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朋友圈絮语
日期: 21年08月2期
三千院 陈骏

夏日炎炎无所事事,继续疫情继续宅家。想想年初以来就做了两件小事,修了房子换了车子。盘点半年行程,也只不过周游了伊豆半岛,还是车中泊。不是说避免密集减少接触么,换车子后自己做了一个简易的硬板床,既防疫又经济一举两得。装修房子,从报价到竣工学到不少建筑和装修方面的知识。淘中古车,从网络询价到实体店讨价还价,又是眼界大开受益匪浅。甚至一度产生自学修车的冲动,我为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对生活充满好奇心而感到满意。学无止境,生活是一本最最生动的教科书。修房子买车子的详细过程写了三个公众号图文并茂不再赘述,今天汇集微信朋友圈絮语数条,权作半年生存实录思想备忘。

〇 养花种草也是一门学问。钟情多肉植物,繁殖了很多也送出去不少。中文多肉植物的名称大多随日本叫法,譬如「火祭」譬如「浅化妆」,一盆盆花草的命名看到的是中日文化的相互渗透。没想到吧「多肉植物 」这个词汇也是日本人翻译的,明治时代园艺家松沢進之助,首次把英文 Succulent Plants 译成日文「多肉植物」。当年他花费重金从西方引进多肉植物,因为这东西比较难伺候,一不小心就挂了损失惨重,以至于他想把这种植物命名为「貧乏草」,谁养谁穷。说起日源汉词,想起另外一个例子,严复翻译约翰斯图尔特密尔的《On Liberty》,书名翻译为《群己权界论》意思到位了却很拗口,日人翻译成《自由論》简洁明了,赋予「自由」一词新生命,后来中国人也译成《论自由》。

〇 话说送出去多肉植物不止三十盆,反馈信息至今活着的没几个。常有朋友请教经验,懒得打字,一语「风水」回之。散步时偶然看到邻人从落水管引雨水入桶,想想比我用几只大盆接水浇花更先进,不妨效之。一查,网上有各式各样的储水桶和引水接口。再一查,购买相关物品,政府可以报销一半费用上限三万。鼓励设置雨水存储桶的理由有三,一是节约水资源,二是暴雨时减轻河水泛滥,三是灾难时应急用。立马行动买了两只220升,主要用来浇花,至于节省水费的效益,我算了一下如果储水桶能够使用10年的话刚刚收回成本。贴图朋友圈,蠢蠢欲动的朋友不少,大家来日本二三十年了,还有很多平时不太在意的日常细节。对于写作者来说,细节往往会令人产生联想和灵感。

〇 大概很多朋友过多关心的是网络热点,但是热搜的话题基本上过几天也就销声匿迹了。只有我还瞎操心,还每天跟踪象群的踪迹,楼上的老陈对我说,你操心的事太多了。是啊不知道结局睡不着,谁能告诉我:云南的大象一路向北何处才是它的家,杭州的第三只豹逃到哪一座山里去了,深圳的赛格大楼最近还抖不抖啊,东京的奥运会到底开还是不开,邯郸路大学的校门是不是要装上安检了,美军的飞机已经降到了松山机场会不会真的就要打仗……小小手机屏幕链接世界,即便是谣言也国际化了传播速度势不可挡,惟有真相往往迟到甚至缺席。

〇 每每大事小事朋友群里阵营分明,老地主逼我表态。其实呢幸灾乐祸之心人皆有之。只是有的人会装,装得道貌岸然装得人道主义,心里想的也不过是终于你也有这一天,这就叫文明。有的人憋不住高兴了,畜生的本性暴露无遗,这就叫野蛮。看到冤家邻居着火了,谁能拍着胸脯说我心里没有过一丝一毫的痛快。叫兽狂犬几声本不必在意,尽管有些叫兽叫得莫名其妙。哪天叫兽遭雷劈了,你们这些家伙定是幸灾乐祸的一族,五十步喷一百步而已。除了幸灾乐祸,还有妒忌,地域歧视等等,都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譬如我就很看不起傻逼,你也可以认为这是智商歧视。

〇 日本到底自信不自信?米国当家人换了,日本的老大就急吼吼打电话确认两件事,安保条约还算不算,尖阁群岛的事还管不管,等到了明确的答复还不放心还要亲自去碰个头当面确认。想起在伊豆半岛的下田,走过开国博物馆,佩里舰队来航纪念碑,甚至还有佩里路,了仙寺宝福寺玉泉寺分别是当年签约处美军下榻处以及最早的美国领事馆。1854年佩里的黑船舰队打开日本国门,日本政府签订了“日米下田条约”也就是日美贸易协定。对于用野蛮的方式给日本送来现代文明的佩里将军,日本人至今心存感激,日本人自信地把签订历史上不平等条约的下田奉为日本改革开放的发源地。中国的抗战电影《八佰》今秋在日本上映,又一种自信。《八佰》登陆日本的日文海报称抗日战士为“战场英雄”,弄得那边的爱国网友搞不懂了:日本人不抵制?

〇 一夜之间「躺平」流行。说「躺平」这个词我也是可以倚老卖老的,我不是五年前就躺平了么,自认躺平界元老。躺平,是一种积极的不合作的人生态度。西哲说:我躺故我在。躺自己的床,让别人去走好了。先圣曰:三人躺必有我师。网上常有人说「无语」,其实你已经说了表态了。真正的躺平者是无语的,正默默地看着你们这些世俗的家伙上蹿下跳煽风点火。网上什么事来得快去得也快。你现在还记的葛教授朱教授到底说过什么哗众取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么?

〇 隔壁大块头女人疏于打理院子,每每拔草哼哧哼哧忙个半天,我跟伊讲,侬每天拔掉几根野草用不了几分钟也不吃力。想想朋友圈也是,傻逼零容忍,没办法我有洁癖,眼不见为净。有朋友老是传一些垃圾帖给我,并且一脸坏笑你看看什么东西。突然明白,什么叫粪口相传。就是你吃了一口屎,偏要叫我也去尝一口。走过的路多了,看过的书多了,难免想法多多。自以为很有节制,偶而册那一吐为快,更多的时候一笑了之。我想,朋友圈整天愤愤然的朋友也多半是由于知道的事情太多,骂过算数何必再追查人家祖宗十八代的基因。他们忘了一句话: 读书长见识不是为了鹤立鸡群,而是要远离鸡群。仰望星空,躺平正好是一种理想的状态,你会看到一片不一样的云彩,如果不是躺在井底的话。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19395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