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研修生变日本街头流浪汉
日期: 09年08月4期
  本报讯(记者 孙盈)2008年6月6日,28岁的刘玉军、32岁的赵旭文和39岁的刘端正作为研修生,满怀憧憬地从山东省肥城县来到日本群马县工作,但三个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就在来日短短一年后,三个人居然被迫成了晚上睡公园长椅喝自来水的流落东京街头的流浪汉。
  在采访中《中文导报》记者了解到,刘玉军等三个人2008年来到日本后被日方协同组合派遣到日本群马县一家房屋拆卸厂工作。该工厂共有30馀名工人,除刘玉军等3位研修生以外全都是日本人。三个人每天的工作是和日本工人一起拆卸当地的一些旧房子。
  谁知三个人来日本几个月后,就发生了世界范围的金融危机。在他们转为实习生的2009年7月的一天,工厂负责人找到他们表示,因为金融危机造成经营困难,工厂决定将三个人解雇,并希望三个人尽快回国。工厂单方面中止合约的行为让刘玉军等人非常气愤。三个人表示,当初大家签订了来日工作3年的合约,但厂方一句话就把大家解雇了。
  小刘表示,工厂几十名工人都不解雇为什么偏偏解雇他们,这是对外国人的歧视。既然是工厂违约,那么按正常程序应该要支付三个人的违约金。此外,来日工作一年时间里,厂方拖欠三个人总共近百万日元的加班费,这笔钱厂方必须支付。还有就是来日以前大家都向中方中介机构交纳了6万人民币的押金,按规定如果三个人没有按照合同工作满3年,这6万元的押金是不能返还的。
  三个人带著这些疑问多次与工厂负责人交涉,但是对方总是含含糊糊不肯支付一分钱,也不给任何答覆,反而多次催促三人尽快从公司宿舍搬走。三个人表示,大概工厂方面知道日本生活费很高,三个人失去工作没有收入后很难在日本长住。所以工厂大概想把事情往后拖,最后等三个人拖不下去了就会自动回国了。
  小刘等人没有办法,于是一同从群马来到当初派遣三个人去这家工厂的东京的协同组合反映问题,同时找到东京华工会寻求帮助。三个人住不起东京的酒店宾馆,由于协同组合就在东京上野公园附近,三个人晚上就睡在公园长椅上。一日三餐则靠吃百元店里最便宜的105日元一大袋的主食面包,喝公园的自来水度日。由于每年7月是日本的梅雨季节,所以遇到下大雨的时候,三个人就只能到附近办公大楼的门洞里躲雨过夜。小刘苦笑道,这还是三个人第一次来东京呢,没想到会这么失意落魄。其实大家住在协同组合附近的公园里,也有想向组合示威的意思。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大家决不能就这样回国。
  东京华工会的执行委员长吴晓亮先生介绍,按照正常程序,实习生被厂方解雇后应该由日本组合负责给实习生们重新寻找工作。但协同组合方面表示,由于现在日本公司大都不景气,寻找新工作很困难。在东京华工会的调解下,工厂方面终于答应付给每人30万日元的加班费以及10万日元的违约金。工厂方面还签下字据,保证回国后中方可以退还6万人民币的保证金。小刘等人表示,三个人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大家都很高兴,同时也感谢在其间帮助自己的各界热心人士。据了解,三人已于7月下旬顺利回国。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5/11260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