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房雪霏:枫树盛开二月花
日期: 21年05月4期

房雪霏

四月初,枫树叶冒芽的同时,会开出无数的红穗碎花簇,芳香浓郁。几天后,这些密集的碎花一起分泌花蜜,树下到处是细小的点滴蜜汁。然后,叶子一天比一天茂密,花后果实像小蜻蜓一样展翅叶间。从前不知道枫树还开花,直到自家院子里有枫树才发现人家早春是花树,以至于不禁大胆推测:杜牧的“霜叶红于二月花”是不是说的就是枫树自己的秋叶红于自己的春花。

小时候,我家附近东边是日本人建的铁路宿舍。按现在说法是铁路部门直属小区,有自己的小学中学、洗澡堂、商业中心、医院等等。到现在为止,那一带依旧称铁锋区,铁路医院也还有。当年那些宿舍楼是三层,一排一排的,每一栋都一样,一列三栋还是五栋,记不太清了。各栋之间有同样砖砌的公厕。这些同样的建筑有好多列。我们把那一带叫“三楼儿”,颜色有偏砖黄,有偏砖红的。偏红的更新,大概建完不久日本人就战败撤离了。

我家住在与这些铁路局宅相邻的平房区,作为当年社区版图的一部分,周边有一些树木。在三楼和平房区隔离带,有两棵大树,一到夏天,晚饭后就有很多人聚到大树下消闲。打扑克的,下棋的,闲聊的。我们小孩儿就疯跑乱追,也静下来玩儿猪骨羊骨嘎拉哈,挖粘泥捏小人儿、藏猫猫丢手帕、跳格儿、跳皮筋儿,跳皮筋儿的歌儿是“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还有“刘邓刘邓不许动”,就是日本的「だるまさんが転んだ」,后来知道那个游戏的中文名叫“我们都是木头人”。男孩儿们爬树跳墙、扇piaji(折纸饼?)打弹弓弹玻璃球……能玩儿的都玩儿过,下了雨还到水泡子泥塘里去洗澡,这个水我没下过,我自己不敢,我姥姥也不让……



啰嗦这么多,是要说日本人种下的那两棵大树,其中一棵就是枫树,但是不记得有秋天赏红叶的风情,只清楚记得树上挂着大串大串这样的小蜻蜓,我们都叫它飞刀,那小羽翅的确看上去像刀片,就把那树称“飞刀树”。另一棵树上长着一朵朵红毛球穗,到日本之后才知道那是合欢树。后来,不记得什么时候大树不见了,现在,那些局宅小楼也早已不在,都变成了当今的各种小区。



这两个星期树疯长,院子里快看不见天,今天下午利用课间时间给枫树打薄,拿一支进来,想做一个枫树春天的树样。家猫敏童见屋里来了异物,马上凑过来考察,心说“这什么东西?姐你要折腾啥?”查看一番没有敌情,就吧唧吧唧喝起花器里的枫树汤来。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9298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