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午夜排队等疫苗:东京年轻人对疫情扩散黑锅说“不”
日期: 21年09月1期



中文导报讯(记者夏安)8月30日上午,东京都网页从10点起开启了面向年轻人的大规模疫苗接种预约。此举从27日起由东京都发布报道资料称,即将扩大东京都大规模疫苗接种对象范围,只要是16岁到39岁在都内居住、工作、上学的人都可以预约接种,时间是从8月30日起。之所以27日东京都会发布这样一条通知,是因为27日这天清晨涩谷街头的情景令东京都厅惊异了。



事情要从8月20日说起,由于首都圈疫情严峻,每日新增感染人数高居不下,而无论是政府发言口径或媒体报道都将年轻人认定为既不打疫苗又出行聚众的一群人,言必称“年轻人不懂新冠的可怕”,“年轻人以为和感冒一样所以不去打疫苗”。于是在8月20日,东京都发布消息表示,即将从8月27日到10月8日,在涩谷开设面向年轻人的疫苗接种会场,无需预约,听上去感觉就是随到随打。对于年轻人的定义是“16岁到39岁”。
会场被设在涩谷区勤劳福祉会馆,距离涩谷车站有步行8分钟的路程。根据东京都网页现实,预计每天可以给200人接种,会场运营时间是中午12点到晚上8点,最晚是7点半要到达会场,也就是说7点半就结束当天的接种。



8月27日这天,也确实是7点半结束的,不与东京都预期不同的是,是在清晨7点半结束的。当天为了打疫苗的年轻人午夜开始排队,清晨4点已排起队伍,所以清晨7点半时工作人员不得不宣布当天的份额已经结束。“为什么去了却没有能打疫苗?不是说不用预约吗?”年轻人纷纷打电话给东京都疫苗接种担当部门,这样的电话响起了一万次以上。

在接到这么多投诉电话后,8月28日,东京都政府想出了新的方法——抽签。上午给在现场排队的年轻人发布整理券,然后经过抽选,通过手机短信发布是否当选的通知。其实这一点已经让日本网友诟病不已:能够用手机发布当选通知,就不能让年轻人用手机参加抽选吗?非要让几千人到现场排队,人为制造防疫忌讳的“三密”空间。

这一天又是从午夜起就有年轻人排队,最终在上午10点39分截止。2226人排队领到了抽选券,并有354人当选得到了当天接种的机会。等待抽签的年轻人在涩谷的排队长龙一直排到了原宿车站。这番情景在网络上流传开以后,引起日本网民和各路专家对东京都政府的批判。

社会学者古市宪寿说,感觉就完全是东京都知事毫无计划和知识,想起一出是一出,在疫苗接种这件事上,让不擅长电子产品的老人通过电脑和手机预约接种,又让年轻人到涩谷排队现场领取抽选券,感觉小池百合子知事做出来的事乱七八糟的。

前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则表示,明明可以让年轻人在家里用手机登记参加抽选,为什么让他们跑一趟?又花时间又花车费,主要是小池百合子知事又不懂电脑又无能,所以完全不懂民众的苦处。

事实上,东京都政府想到在涩谷安排一个疫苗会场,并且宣布不需要预约、面向年轻人,这样一个计划的开端,就说明政府根本不知道真实情况,不了解年轻人的想法。他们认定年轻人不肯打疫苗,所以特意设在年轻人云集的涩谷,让他们在外顺便就去打个疫苗。而之后几天的情景却揭示了年轻人求疫苗不得的现状,更展示了政府对现状的把握不足和想当然式的施政方法。

到目前为止,很多场合下人们都将疫情扩散的原因怪罪到年轻人身上,日本媒体也有意无意将矛头引申到年轻人防疫意识弱而导致疫情扩散的舆论中。比如8月26日《朝日新闻》报道过东京都的一份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近两成年轻人不想打疫苗。而同样这份由感染症对策中心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六成以上年轻人希望打疫苗(却尚未预约到)。

这几日年轻人涩谷排队的景象,也让大家看到了事物的另一面。现场排队的年轻人说,希望让大家知道,我们并不是不肯打疫苗,而是预约不上疫苗。还有华人二代年轻人告诉中文导报记者,从这次事情可以让大家知道,请不要总是说年轻人(防疫)意识低。


大规模接种中心设在东京都政府大楼

到截稿为止,涩谷疫苗接种依然需要早上去排队领取整理券。但与此同时进行的,是从8月30日上午10点开始的面向年轻人的大规模疫苗接种预约,会场设在东京都厅展望室疫苗接种中心和乃木坂疫苗接种会场。其实作为东京都的大规模接种中心,这几个会场并非现在才开始投入使用,但之前都面向医疗从业人员、奥运相关人员、饮食行业人员等,涩谷街头排队一幕终于使年轻人获得了打疫苗的机会。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6/19437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