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晓 惠:最后一碗面
日期: 20年07月2期 阅读: 235

作者  晓惠
女儿小M说:“感觉可能再也不会回到学校了,所以那天特地吃了一碗食堂的拉面。”

我正在将几个大袋子的食物,一个个喷消毒液之后,擦干,然后分别放到冰箱、水果盘或零食柜里头。平时我会叫她帮忙一起摆放,这样便知道家里有什么,饿了自己找出来吃。
 但现在危险的事就让我们这样活了好几辈子的人来做吧。

小M现在会做很多甜点和少少的菜了。甜点都是照菜单做,中规中矩十分标准。这段时间在家十分乖巧。无法和朋友玩,无法出门弹琴开音乐会,我觉得她是将压抑暂时收起来,保持一种钝感的状态。

 一边消毒,一边听她说最后去学校的事。我还是希望不是“最后”,毕竟四年级这一年,我也需要支付一百多万日元的学费。
那是在2月头里。周围的孩子甚至大人都还没有很紧张。欧洲美国还没有感染到那样。
我1月7日已经在做武汉的视频和报导,并且告诉小孩说,妈妈不确定为什么日本政府不着急,但真的是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恐怖。

 小M从那时起,也许已经在心里有很多想像,以至于那么早早地便感觉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来学校就要毕业了。她本来在樱花开的时候要升四年级的。今年花是开了,学校却放假了。

 家住千叶的好朋友小优准备读研究生,所以没在找工作,而小M想快快工作,然后穿着裙子走在表参道上,去吃自己供职的杂志上介绍的著名甜品,所以简历已经投了有几十家企业。文理兼有。最后一天去大学是为了拿学历证明。
文科主要是出版社。虽然出版行业面临巨大的转型,但年轻一代不会让这个行业消失的。我相信。我们都这么爱故事、爱漫画、爱音乐,出版和食品一样,人存在一天,出版社的工作应该会永续。

 出版社是小M从小的梦想。
她对面试官说:我想了一辈子要进你们会社啊。——当然是Web面试。没有人违反百合子知事的呼吁。
而这段时间我认识一位在集英社工作的男士,初次见面之后,亚洲便爆发病毒,之后与他天各一方,偶尔聊聊,说瘟疫过后我们要珍惜活着,珍惜缘分。——但,谁知道会不会像小M最后那碗面呢?

其实呢,小M的专业是农艺化学。研究食品、农业。
在这个瘟疫的时代,她的专业是人类实实在在的需要。地球人都窝在家里烤饼了。
航空停了,时装关了,唱歌都在网上了,只有吃,还是必须的。
武汉城里头,那样不知明天的日子里,他们还是坚强地安排买菜、组织团购之类,吃,支撑他们对明天的向往。
 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最后只剩下这一项本能可以做。

 威尼斯的海里,一只水母摇曳着裙摆游过原先满是游船航行的巨石建筑旁边。
 肯尼亚的狮子睡到大路上去了。
 我们这个东京近郊的城市,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周末照常有无人的小山可去。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家工作,其实我的生活没有多大变化,每次买菜带着危机感,多买一点而已。
 还有响应农林水产省的号召,每次记住:多买一盒牛奶或酸奶。
 因为餐饮业不能开,学校配膳停了,牛奶便剩余下来了。我喜欢这个国家的人,是因为他们只要一听到这样的困难,每个人都会记在心上。因为我们要面对的不可抗力真的太多了啊。小心不生病,有余力便帮一下各行各业,多买一点东西。

 我今天还买了一样稀罕的菜,是几根茎。


「FUKI」,汉字是“蕗”。
 小M的奶奶做过,可是一晃从他们家出来都十年了,刚刚发现原来我有好几个要领都记错了。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8849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