少女虽然是他的女人,却又与另一个年龄相仿的男人交往,还住进了他家中之後,便妒火中烧。
  尾形要少女跟铃木分手。可是,16岁的少女虽然年纪不大,却浑身沾染著恶习,她不仅不乾脆地跟铃木分手,还对尾形说,是铃木不肯跟自己分手;一方面却又不肯归还铃木家的房门钥匙,还常常去他家逗留。
  尾形在充当中介人,陪同少女与铃木谈判,要他跟少女分手後,见铃木虽然当面答应分手,却仍然与少女“ 藕断丝连”,便决意要惩罚他。而此时,少女的一番假话以及添油加醋,更使这个粗暴的“情种”大为震怒。
  8月18日下午,尾形叫上15岁少年和16岁少女,准备再去铃木家寻 。他们先在铃木家附近的一家家庭餐厅吃饭商议。当他决意要干掉铃木时,16岁的少女不仅不加以制止,反而推波助澜。而15岁的少年一向是唯尾形的马首是瞻的,也表示,要一起去。
  再後来,一场致使二人死亡二人重伤的惨案便发生了。3个不相干的女人因为运势差,正好“送上门来”,便也成了尾形的屠宰对象。
  杀了2个人,可能会在铁窗後面度过一生的“情种”尾形竟还振振有词地说:“俺为自己的女人这样做(杀人),没有什堋不对!这样,这个女人就完全成了俺的了!”……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197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