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华为禁令”冲击日本半导体产业
日期: 20年09月4期 阅读: 329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今年5月份,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宣布,严格限制华为使用美国的技术、软件设计和制造半导体芯片,此举将使得华为进一步被美国出口管控政策所限制。8月17日,美国商务部进一步收紧了对华为获取美国技术的限制,同时将华为在全球21个国家的38家子公司列入“实体名单”。

美国对华为的禁令9月15日正式生效,此后全球所有公司在向华为供应采用美国技术的产品前,都必须先向美方申请许可证。受美国禁令影响,索尼、铠侠等日本半导体厂商已停止对华为供货。同时,禁令迫使日本芯片制造商扩大业务网络,以填补因华为的销售损失而造成的缺口。




9月15日 华为迎来全面断供

9月15日,中美贸易冲突最具有标志性的一天,中国两家出海企业——华为和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同时迎来关键的时间窗口——对华为和TikTok而言,所谓的“大限”,未尝不是新的开端。

根据美国商务部8月份的“升级版”禁令,基于美国软件和技术的产品不能用以制造或开发任何华为子公司(实体名单内)所生产、购买或订购的零部件、组件或设备中。这一禁令于9月15日生效。

从2012年美国众议院宣称华为和中兴通讯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算起,美国企图封杀华为时间已有8年。在这么长时间里,美国穷尽政治、司法、外交手段,试图通过“长臂管理”封杀一家中国企业实属罕见。

美国封杀华为,目的也是保护一些美国相关企业,但野心更大——同时给中国高科技企业和国际关联企业制造寒蝉效应,封杀中国科技企业的成长空间。

多年以来,美国不少地区性的无线运营商、电视台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都使用了华为设备,华为设备在美国农村通讯网络中很受欢迎,封杀华为势必影响这些地区的通讯广电运行。华为的美国芯片、零部件供应商同样利益受损。美国芯片巨头高通估计,封杀华为将导致高通失去一年80亿美元的市场,英特尔同样有此担心。

不仅仅是美国企业受损,“升级版”禁令生效后,中国台湾、日本、韩国等华为的主要供应商也可能陷入困境。此前封杀华为已使全球芯片市场陷入供大于求的局面,英国调查公司Omdia估算,如果华为相关产品的生产停止,日韩和中国台湾的相关零部件交易也将随之停顿。 

美国的封杀将使华为不得不进行经营策略的大调整,付出很大的转型代价。华为的Mate40/Pro搭载的麒麟9000将成为绝唱,就是一例。但华为多年前已做好了应对市场变化的准备,这也能助其走出美国封杀造成的困境。

2019年华为手机全球出货量达2.4亿,位居全球第二,今年上半年手机全球发货量达 1.05亿,消费者业务销售收入2558亿元。华为明年还将全面支持手机搭载自行研发的鸿蒙系统。华为的突围战还带动了国内相关产业加快国产替代。在日前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的一句说的那样,“没有人能够熄灭满天星光”。

断供华为冲击日本企业

除了美国及中国大陆以外,华为的零部件供应商主要集中在日本、中国台湾、韩国等。

由于美国制裁,华为最新的 5G 智能手机可能面临主要零部件无法获得稳定供应的局面。一旦智能手机的生产停滞,日本各家零部件厂商也将受到影响。

对华为供应日本供应商包括:索尼(图像传感器)、铠侠(KIOXIA,原东芝存储器)、三菱电机(通信设备)、松下(电子部件和制造设备部件)、JDI(液晶面板)、罗姆(电子部件)、TDK(电子部件)、日本电产(电子部件)、太阳诱电(电子部件)、阿尔卑斯阿尔派(电子部件)、广濑电机(连接器部件)等。

华为技术的日本法人董事长王剑峰8月26日表示,2019年华为从日本企业采购零部件等的金额约为1.1万亿日元,比2018年的7210亿日元增加约5成。在美国政府对华为加强限制的背景下,该公司显示出继续推进与日企合作的想法。

王剑峰表示,日本在全球供应链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并强调称华为与日本供应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关系。

根据美国发布的对华为的修订版禁令,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的厂商,若想要供货给华为,必须提出申请。受美国禁令影响,索尼、铠侠等日本半导体厂商已停止对华为供货。

有评论指出,日本企业供应华为近30%零部件,预料作为华为智能手机图像传感器供应商的索尼受影响最大,该企业每年为华为供应数千亿日元的手机图像传感器,从向华为销售的图像传感器中获利数十亿美元。美方对华为的禁令也是索尼将其截至2020财年的三年资本支出计划削减约4.7亿美元的主要原因。

索尼2020财年图像传感器业务的营业利润预计同比减少45%,锐减至1300亿日元。如果高端机型销售放缓,将直接导致各供应商的收益恶化。

索尼正在考虑申请出货华为的许可证。但是一位公司高管表示:“我们需要努力使客户多样化。从2021财年开始,我们还必须对公司的投资计划保持谨慎。”另外,索尼还希望开发用于更广泛应用(包括汽车和工业机械)的传感器,而不是过于依赖移动设备。

全球第二大NAND闪存生产商铠侠(Kioxia)已停止对华为供货,铠侠也就是原东芝储存,与华为也有密切业务往来。该公司计划重新利用原本会被禁令闲置的产能,为其他智能手机制造商和数据中心生产芯片。铠侠不仅发明了闪存,还具备世界先进水平的闪存制造工厂、拥有广泛的固态硬盘产品线。

瑞萨电子(Renesas Electronics)也已停止向华为提供用于5G网络基站的芯片。同时,该公司正在加大向爱立信、诺基亚等华为竞争对手的销售。瑞萨电子为NEC电子以及瑞萨科技合并后所成立的新公司。

日本移动运营商弃用华为5G设备

2019年10月,日本运营商相继宣布 5G 设备商名单,中国设备商的两大巨头华为和中兴被排除。而日本国内的5G 网络建设将主要集中在日 NTT docomo 和 KDDI 等 4 家大型通信公司。

在2019年上半年,日本总务省将5G网络频谱分配给了四家电信运营商:NTT Docomo、KDDI、SoftBank和乐天通信。这四家通信公司将在今后 5 年里向新一代通信标准“5G”的建设投入近 3 万亿日元。其中,到2024年末,设备投资额和5G覆盖率最高的为NTT Docomo,约7950亿日元,计划5G覆盖率达全国97%。

日本电信运营商NTT Docomo、KDDI、SoftBank和乐天通信已经决定,不会向华为公司采购 5G 设备,而相应的订单将会留给诺基亚、爱立信等通信设备商。也就是说,日本四大运营商直接采购的 1812 亿元不会给华为、中兴。

另外在手机终端方面,因受美国禁运措施影响,华为新机型无法预装谷歌 GMS,可能会给日本用户带来不便,日本通信运营商 NTT docomo 计划不采购华为的 5G 智能手机,运营商 KDDI 和软银也有可能跟随其后。

随后这一消息得到证实,NTT 将计划在 2020 年春季开始 5G 商用服务并销售 5G 手机,但是该公司并不打算和华为开展采购谈判。

但是在2019年11月,华为技术日本公司还是表示将在日本市场投放应对5G移动通信系统的多款智能手机。有意见担心受制裁影响,美国谷歌的应用软件服务将无法使用,华为方面强调称还是会优先利用谷歌的服务。

今年3月,华为技术日本公司正式发布5G智能手机新品。由于华为手机未使用美国谷歌公司APP商店,因此采取了自家APP商店等想方设法应对,但日本消费者对此能接受到何种程度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日本通信巨头并不会销售该机。

进入6月,华为技术公司向其日本法人发出指示,要求强烈敦促日本各移动通信公司采用第5G移动通信系统方面的华为产品。

有分析认为,日本与主导制裁华为的美国统一步调,已表明事实上将华为排除出政府采购清单的指导方针,移动通信商采用华为产品的可能性预计不大。

制裁的广泛性提出合规挑战

日本调查公司Fomalhaut Technology Solutions的统计显示,华为的高端智能手机“Mate30”的5G版与制裁前的原机型相比,中国造零部件的使用比率按金额计算从约25%提高至约42%。另一方面,美国造零部件则从约11%降至约1%。成为代替的是华为自主设计的产品和来自日本等美国以外供应商的采购。

中国半导体厂商今年加大制造投资、以及终端产品市场需求旺盛,推动了日本半导体业务销售额大增。

今年6月份,日本半导体制造设备的销售额达到1804亿日元,同比增长31.1%。同时随着中国大力推进芯片国产化,未来五年中国的半导体设备支出将平均每年增长31%,日本企业参与优势明显,将有望从中大幅受益。

在半导体材料领域,芯片生产所需的19种必备材料,日本在硅晶圆、合成半导体晶圆、光罩等14种重要材料均占据超过50%的份额,行业内长期保持优势。

在半导体设备领域,必备的26种半导体设备中,日本企业在10种设备所占的市场份额超过50%,尤其在清洗设备、氧化炉等重要前端设备更是几乎垄断市场。

在全球半导体领域,在半导体生产的三张王牌中,美国掌握着设计工具,制造设备;而日本则掌握着半导体材料。

目前,日本企业在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的整体市场份额达到52%,在硅片、光刻胶、掩膜版、导电黏胶、塑封料、引线框架等关键材料领域具有明显优势,拥有信越、三菱住友、JSR、日立化成、京瓷等全球半导体材料顶级供应商。

在清洗设备、光刻机、匀胶显影设备、离子注入设备、刻蚀设备、热处理设备、晶圆检测设备、芯片测试设备等多数关键领域,日本长期保持竞争优势。

据美国的相关规定,即便日本企业的产品,使用了美国的技术、设计,未经许可相关产品最终由华为使用,也可能违反美国的出口法规,违反者可能还会面临处罚,以及违反美国法规所带来的声誉风险。为了避免潜在的风险交易,企业被迫仔细检查其零件所采用的技术。

在美国政府加强制裁的背景下,日本企业面临艰难的选择。既不能露骨地争取中美脱钩的渔翁之利,对自身的美国业务产生负面影响,也要寻求在不违反相关规定的前提下与华为开展新的业务关系。

OPPO、小米跑步抢占日本市场

英国调查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统计显示,华为2019年在日本掌握5%份额。不过,华为由于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在中国以外市场增长乏力,OPPO、小米正抓住机会快速扩展日本市场。

中国手机厂商OPPO7月21日公布了在日本加强销售的举措。7月在日本推出5G智能手机,8月推出配套的智能手表等。

 “作为2年营销活动的成果,已被2家通信运营商采用”。在7月21日的发布会上,OPPO日本公司的董事河野谦三如此强调。OPPO的2款5G智能手机将通过KDDI和软银销售。

OPPO自2018年进入日本以来,一直面向无锁版手机市场和虚拟运营商销售。本次是OPPO的智能手机首次被日本大型通信运营商采用。

另一家中国企业小米去年12月进入日本市场,快步疾行,正用着超乎想象的速度,占领华为难以施展的市场空隙。

小米于9月4日由KDDI(au)发售支持5G移动通信系统的智能手机“Mi 10 Lite 5G”。这是该公司5G智能手机首次亮相日本市场。

该款手机现金售价为42740日元。负责东亚市场的高管在线上记者会表示,正努力提供价格低廉的产品。配备四个镜头的主摄像头可拍摄高清晰度的视频和照片。

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小米在海外的出货总量已经超越了华为。不过针对华为的制裁令已持续至今,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3/18961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