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雨 夜
日期: 16年10月1期

小蔡旭

 

有很长一段时间热衷于买鞋子,后来又无止境的贪恋食物,或许这就是孤独吧,在下着雨的傍晚,听一首歌。夜色降临,寂静夜空,漫漫孤寂。

 同事中辻在感情世界里是专一型的,喜欢一个人就永远地爱下去。她喜欢韩星周元这些年,即使我再向她推荐好多韩国其他帅哥,她都不理,一心一意地喜欢着她的周元,做着少女情怀总是诗般的美梦。和她一对比,我真惭愧,是老山田的真传弟子,见异思迁,有了新帅哥就立即忘了旧帅哥了,永远视新欢为初恋。

读三毛的书,《闪烁的并不是金子》一文,讲述“一位德国太太,先生破产到南美避难,她带着孩子躲债到加纳利群岛,饭都快吃不上了,却坚持不懈的买昂贵的衣服,在美容院做美容,开奔驰牌汽车,小孩用汽水打仗,在华丽的波斯地毯上”。读到这一段,脑海里很形象的想起媒婆,活生生她的模样,画面很喜感。

夫君是理想主义者,追求天下大同。我是半理想半现实主义者,因为深知义和团的神功打不过英国的大炮,先祖们吃过这无知愚昧的苦,我们这一代就避免重蹈覆辙了。我说起英国,他很惋惜地说英国没落了,怪到欧盟头上去了。其实是时代潮流必然的发展,历史上没有哪一个大国能始终长久不衰的,永远是后来者上,谁也不例外。

很多事往往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很久很久没有送过东西给别人了。像少年时那样,在圣诞节,给喜爱的小伙伴们寄去一张贺卡也能欢喜半天,那实实在在的情意。人越长大,朋友越少,欲望越多,心底喜爱的人却始终是那一两个。今夜,阅读安妮过去的文字,内心平稳,像翻越了一座山头,中途困难重重,但是在山顶上看到那一片蓝天,豁然开朗。

窗外大雨倾盆,室内电脑的音箱里流淌着磁性男低音,清澈而伤感,宛如小溪水,秋来了。心情大好,洗澡时忍不住笑出声来,或许是烦恼了几天的便秘终于通畅了,托开塞露的福。小时候,我妈用开塞露给我涂手当护手霜用,我妈单位医务室开来的。以至于长大后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它的真实用途,以为就是护手霜。

昨夜看《人与自然》节目,取景于南美委内瑞拉的高地地区,其中节目里介绍大蟒蛇。夜里做梦便梦到我父母与一条小游蛇,我父亲生肖属蛇。十几年前我母亲生病期间,病急乱投医,去算命,算命的说我父亲是我母亲生命里的一条小游蛇,专门捣乱来的,我们当时信以为真。这些年了,陡然回忆起来,却有种滑稽感。

三毛曾伤感地说,秋天的落叶如同舞倦了的蝴蝶。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9/166844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