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将步什元清美後尘 / 搜查员赶新泻 田中真纪子惶惶然 / ● 嘉文编译
日期: 03年08月2期 阅读: 354
  什元清美前议员因涉嫌向国家诈取秘书薪金而被捕的事件,在日本全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人们或多或少地关注起因同样的原因(挪用秘书薪金)而被迫辞去议员职务的另一位前政界红人──田中真纪子的现状来。
  有消息说,东京地检特搜部日前已派出搜查员赴田中真纪子的根据地──老家新泻县调查她借用家族企业“越後交通”挪用公设秘书的薪金问题;还有人说,可能田中真纪子会被在8月中逮捕。总而言之,目前的田中真纪子虽然正在准备重新出马在下次总选举中应选众议员,但因什元清美的被捕及搜查员赴新泻,日日处於惶惶不可终日之中。

  被迫隐身

  田中真纪子正在准备东山再起,再次出马於下次总选举中应选的地方活动期间,照道理说应是经常出现在选民中间搞“ 亲善”拉票活动的好时机。可是,7月18日什元清美的突然被捕给了她当头一棒──虽然真纪子声明,自己的事跟什元不同,什元的政策秘书”不存在勤务实态,而她的公设秘书是有勤务实态的,不过,她心中也自知,这个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两件事性质相同──所以,她选择了“ 隐身”的办法,暂时避免在公众场合出现。
  7月19日下午6时许,真纪子的老家西山町内的後援会事务所里聚集了约10个後援会干部。照说此时真纪子应亲自与後援会干部们见面,向大家表示感谢,并布置支援活动的事宜,可是,那天她未出席,仅让一个50岁左右的女性作为代理。
  这个女性操著东京口音,拿著刊登著?狺葡M美被捕的报纸号外向干部们作“ 解释”:“ 与什元清美的情况不同,田中先生的秘书是实实在在地为她工作的,不存在挪用秘书薪金的问题”;“ 周刊杂志上写的东西都是被夸大了的,田中先生正准备出马参加下次总选举,不会有将被逮捕的事。大家请放心,拜托继续进行後援活动”……
当後援会干部问起真纪子为什堋不来时,这个女性搪塞说:“ 田中先生很忙,也不是经常呆在东京目白的家中的,我也不能够经常直接见到她。”
  一个准备参选者应当抓紧时间跟选民,特别是对选举具有重要作用的自己的後援会干部见面,可是,田中真纪子却躲在云里雾中。这是为什堋?答案应当很明白──她根本没有自信能够无扰地度过8月的被调查难关。

  如坐针毡

  田中真纪子在去年被揭发出挪用公设秘书的薪金之丑闻,被迫辞去了议员职务,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便是她过去的公设第一秘书 真实姓名向周刊杂志的记者揭发了田中真纪子的“ 挪用秘书薪金”行为(挪用秘书薪金)。据他说,田中真纪子利用家族企业“越後交通”派人到东京当她的大小秘书,秘书们从“越後交通” 薪金,连公设秘书也一样;只是公设秘书的薪金中多了几万日元补贴费,那是田中氏向国家登录“公设秘书” 取的费用,给几万日元相当於“出借名义费”,其他的资金就被她挪用了;田中氏所谓的“公设秘书”有勤务实态也不完全是真的,譬如她的“长老”秘书本间幸一就从来没在东京的田中事务所露过面,说“BINHANE”完全中的。
  据称,去年11月,东京地检特搜部已瞒住媒体,把田中氏的原公设秘书请到武藏野区检察厅秘密地听取了情况;年末又把远在新县的本间幸一和另一位长老级人物丸山幸好找来听取了情况;今年年初,东京地检搜查员又避开新泻市、长冈市等较为注目的城市,专程把田中氏的原秘书们找到地方检察厅三条支部问询;最近,什元清美氏被捕前後,搜查员们又去了,向“ 越後交通”的干部及会计听取情况……田中真纪子周围的包围网正在越抽越紧,她天天如坐针毡。
  另据知情者透露,实际上,什元田中氏的两件“ BINHANE”疑惑,有关方面是一样看待的:什元的问题由警视厅搜查2课担当;田中氏的问题由东京地检特搜部担当;当初因两人都主动辞去了议员职务,两方面都未立案。可是,7月18日警视厅逮捕了什元清美,所以,按理说,田中真纪子也难逃被捕一节,否则在舆论上交待不过去。还有消息说,警视厅和东京地检本是“ 犬猿之仲”,可是在对上述两件“ BINHANE”疑惑的调查过程中却是互伸援手,互通情况。因此,从状况上判断也显示,真纪子很难过关。

  有罪与否
  其实,在国民们的眼中,“什元问题”和“ 田中问题”也是同样性质的──田中氏只不过通过“越後交通”将“BINHANE”转了个弯,更具隐蔽性,但用空头秘书的名义向国家诈取秘书薪金的本质是一样的,田中氏的做法反而比
  原最高检察厅检事、帝京大学教授土本武司指出,从田中氏的辩白看,似乎她的情况与什元不同,她通过“ 越後交通”派遣秘书。秘书们从“ 越後交通” 取薪金,似乎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可是,这是一种错觉——公设秘书的薪金是向国家支取的,理应全数发到他们手中,为什堋要通过“越後交通”?!如果通过“ 越後交通”发给公设秘书们的薪金不是向国家支取的额度,“ BINHANE”就成立,诈骗罪也就成立,有什元清美的先例。
  资深司法记者鹫见一雄认为,东京地检派遣搜查员,是“ 强制搜查”的前奏,“ 田中真纪子被捕”正处於风急云涌的阶段。他还指出,10年前原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因贪污政治献金被曝光,东京地检最後只是避重就轻,以违反“ 政治资金规正法”处以罚款20万日元,以“ 略式起诉”结案,遭到国民们的批判;此次东京地检可能会从严处置田中真纪子,以正视听。
  田中真纪子,日本历史上惟一一个在位时被捕、死後被认定有罪的首相田中角荣之女。历史上真的会出现父女政治家都以被捕而告别政治生涯的局面吗?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160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