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黑白子:李长声闲话
日期: 24年03月1期
中文导报 东瀛岁月
作者:黑白子

因为1月27日东京的“局外人书店”要举办旅日作家李长声的新书发布会,我就事先来到位于神保町的“局外人书店”买下来长声的新著《秋津岛闲话》。


 
关于新书举办发布会的事情,我参与了其中,这里略作交代。

作家李长声是我的老哥哥,是我把他介绍给了我的好酒友、“局外人书店”的主宰赵国君兄——那还是在去年9月的初秋,我约了上野的“寿司·和食顽固”,三个人把酒言欢,不胜开心。
席间,聊到“局外人书店”如何扩大影响时,国君说,我想搞游学,请有识者带着一些有意者“遍历”日本,一边山水游历,一边各地吃喝,一边授业讲座。



我说,选题方面,即可以按照地理来划分,北海道、东北、关东、中部地方、近畿、四国、中国和九州,也可以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来设定,比如“明治维新”之旅、“世界遗产”之旅、“日本名城”之旅、“遍路巡礼”之旅、“浮世绘”之旅等等。我还特意补充道:“围棋”之旅我可以带队。

长声牛道:我都可以带。

长声又说道:我刚刚在国内出了一本书,是疫情之后的第一本,是不是可以在书店里搞一次活动……就这样,酒桌上搞定了新书发布会。  

 读罢长声新著《秋津岛闲话》,我也闲话一下长声。

 我是看着长声长大的——最近这四分之一世纪。

 应该的1999年吧,冬季的雨夜,我和长声、作家黑孩在东京车站八重洲口的一家居酒屋喝酒。
可能是喝多了,聊到周作人,什么《苦茶随笔》啦,《知堂文集》啦,我不知深浅地在长声面前买弄到,周作人曾惊叹说:日本摹仿中国文化,却能唐朝不取太监、宋朝不取缠足、明朝不取八股、清朝不取鸦片——这“四大糟粕”让一个偌大的帝国一步步走向没落。

长声却说道,也不尽然。比如,唐不取太监,那是当时日本的畜牧业还不够发达,阉割牲畜的技术尚未达标……这让日本男人逃过一劫。

立马分出高低,长声长出我不是一个等级。

我把这段写了一篇千字文,题名《东京雨夜》,发表在中文报纸上,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第一个“吹捧”长声的人。

后来,长声看到了我的千字文,许诺我说,就冲这篇“吹捧”文章,以后你小子喝酒我买单——二十多年下来,我和长声喝酒,还真都是他老人家买的单。
多年下来,读了长声很多书,曾经这样写过他,“长声是大家,好比建筑师,高楼大厦地嗖嗖地起,著作等身层层地垒(具体说来是坐在榻榻米上的上半身,哈哈哈),文名如同清酒,酿在东京,吟香飘过两岸三地。”——如今,估计长声站起来,著作可以抵达下半身了。

长声之“长”,长长长长。

此长非彼长,彼长或更长。

长声有诸多“长”,比如,长于读书,他把他家周边的图书馆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次,纵使你虐我千百遍,我依然待你如初恋——关键是,他还搬了不少次家。

长声读书之多,我们可以从他的文章里看得出,用我的话来说,就是我读过的他都读了,我没读过的他也读了。在我的认知里,读日本书最多的非长声莫属——长声说,“对于我来说,日本不是研究的对象,而是生活的环境。”“我的读书止于生活层次,不是做学问。”我要说。如果想深入了解日本生活的方方面面,最好就是去读长声旁征博引的书。
再比如,长于喝酒——长声有多能喝,这里仅举一例,他老人家一顿清酒曾经喝下三升——逼得我也跟着灌了三升。

再再比如,长于“坏坏”的幽默。

幽默是一种情怀,是一种性格,更在本质上是一种无疆大爱……这些,汇集在长声的身心里,形成了他独特的文字风格。

且听,“樱花像泼妇般,哗一下来了,哗一下去了”——人家泼妇招你惹你了,非要那么形象地去挤兑。

且听,那让读着读着笑出了声的:“或许有一天满世界真就高高地飘扬象征女性威力的三角裤衩也说不定。”——您写“鲤帜”象征着男人的雄性也就罢了,还把女性的三角裤衩拿出来陪绑,您这脑回路事怎么长成的?

且听,“刀是武士的魂儿,武士不杀人就丢了魂儿。”——长声太特么坏了。“丢了魂”是明清话本里的“黄色描写”,让长声来了个“移魂大法”,活灵活现再生动不过地把握住了武士的神髓。

且听:“一位朋友说樱花要开了,忙过这两天在花下喝一杯,等他忙完,花们已经零落成泥,他狠狠嘀咕了一声:早泄。”——樱花被拟人生理化,白描的手法出神入化。

且听:“招猫摆在烟花巷,整个是拉皮条的。”——蛮好的一只招猫,今后让我如何直视?

且听:说到龙安寺那著名的枯山水,“曾遇一男子,看了老半天,嘴里冒出了‘SB’。他看出名堂。”——“傻逼”、“锈”、“寂”,三个发音一致的字眼儿,被长声一秀,没有味道的枯山水就有了味道。
再再再比如,长于画龙点睛。
且看,“照片上太宰治的脸及其表情似乎挺正常,反倒是三岛由纪夫的脸过于人工化,像他的小说一样。”
且看,“日本历史有两大遗产:战国及江户时代的武士道,平安时代的优雅。真正制造了这两种幻影的,前者是新渡户造稻,后者是川端康成。”没有大量的阅读,没有深刻地思考,又怎么能够说出这种戳到命门的名言。
OK,就写到这里,等再喝二十年长声的酒之后再说吧。
发张疫情后近一年多来和长声的“艳照”,不是酒前就是酒中……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205682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