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式防疫选择:两害相较取其轻
日期: 20年02月4期 阅读: 448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期,日本的防疫举措一直受到外界赞扬,日本对中国的抗疫支援也赢得感谢一片。然而,这些赞扬之声在钻石公主号停靠在横滨港后戛然而止,那些感谢之声在日本国内疫情扩散口罩缺乏后变成了担忧。

世界级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属英国船籍,由美国公司运营,却在检疫出病毒感染者后停靠在日本横滨港。载有3711人的超级邮轮横空出世,打乱了日本政府阻止传染病毒登陆上岸的“水际对策”,给国际防疫优等生日本造成了公共卫生安全领域的大灾难,也让日本式的防疫选择和抗疫措施受到外界质疑,令世界瞩目。

2月22日,日本全国的确诊病例新增26例,创出单日新高。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升温,从北海道、东京都和栃木、千叶、神奈川、石川、爱知、和歌山、熊本各县都出现感染者,尤其是路径不明的感染者引人注目。其中,在栃木县还出现了第一例从钻石公主号下船后确诊的日本乘客,让那些奔赴四方的隐形携带者炸裂寸前的危惧感油然而生。截至23日晚,钻石公主号确诊感染人数升至691名,日本国内确诊人数133名,包机归国的感染者14名,合计达到了838人。

事到如今,日本政府受到指责在所难免。不少内外舆论指其对疫情的感染扩散掉以轻心,没有防疫的概念,先将三千多人置于“病毒培养室”的危险境地,造成超高感染率,其后又让大量乘客任意下船,把日本国民暴露于疫情危机中,使得邮轮成为新的病源发生地,为世界提供了一个失败的样本,无论如何都是难辞其咎的。

事实上,日本作为世界防灾防疫大国,其能力突显在灾害发生前的预防上,而不是在事情发生后的抗灾抗疫上,旨在防患于未然,尽可能减少未知损失。无论是311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核电站遭海啸袭击,还是这次受到病毒感染后的邮轮靠港,都是突发性灾难,超出了日本预设的范围,日本政府能够施展腾挪的政策空间颇为有限。从2月3日邮轮靠港到2月21日乘客下船的过程中,尽管有许多细节都值得事后推敲,但日本政府直面的两大选择——不论是船上隔离还是下船放行,都会带来感染和扩散的隐患。在没有时间做出可靠预测和有效推演的情况下,任何一种选择都是在赌国运,只能两害相较取其轻。

众所周知,日本是法制国家,其行政本能是依法行事。本次新冠肺炎爆发后,日本政府迅速反应。1月28日,内阁会议决定并公布一项政令,将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分别指定为基于《感染症法》的“指定感染症”和基于《检疫法》的“检疫感染症”。据此,在日本国内发现的外国人感染者也可以依法公费入院治疗。然而,大型邮轮上发生病毒感染尚属首次,因为无法规可依,对应措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不存在对错,只论是否有效。

同时,日本是公私有别的国家,政府面对重大疫情,一般只能动用国立、公立的医院和机构,不可能直接命令大批私立医疗机构或设施参与进来。由于日本对国内的传染病防疫体系拥有自信,所以从武汉乘包机回国的日侨,都在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接受检测,分别入住埼玉县和光市的“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千叶县柏市的“海关进修所”、东京都北区的西原研修合同厅舍、府中市的警察大学校等国、公立设施接受观察。临阵调节,国公立机构每天的检疫能力有限,也难以迅速准备接待3000多人隔离观察的场所。

其三,推动访日旅游经济是日本国策,确保东京奥运会成功也是政府职责,这让安倍政权进退维谷,难以全面禁止中国旅客入境,更不可能实施关闭口岸的锁国政策。截至目前,新冠肺炎在日本政府的控制下,仍然作为单一事件的危机处理,只对中国疫情严重的湖北、浙江两地实施禁令。即使日本民众对疫情处置有所不满,网络上怨声四起,而政府也不会跟从民意渲染疫情,更不可能对地方自治体下达命令横加干涉。日本的防疫抗疫是否存在误判,需要时间来检验,但政府失去冷静和理性可能引起社会恐慌,情况更糟。

其四,人权口号、人权宣言,在日本深入人心。维护个人权益在日本是个重大问题,既不能损害少数人的权益,更不能影响大众的利益。在日本历史上,有关传染病隔离引发过人权争议,留下了苦涩的经验。日本曾长期强制隔离麻风病人,直到1996年才废除这一做法。隔离政策给麻风病患者及其家属造成伤害,为此各地麻风病患者以侵犯人权为由起诉政府。2001年,熊本地方法院裁定政府进行国家赔偿;2019年6月28日,针对有561位麻风病患者家属的集体起诉,熊本地裁再次判决国家赔偿。7月9日,安倍首相与厚生劳动大臣和法务大臣磋商后,政府决定承认责任,接受法院判决,不再上诉,给予赔偿。法院判决,前鉴未远。日本政府既不能阻止邮轮乘客在医学观察期后下船,更不能因为新冠阴影而让大多数人不出门不上班。政府只有提供呼吁和指南,提供外松内紧的对应之策。
  
在这种制度环境和现实困局面前,日本政府可做的选项不多:东京封城不现实,企业停工不可能,强制隔离不人道,观光立国不可锁国,东京奥运不能受影响……日本政府的决策过程无法模拟,但日本没有放弃防疫,也没有放弃治疗,同时不得不抱着两害相较取其轻的心态期待着:中国可以控制住疫情,避免进一步传播到日本;尽快研制成功相关特效药和疫苗投入使用;在有限干预的情况下,新冠肺炎的传播不至于大规模爆发;新冠肺炎致死率能够持续维持在较低水平,等等。

目前,中国期盼疫情出现拐点,而新冠肺炎的全球疫情继续升级!2月23日,韩国成为海外感染者最多的国家,并相隔11年宣布进入最高级别预警;伊朗的新冠感染死者增加到8人,成为海外新冠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意大利累计确诊120例新冠感染病例,成为欧洲之最和亚洲以外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警告,“疫情的爆发有可能在任何方向上出现”,“机会之窗正在变小,我们必须在它完全关闭前采取行动!”

在此背景下,日本本土感染者虽没有出现大幅度上扬态势,但新冠病毒仍在逐渐渗透、蔓延,不能心存侥幸。各地自治体呼吁民众不要聚会,自民党不设期限地推迟召开党大会,日本政府决定扩大和加强检疫以及治疗的体制,使轻患者得到适当治疗。24日,政府召开了第三次专家会议,加紧制定应对方针,拟于25日制定包含具体对策的综合防疫方针,重点是防止患者数量的增加。如何向日本民众和企业提供信息、强化医疗体制等具体应对措施都被写入方针。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8646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