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东亚大学・诗意空间”(2):迟云诗选
日期: 20年11月1期
推荐人语:

迟云先生是一位非常执着又多产的诗人,近年他的诗风追求大巧若拙,将激情浸入看似刻板的叙述,于平淡中见至味。作家李木生先生在迟云最新出版的诗集《纵情怀为马》的序言中写道:
众声喧哗,他寂寥地歌唱。
他是中国当代诗歌的一个异类,但却是一种回归,回归于“五四”那个新文化创造时的源头……
迟云先生是一位有担当、有抱负的诗人。纵情怀为马,立躯体为旗,何等的担当与决绝,一种国家情怀、民族情怀与时代情怀,让他的眼界超越风花雪月与一己琐屑的咀嚼而具有了人类情怀的大格局。
迟云曾言:从个人喜好的角度,我的创作偏于“诗言志”,倾向于通过诗歌的形式把自己对人生、社会的观察、思索表现出来。诗歌里当然有自己的主观情绪,更有自己的价值判断,我看重的是通过意象与意境,表达出自己对社会肌理的辨识与触摸,表达出经过自己咀嚼以后体会出的味道,以展延诗歌的意蕴与意义。                      (阎先会)


简介:
迟云: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62年出生,山东莱阳人,现居济南。1984年毕业于聊城大学中文系。现为山东出版集团总编。
至今出版诗集多部,代表作为《走上旅途》 《行走 穿过思想的树林》 《一只眼睛睡了 一只眼睛醒着》 《悲悯的土地》 《潜入沙子的内心》 《纵情怀为马》,其中《潜入沙子的内心》被翻译成日文出版,《行走 穿过思想的树林》被翻译成韩语出版。

作品:

蛇皮袋子
因为自己的肤色和形状
蛇皮袋子有了一个冰凉丑陋的名字
踩着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
妹夫是扛着蛇皮袋子出门的
蛇皮袋子里装着四季的铺盖和衣服
也装着乡村化肥的气味和苞谷的清香
妹妹把眼泪和担心也悄悄地藏在里面
却让粗心的妹夫在路途挤来挤去
蛇皮袋子到达了繁华城市的郊区
落脚在一排低矮潮湿的工棚里
从此袋子开始装下钢筋扭曲的声音
开始装下挖掘机打夯机疲劳的喘息
蛇皮袋子也记下了粗饭淡汤的无奈
记下黄段子和劣质纸烟的自慰
蛇皮袋子把对工头的愤怒藏在最底层
生怕它逃出袋口惹是生非
袋子春节前被黑黑瘦瘦的妹夫拎回家
里面有了馊味的衣被浸满碱花
妹妹抱着肮脏的蛇皮袋子
大颗心痛的泪滴滚落下来

古怪的精灵

蹦蹦跳跳
一个古怪的精灵来到我的面前
眼睛一眨一眨的
鼻子一抽一抽的
方形的嘴唇嚅动着
他说我们做朋友吧
然后就跳进我的口袋里去了

然后
我的心开始内热
莫名的躁动使我亢奋
我惊讶
这是何方神圣
撩拨欲望
魅力四射
却又像经年的老古董

低头看时
满地都是空荡荡的钱包
它们神色暧昧
它们气喘吁吁
它们起伏的腹部
发出咕噜咕噜饥饿的声音

稻草人
问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稻草人是不是人

稻草人不是人,却有
人的形体
而且戴着人的帽子
穿着人的衣服
它们立在谷子地的中间
俨然是庄稼的主人

稻草人是人,却是
稻草的腑脏和木质的骨骼
它们,没有思想没有灵魂
只有虚张声势的招摇
存在于麻雀的惊恐里

熙熙攘攘的人市里
也晃动着一些道貌岸然的稻草人
他们脾气暴躁架子很大,因为
他们知道很多人已经变异
变异成一群飞来飞去的麻雀

鲁迅雕像
额头的皱纹没有舒展
粗黑的八字胡依然倔强
伟大的思想者
用犀利的目光透视灵魂
以最严肃的沉默
忧郁地站成批判之神
阿毛的故事已经传了几代人
愁眉苦脸的祥林嫂还在唠叨
阿Q被示众后枪毙了
很多人依旧遗憾那个瓜子形的零
孔乙己脱掉长衫坐下喝酒
闰土却承袭了香炉和烛台
永远有劣根性隐现
永远有悲喜剧上演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你把匕首刺进了历史的表盘
变成日夜转动的秒针
不要粉饰社会
不能轻视人生
批判是进步的旗帜
批判是国民的使命
谁敢正视凌乱的宇宙
谁敢盯着你的眼睛


(以上诗歌选自山东人民出版社2019年出版的迟云诗集《潜入沙子的内心》责任编辑:王路 赵菲)


右起:迟云、李木生、仙治,于山东梁山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19014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