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鬼灭之刃:生存,像100年前一样
日期: 21年01月1期

中文导报讯  (记者 乔马奇)202011月的一个早晨,日本动画大师、奥斯卡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宫崎骏在自宅附近被守候的记者拦住了。


您看过《鬼灭之刃》吗?

没看过。我只是个捡垃圾的老头。


这个非常带有吉卜力人物风格的对话立时成为当日娱乐新闻头条。皆因2020年大热的动画电影《鬼灭之刃剧场版之无限列车》正以不可阻挡之势与宫崎骏代表作《千与千寻》争夺日本电影史最高票房冠军的宝座。




1016日在日本首映后,《鬼灭之刃》首日票房约便达到2亿日元,首三日突破46亿日元,短短10天的时间一举突破了100亿日元,同时打破最高开画票房、最高单日票房和单日最多观影人数三项日本影史纪录。在上映66天后,累计票房更突破311.6亿日元,超过保持日本电影史票房最高纪录的《千与千寻》首轮308亿日元的成绩。虽然《千与千寻》在2020年的重映又增加了8.8亿,达316.8亿元,仍然暂时为日本第一,但这个第一的地位可能只会保持到年底。因为同为东宝公司发行的《鬼灭之刃》上升速度实在惊人,短短两个月疯狂将《泰坦尼克》《冰雪奇缘》《哈利波特》等高票房电影一一超越,加上圣诞假期可以预期的观影热潮,保持日本电影史第一票房纪录20年的王者之位真的要更新换代了。





疯狂奇迹   鬼灭热潮席卷列岛 


《鬼灭之刃》电影源于20162月至今年5月连载在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上的同名漫画。先由电视台播出动画剧集,再于大屏幕上展示最后的大结局。故事描述发生在日本大正时代(1912-1926年)一个位于大山深处的村落里少年灶门炭治郎,为了救被变成鬼的妹妹和向杀了自己全家的恶鬼报仇,努力修炼加入鬼杀队,赌上自己的性命,开启了诛杀恶鬼之旅。






这个听起来距离现实很遥远的故事,作为刊登在少年漫画杂志上的作品,却俘虏了大量女性读者和观众,超过男读者2成,男女比例为4:6,除了年轻人,更有无数忠实的中老年粉丝,实在让人震惊。在疫情下人心惶惶的日本,唯一让人感到热闹的就说无论走到哪里都几乎都能看到鬼灭的周边产品,街头巷尾的人们不分身份职业都在谈论这个话题,穿着西装排队买漫画的会社员,送完小孩上学马上进电影院三刷的家庭主妇,为买周边而节食的学生妹……甚至有电视台发明了鬼灭骚扰鬼灭贫穷等专用词,意思分别是指不听地问你居然还没看过鬼灭吗?的聊天方式和因为购买鬼灭周边产品而陷入的贫穷状态的人。鬼灭之刃四个字更成为2020年日本雅虎搜索热词和日本年度十大关键词,而且丝毫不见减退的趋势。


作为一个成熟的商业产品,鬼灭虽然看似故事小众,却早就确定了会大卖的路线:身世凄凉而易被人感同身受的主角,与陷入险境的妹妹的亲情羁绊,长子天生的责任与自我实现,角色不分好坏都被赋予的怜悯之情,艰难的关卡,修炼,以及最终一定会有的胜利,再加上大正时代传统日本与西方文化交融的建筑、服饰与生活背景,具有象征寓意的做人和做鬼的讨论,通向未知的列车等意向被聪明地揉杂在一起,几乎为全年龄段的人类都设置好了心灵陷阱,想要避开是在不容易。





全民自救  疫情下的新商机


鬼灭的热潮并不仅仅局限在读者和观众获得了无上的视听享受,其在商业周边上的成功更可以说是产业上标杆案例,更反向助力原著和票房的大卖,出品方股价大升。譬如在漫画最终卷发行当日,出版方集英社在日本《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日经新闻》、《日本经济新闻》五大报纸上分别刊登了电影人物的整版广告,全部都写上终将破晓,意志不灭的字句,每页都有不同的鬼杀队成员登场并附上他们的名言,每份4页共20页,视觉效果十分震撼,结果忙着排队买漫画的人同时还要搜集5份报纸,造成整个日本的抢购话题。最后一部的出版也让漫画的最终销售量不负众望的突破1亿2000万部,只用一天就超越最初3年多的总量。2020年度全年销售量高达8234万,整整是第二名《王者天下》的十倍(2020年销售量为825万)。并且2020年度漫画的单卷销售榜里,TOP22全部都是《鬼灭之刃》,创造了出版界的奇迹。











同时,各种鬼灭周边产品的热度甚至带动到地方观光业。比如日本回转寿司连锁藏寿司因为9月附赠鬼灭文件夹,当月的现有门店销售额同比增长7.9%;便利店罗森在10月推出了配以卡通形象的调味饭团等数十种商品,10天内销量就突破了1000万个,销售额达到50亿日元。咖啡品牌 DyDo则推出鬼灭合作款,将3款咖啡设计成28种角色包装,一个月内销量已突破5千万罐,相较去年同一时间的销售量成长了149.5%。再譬如时装品牌UNIQLOGU等贩售鬼灭插画的T恤衣袜,每个月都引发抢购热潮。各地方观光局也不甘人后,大分县别府市郊八幡灶门神社原本在县外没什么人气,但因为和《鬼灭之刃》有3点相通的地方而爆红,参拜人数暴升30倍。位于福岛县会津若松市的会津芦牧温泉大川庄,也因为其中的浮舞台与《鬼灭之刃》里的相似而爆红。JR九州海鸥号音速号还换上《鬼灭之刃》外装,画满漫画原版logo,按角色设计车厢,线上车票出售时,一秒钟就全部售罄。在全日本经济遭受疫情重创的当下,《鬼灭之刃》的大爆真的为无数企业带来生存的生机。







日本新世代  要生存不要理想


虽然连日本首相菅义伟也想不落人后想蹭鬼灭热度,借用了主人公炭治郎的名言:我将全集中呼吸式地回答问题。在国会答辩。但其实,这个作品反映的是当下与主人公同龄的日本新世代的心理。与宫崎骏时代的理想主义漫画观与亮丽色彩不同,《鬼灭之刃》主视觉以死亡和夜景中的绚烂画面为主,又华丽又绝望。主人公们并不想创造未来,或者理想社会之类的远大抱负。他们历尽艰难,绝地求生,只想恢复到原本的质朴生活,想找回百年前日本传统的美好以及人与人之间温暖的牵绊等等。他们对理想社会的不屑一顾是否带有对现实世界的绝望呢?女性也能勇敢实践自己价值的世界是否值得日本社会借鉴呢?如果能被掌控社会命脉的大人们听到自己真实的声音,也许从这个层面上,《鬼灭之刃》发出了更大的声音。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51/19095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