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安倍政权匆忙大选为哪般?
日期: 14年11月3期
安倍政权匆忙大选为哪般?
中文导报讯(记者 张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在近期解散国会,可能定在12月14日或圣诞节前21日举行众议院选举。日本地方创生担当相石破茂11月15日在鸟取县米子市发表演讲时表示,为在明年3月底前通过2015年度预算,首相安倍晋三可能会把众院选举的日程定为“12月2日发布公告、12月14日投计票”。石破表示:“考虑到2015年度预算案的编制工作,若12月21日进行投计票,相关工作就会很紧张。”考虑到12月21日临近新年,自民党内部以14日作为第一目标,加紧进行筹备。

安倍政权的任期还有两年期限,提前选举要花费大量财政资金.安倍究竟打的什么算盘?他匆忙选举为那般?是为民为国还是为一党或一己之私?十分发人深省。

以大选冲淡政治问责

目前安倍所面临的最大课题是经济课题。安倍上台后,打出了振兴日本经济的“三支箭”:第一支箭,即大胆的金融政策,无限制的量化宽松措施;第二支箭,即机动的财政政策,大规模的公共投资;第三支箭,即唤起民间投资的成长策略。但是现在所谓的“三支箭”面临破绽与危机。

据日本民间调查公司的调查,由于增加消费税和贸易赤字等因素影响,日本4-6月的GDP实质增长率大概为-1.6%到-2.4%,换算为年增长率为-6.1%到-9.2%;内阁府9月8日发表的2014年4~6月期国内生产总值(GDP)修改值显示,除去消费增税和物价变动的影响,与1-3月GDP相比实质减少1.8%(速报值为1.7%),换算为年率减少7.1%(速报值为6.8%),日本经济前景不容乐观。日本财务省7月24日发布报告还显示:6月份贸易赤字为8222亿日元(约合81亿美元),超过了此前32名经济学家6430亿日元的平均预期值。出口较去年同期下滑了2%,而进口则增长了8.4%。这些数字使安倍提振出口业务来拉动日本经济增长的希望破灭。

11月13日报道,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汇总42位民间经济学家预测显示,日本7-9月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换算为增长2.47%。虽较4-6月减少7.1%有所好转,但较10月预测下调了1.19个百分点。而2014全年增长率为0.18%,近乎零增长。

然而政府的数据比民间更悲观。内阁府17日发表7~9月期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速报值,该数据将成为明年10月消费税是否继续增加的重要判断依据。结果显示,除去物价变动影响,实质GDP与4~6月相比减少0•4%,连续两个季度呈负增长。如果将此按年增长率换算,则为-1•6%。占GDP约6成的个人消费与前季度相比只增长0•4%;设备投资减少0•2%。

经济前景悲观,必然使安倍政权通过增加消费税“重建财政”的目标破产。其实日本由于消费税政策的粗糙,增加消费税从来没有使税收增加过。

1988年,竹下登首相实现3%消费税构想,翌年正式施行;1997年,桥本龙太郎首相将消费税率提高至5%(此前为3%)。由于增税造成了景气低迷,这两次增税最终都没有使税收增加。1989年实行3%消费税以后,一般会计税收从前一年的54.9兆日元增加到60.1兆日元,但是增税带来景气倒退,到了1994年的年度税收跌到了51兆日元,比没增加消费税之前还低。1997年4月1日实行消费税增至5%,当年一般会计税收从52.1兆增加到53.3兆,但是1998马上惨降到49.4兆。1988年度,日本新增国债为7.2兆日元,1989年度因增加消费税下降到6.6兆日元,但是在1990年度立刻反弹到7.3兆日元。1996年度,日本新增国债为21.7兆日元,1997年度由于消费税增税下降到18.5兆元;但是到了1999年度一下子反弹到34兆日元,而2014年的国债发行额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政府发行的国债总额达到181.5兆日元。

政府预计,在消费税增税后,国家和地方在2014年度增加税收5.1兆日元,但是伴随消费税上涨,国民实质可处分所得减少约8兆元,因此能否增加税收十分值得怀疑。为了消除增税的负作用,政府已投入了5.5兆日元的补正预算,比预计税收增加额还高,由此可见,尽管从小学算术的水平上计算就可以算出增税得不偿失,而安倍政权为什么在没有进行细腻的政策提炼就贸然增税,令人百思不解其意。

日本的消费税增税和无限制量化宽松,造成了日元大幅贬值并导致日本企业破产率大幅走高,2014年,日本中小企业破产率大增140%。

这些现实使安倍不得不考虑推迟在明年10月将消费税提至10%的计划,但是这样做必然引起“安倍经济学失败”的政治问责。安倍解散众议院,首先使党内的议员及阁僚为了胜选,需要仰安倍的鼻息以得到党的支持和推荐,而胜选后更要感恩戴德,不会追究安倍失政的责任。

打在野党一个措手不及

安倍第二次内阁开始后,日本在野党进入了不断分裂的重组过程。大家党在2012年第46届日本众议院议员总选举中,总共获得获得18席位,一跃成为众议院第五大党。2013年第23届日本参议院议员通常选举,该党获得8个改选议席,在参议院总共有18席,是参议院第四大党,但该党于2013年年末因为特别秘密保护法议案产生分裂,2013年12月18日,前干事长江田宪司因为反对该法案带领14名两院议员出走成立连结党。

日本政坛第三大政治势力日本维新会6月分裂,前经济产业相平沼赳夫等人正式组建新党“次世代党”。原维新会成员、大阪市市长桥下彻等人也成立新党,暂时沿用党名“日本维新会”。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内部也不稳定,想推翻先代表海江田万里并取而代之的人大有人在。

与此相对,自民党在9月3日实施了安倍二度执政以来的首次内阁改组和自民党领导机构改组后,使安倍的党内势力基盘更加稳固,向心力增强。

在这样的情况下举行选举,分崩离析的在野党无法集中财力和人力与自民党抗衡,甚至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凑齐候选人,可以说处于不战自败的状态。

其实安倍解散众议院蓄谋已久,但是一直不露声色。在今年9月7日的电视节目中,官房长官菅义伟还说安倍“完全没有年内解散众议院的想法”,其目的就是放烟雾弹,打在野党一个措手不及。

安倍谋求做长期首相

日本自民党总裁任期为3年,可以连任两届。也就是说,安倍可以做6年首相。

但是如果等这届众议院的四年期满后解散,安倍还有两年的总裁任期,也就是说,在两年后的众议院大选中自民党就是获胜,安倍也只能再做两年首相。
但是从安倍政权的支持率上看,现在正在持续走低。11月10日实施的11月全国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比上个月下滑了2.4个百分点,为45.5%。不支持率上升了4.1个百分点,为32.3%。安倍经济学如果继续失败,两年之后的众议院大选鹿死谁手也很难说,而现在趁还有45.5%的支持率和在野党乱斗的局势,再拿下四年的江山,安倍就可以把6年任期做完,这也许是安倍主要的如意算盘。

总之,安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绝不是出自国计民生的考虑,而是出于一党之私,一己之私。由于内阁府17日发表的7~9月期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速报值比想象的差得多,自民党党内也出现了“现在不是选举的时候”的声音,这也使安倍骑虎难下。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5620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